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本哈根:从学员处理突发事件中看到同修们的走向成熟


【明慧网2002年9月30日】2002年9月24日晚,一名西人学员在哥本哈根的朱XX落足的宾馆向朱说:“你好,法轮大法好。”(注:其实对江XX以外的人并不一定要这样做。)在丹麦保安和中国保安交换了几句话后,这名西方学员被逮捕。这名西人学员,他的妻子和女儿向在场的丹麦警察们讲清真相,并赢得了大多数人的理解和支持,但一名丹麦警官向他的妻子喊叫,并威胁她,警方将把他们夫妇关进监狱,他们的十岁的女儿将被送到福利院,他们的女儿被当场吓哭。三人被带到警察总局,这一过程中这位西方学员被戴上手铐。三人始终没有任何过激行为。当地大法协会的联系人得到消息后立即赶到警察局,在学员们的正念讲清真相的情况下,警察从威胁要罚款、找律师告学员到最后无条件释放学员。同时学员及时地发出新闻通告,联系媒体。第二天学员又亲自上门找媒体,哥本哈根几家大报同时刊登了文章。同时做媒体工作的学员也采访警察,外交部和宾馆,使各方面更感到媒体对此的重视。学员们也不断交流,认为不能纵容邪恶,应该控告丹麦警察的违法行为,通过交流在这一点上越来越清楚,并已开始着手找律师。两天以后,二十六日的晚上,警察专程驱车给当事人送来一封警署的公函,正式承认逮捕是无理由的,当事人可提出赔偿要求。

这里我想具体讲讲身为记者的学员在这件事中如何配合整体大法工作的。当天晚上一名记者就打电话给警察局询问情况,另一个由各国学员临时组成的摄影组立即赶到宾馆想办法采访警察和宾馆负责人。当学员被释放以后又现场采访了当事人和大法协会的联系人。第二天,九月二十五日,摄影采访组又联系和外交部、警察总局和一家就此事发表了新闻公告的新闻社进行摄像采访。当天在警察总局采访了一名警官,采访小组着重问了此次中国保安是否插手,并在提问中告诉警官在德国发生的法轮功学员被赶出宾馆的事件中中国保安扮演的不光彩的角色,这次在哥本哈根的事,是中国试图把镇压扩展到国外的一系列国际事件中的一件。同时指出警官的话和法轮功的三名当事人的话有出入。警官很尴尬。反复说他不知详细的情况。当最后采访小组问到针对此事警察是否有一个正式的声明时,他表示没有,说对他们来说,这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件日常事件而已。

通过这次采访一方面为日后做专题片准备现场素材,另一方面从第三者的角度(媒体,公众)告诉警察这件事绝不是表面上看到的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是国际社会在关注。

这件事两天就得到一个较为圆满的解决。和以前相比,我觉得这是和很多大法弟子在法理上比以前更清楚并迅速地站起来制止邪恶有关。在突发事件面前,在大法修炼中修出的圆融和正念使学员自然而然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学员在各个方面做工作,配合得非常默契。很多学员对此都很有感触,觉得从德国,冰岛到丹麦,学员们在正法中一步步地走向了成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