洪法,在公司的最后一天


【明慧网2002年9月3日】这几年来,我一直坚持利用工作之余在我的同事中讲真相,他们都在不同程度地接触大法。我时常想,不知道在哪一个层次结下的缘份能使我和他们在一起共事,当他们都对大法有正面的了解后,真相会通过他们象种子一样撒向四面八方,而我也该换一个讲真相的场合了。果真,很快就到了我在公司工作的最后一天。对这一天,我一直有所期待。

我在公司的人缘相当好,大伙儿都愿意和我交谈。临别几天,同事们忙着给我饯行,主要是共进午餐,外加和我单独聊天,我也不怎么推辞。话说了很多,合影的照片也摄了不少。

大清早,我开始给同事发一些这几天拍的照片,外加写中英文告别信。接替我工作的同事来了,我向他交代了我昨晚想到的工作注意事项。这时,一位有博士学位的同事过来说要占用几分钟。他曾看过我给他的《转法轮》,也跟着教功带炼过动作。不久后,他要离开我们公司回中国创业。原来他是这两天看了我给他的一本当地新加坡学员编的名为《正见与修炼》的文摘,深受感触,过来问我法轮功应该怎么炼,并告诉我他的一些迷惑。他认为法轮功是很好的功法,修炼者为何不自己修,而要做一些很常人的与“政治”有关联的事情。我告诉他,首先,他不了解“政治”的定义,我们从不搞政治。其次,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恰恰展示出法轮功高于其它任何一种功法之处。从古至今,修炼都是在修自己,我修好了我走,其他人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根本不去管;而法轮功学员在自己被迫害、被打、被杀的情况下还要向别人讲真相,挽救他们,这种境界不是一般修炼能做得到的。他听罢,觉得有道理,他又问了几个他上次回国别人问的关于法轮功的问题。他致谢后离去。我知道我该开始去向同事们一一告别了。

我先到人事处签字,那个办事员和我不太熟,她接过光盘时不解地问我既然法轮功这么好,中国(江氏)政府为什么要镇压?我回答了她的问题,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谎言真的经不起一丝一毫的质疑。接着我又去向我们项目组的其它部门的同事道别。最后才回到我所在的部门。

我去和同事们握手时除了送上一小块巧克力外,还给每个同事亲手送上讲真相的光盘,他们都真诚致谢,许多人会不由自主地说“法轮大法好”,同事们纷纷表示会认真看这个光碟。有同事告诉我法轮功刚刚被中国(江氏)政府镇压那段时间,我看上去特别的容光焕发,他们都在私下议论这个功法一定非常好,看我的外貌就是最好的证据。我想起那时是我对法轮功的认识从感性到理性飞跃的时期,从那时起,我真正地把自己当作大法中的一分子,开始积极地向世人讲清真相。当我和大法融在一起时,从我的身上就能体现出大法无所不在的威力。

下班时间快到了,我回到自己的座位收拾一些私人物品,很多我不及亲自道别的同事都来到我的座位与我握手,其中包括刚刚认识的新同事。我心里清楚他们都珍惜与我共事的时光。

在夕阳的余晖中,我离开了办公室。这一天,同事们愉快地从我手中接过了六十多张光盘。他们还会读我写给他们的下面这封信:

*****

各位亲爱的朋友,

我马上就要离开工作多年的公司,很快就要离开生活多年的新加坡,此时此刻,我感触良多。我知道,我们既能不期而遇,其中必有许多不解之由。生命中也许有过真诚的呼唤。或许,我们的心曾经渴望在一起。有缘相遇的经历是值得珍惜的。

我的故事很简单,从学校毕业后,就一直在这里工作。工作相当顺利,和同事们相处也和谐,但有时候也会出一些小差错。我有一个大家庭,父母、先生,还有两个小孩子生活在一起,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小摩擦。我很普通,也比较特殊。

我喜欢炼功。一抬手,一投足,或动或静。动者,动作舒缓,柔和;静者,不只是外表的一动也不动,更有来自内心深处的安宁,仿佛在那一刻与尘世隔绝。唯有若有若无的音乐,似天籁之声,轻轻萦绕…

我在一次到美国旅游的途中知道了法轮功,出于强身健体的目的开始学炼。后来才发现她的博大精深,绝对不是一般的功法。我不知道你们对此的了解有多少。今年3月,首届世界未来科学与文化大会在学术传统悠久的英伦学府剑桥大学召开。世界各国的专家学者济济一堂,报告了他们以全新的认识生命、宇宙、时空的视角在各自领域的见解和成果。讲演者多为法轮功学员,他们从不同的科学角度证实了物质与精神的紧密联系,还有生物界、医学界教授、研究人员介绍了他们在生物学、医学以及临床实践中的一些鲜为人知的结果。一教授探讨了预言及其科学性,艺术家谈到了修炼心性对艺术创作的至关重要的作用。另外,美国未来科学论坛于4月在著名大学云集的波士顿举行。现在全世界很多的国家政府都对法轮功有了正面的了解,都知道它在中国遭受可怕的迫害,在中国,大多数法轮功修炼者仍然顶着压力坚持修炼,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海外人士开始学炼。平心静气想一想,古今中外,何曾有过一种学说能在世界范围得到这样广泛的认可和欢迎?这种不合理的迫害肯定不会长久。然而,很多时候,人们、特别是生活在舆论、媒体受控制的中国大陆要在事情过去之后才会看清楚,就象当年的文革。提前知道这个事实的人是幸运的,象我这样能够参加修炼的就更幸运了。其实,修炼对古代的人,对海外的许多人来说,就象呼吸一样平常。是啊,谁能阻止人们正常呼吸呢?

虽然我指出了中国大陆那个环境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不公,我想说的是,修炼以后,我越来越为自己生长在中国感到庆幸,能掌握中文真是太好了。“东土出高人。”我想我因修炼明白了许多道理,也知道了如“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样令人困惑的问题。很多事情明白之后,生活就变得快乐和轻松。其实,我会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可并不是很在乎具体做什么。生生世世的我们,都曾扮演过不同的角色,有时富有,有时贫穷,有时幸福,有时不幸。不需要太在意。

如有你们一时不理解的地方,还望多多见谅。当然,你们都不是一般的人。所以,临别之际,我相信我能和你们用心交谈。

我会永远记住和你们度过的时光,并且心存感激。
真诚祝愿你们有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