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爸讲真相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九月四日】在明慧网上看到过几篇同修间相互提醒,不要忘记给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讲真相的文章。如今回想起自己给老爸讲真相的经历,在那段岁月中,自己是在修炼中、在讲真相中变的越来越成熟的,同时也深深的体会到:慈悲的善心才能够真正的挽救生命。

刚开始讲真相时,老爸总是会跟着我说上几句,让我觉的把真相告诉老爸也不是件很难的事嘛。可是后来,妈妈告诉我的一些事情象是当头一棒:老爸碰到讲大法坏话的人时,跟着那些人说了很多不好的话。还告诉我,老爸曾有次生气的说:有了困难的时候自己的女儿却指望不上。

直到此刻,我才意识到:老爸当着我的面说的那些话,不过是碍于情面的附和而已,而且老爸对我原来还有那么多的不满意。于是我带着抱怨的情绪心想:我的事情那么多,好不容易有点空闲时间,又赶紧用来看望爸妈了,还有啥不满意的?有了困难您自己不说,我怎么知道嘛。

知道了老爸对大法有误解,以后去父母那里,我特意每次都在聊天中讲到法轮功。时间久了,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一提到法轮功,爱讲话的老爸就会眉头微蹙、一言不发。看到老爸这样的反应,我心里又急又气,急的是:我讲了半天真相,怎么不见進步,反而倒退了?气的是:不明白真相还不愿意听。明知道老爸不愿意听,心里却想:不愿听也得听,对你有好处。

每次回家的路上想起老爸的态度,总忍不住跟先生抱怨,说老爸身在国外怎么还会中毒,还说老爸悟性不好。又想起老爸对自己不满,去看望父母的次数也在有意无意中减少了。

每当心里有过不去的事情,我都会想起师父的话:「只要大家认真去学法,什么难你都能闯的过去。」(《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我知道,只要看书学法,就能从给老爸讲真相的僵局中解脱出来。随着不断的学法,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变化。我不再把利用仅有的一点空闲时间去看望父母看成是自己的付出,我不再为自己争取空闲时间,这空闲的时间就是应该用来去看望父母的;也不再是每次去父母家,吃顿饭便算交了差;而是花些时间陪父母聊聊天,听听他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主动问问他们有没有收到英文信件(他们不懂英文),需要帮忙看看;不再生硬的提到法轮功真相,而是从网上打印各种各样的文章作为参考资料。

一次,妈妈告诉我:你爸在悄悄的看《回归的旅程》[注:这是一本法轮功真相小册子]。

今年新年时,我们陪父母到外面吃饭。饭桌上,我给父母讲起了自己刚刚修炼时的一个小故事。没想到听完故事后,老爸说的几句话竟然很象是个修炼人的观点,令先生不禁问道:「老爸,您是不是在偷着看书啊?」老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紧低头吃饭。

虽然看到一些好的迹象,妈妈也没再给我什么不好的「内部消息」,但面对面跟老爸提到真相时,发现老爸还是有些回避这个话题,所以,我并不清楚老爸对大法的真相是否已经真正了解并在对大法的态度上有了根本的转变。一次,我和先生商量好第二天去父母那儿吃晚饭。前一天晚上,我跟先生说:「我要去救老爸。」那时,我在心里想:我要敞开心去交流,听听老爸是怎么想的,而不是把真相硬塞给他。

第二天晚上,我一边帮着做饭,一边问老爸:「爸,我们这些炼功人做的这些,就是为了让人们知道法轮功真相。要是我们哪儿没做好,搞的人家不愿听真相,那还真是事与愿违。您从一个第三者的角度来看,我们哪儿做的不好,您给我说说,我们改。」说这句话时,我发现自己的心那么平静,充满真诚。

问问题的同时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心想:这回老爸还不得把对我的不满全倒出来。不料,耳边传来老爸的声音:「这是正与邪的较量,正的怎么做都是对的。」一时间,我的眼里满是泪水,赶紧躲進了卫生间,……

回想起我当初跟老爸讲真相时,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是抱着这样一种心态:我是炼功的,我知道真相;你不炼功,什么也不知道;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怎么会被别人接受呢。而且,老爸不接受真相时,我又被人情带动。

我曾与同修交流自己的教训:在家中,尽好一个做儿女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在向自己的亲人讲真相时,切忌掺杂人情。

今年「世界法轮大法日」过后的一天,我和先生象往常一样去看望父母。闲聊中,我对老爸说:「爸,您还记的某某吧?她先生非常支持大法,为大法做了很多事情,可就是自己没修炼。象这样的人,很可能就是下一批得法的。」我的话音未落,只听到房间的另一端传来老爸的声音:「我也是下一批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