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轮回转世的科学证据──介绍Wambach博士的研究


【明慧网2002年9月7日】轮回转世到底是一个美妙的愿望还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很多人在催眠的状态下声称回忆起自己前世的经历并绘声绘色地描述了种种细节,但他们的描述到底是幻想还是事实?我们有没有办法通过收集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以对其做出证实或证伪?

怀疑和证伪,是现代实证科学的一个主题,一个理论必须通过严格的证伪才能被暂时接受,但仍要受到怀疑。怀疑和证伪,也是Helen Wambach博士研究轮回转世的态度。《重温往世 -- 催眠下的证据》(Reliving past lives - The evidence under hypnosis)[1]一书详细描述了她的研究过程。在这本最初发表于1978年的200页的书中,前半部份主要讲作为心理学家的作者如何对超心理现象发生兴趣,如何开始自己的研究,在研究初期如何走弯路、迷惘、甚至被欺骗,如何得到一定的证据,直至她决定设计实验收集大量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书的后半部份主要描述她的实验、数据和分析结果,这也是本文将要回顾的内容。

Helen Wambach博士当时在一所学院任教。为了收集大量的数据,她以办工作班的形式进行实验,每个班有十几人,Wambach博士引导他们进行一整天的分为四个阶段的催眠回溯之旅,并收取少量的费用,以维持她的研究所需要的开支。

从脑电波来看,催眠并不是睡眠,而是和传统的佛家、道家的禅定很相似的一种深度入定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可以使用自己的心灵之眼(也就是佛家所说的慧目或天目)观察和体验前世。人在进入前世回溯时,有时意识侧重于前世,进入前世的角色体验当时的情境,甚至书写出前世时的古文字,但回到现实后却不再认得这些文字;有时意识则侧重于现实,以局外人的角度观察前世,就如同看一场电影,可以听到前世的语言,但并不知道具体的意思。在前世回溯中,受试者可以根据自己前世和现世的知识见闻判断当时的年代和地点,但入定中的人还具有确定年代和地点的超越世俗经验的能力。当受试者被问到当时的年代时,在他的心灵之眼中会闪现出以公元计年的数字,即使受试者的前世是在公元前或者非基督教的国度。对于地点的确认要困难一些,但有的受试者仍可以在现代的地图上闪现当时的位置。笔者觉得这类信息是由受试者的更高智慧或明白的一面所提供的,彻底打开更高智慧有点类似于佛家所讲的开悟,当然催眠达不到这一点,但在催眠的状态下人的现实意识放松,也使得更高的自我更容易起作用。对于这个问题有更多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MICHAEL NEWTON博士近期出版的两本书。[3][4]

Wambach博士把受试者集体引导到入定回溯状态中,然后问他们一些前世生活细节的问题,让他们记住答案,在出定后回答她的问卷。Wambach博士一共收集了1088份答卷,并对答卷中提供的信息进行了认真的审核,其中只有11份答卷提供的有些细节与历史不符,如一个人说自己在15世纪弹奏钢琴,但钢琴是两个世纪后出现的。其余的10份答卷也存在类似问题,但其中的9份答卷所存在的年代误差并非很大,有可能是因为受试者对年代的确认不完全准确。有误差的答卷只占所有答卷的1%,如果受试者的回忆完全是幻想的话,不可能只有这么低的错误率。当然,在被测试者中,不排除有的人是在想象,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自己的慧眼。催眠回归流行在西方而不是在中国,可能是因为生在西方的人在今生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心智比较简单,所以慧眼更容易打开吧。

Wambach博士对1088份答卷的社会阶层、种族、性别、穿着、食物等数据根据年代做了图象和列表分析。

对于社会阶层,Wambach博士根据答卷提供的信息把它们分类为上层、中层、和下层。她发现上层案例占总数不到10%。中层的比例随年代变化,占20%到35%。在公元前1000年中层的比例较高,之后开始下降,到公元1700年后又恢复到公元前1000年的水平。公元前1000年时的工匠和商人多集中在东地中海一带,那时那里的商业似乎很发达。底层的穷人占总数的60%到77%左右,穿着家做的衣服,住在简陋的茅屋里,大多数是农夫,日复一日地单调的耕作。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忆自己是著名的历史人物。那些前世身居高位的人并非很快乐,他们觉得活得很累。最快乐的人生反倒属于一些农夫和生活在原始部落中的人。从这组社会阶层的数据来看,受试者的回忆和幻想很不相同,因为如果受试者在幻想的话,他更可能幻想自己是个历史人物或贵族。

关于种族,Wambach博士的受试者基本上都是生活在加州的中产阶级的白人,可是他们回忆的前世却有着不同的肤色和头发,居住在不同的地域。Wambach博士把这些案例的种族大概地分为三类:高加索人种、亚洲和印第安人种、黑人和近东人种。在公元前2000年,只有20%的案例是高加索人种,大多居住在北地中海一带,并扩散于中亚的山区和北部地区。其它两类人种大概各占40%。

有5位受试者回忆在公元前1000到2000年间曾居住在高加索山一带,他们入定时以地图闪现位置时,发现他们生活在今伊朗的北部到巴基斯坦的地方。他们似乎是游牧人,居住的是帐篷而不是房屋。但是,他们很奇怪地发现他们的肤色是白色的,有着浅黄或金黄的头发。“这看起来不太对。我很吃惊地图闪现出亚洲,在靠近近东的中部位置。我觉得我应该是深色皮肤和黑头发。”三名受试者在答卷上写着类似的话。所有的五人都说自己穿着皮制的裤子,这在远古时代很罕见。但这确实和史实相符,而且那时在这里的人口确实是高加索人,有着白色的皮肤和浅色的头发。在这些案例中,受试者认为自己所看到的是错的,因为与自己的知识不符,可事实证明他们看到的确实是对的。这种情况在Wambach博士的案例中反复发生,这显示受试者看到的不是根据自己的知识做出的想象。

受试者的年龄平均在30岁左右,他们大多出生在1945年以后。有45位受试者曾在前世生活在1900至1945年间,而其中有三分之一是亚洲人。这些人在1900至1945年间的前世非正常死亡的比例非常高,很多死于两次世界大战和亚洲地区的国内战争,显然这些人在死后很快又转生。Wambach博士觉得很奇怪的是在1850年间,69%的案例是白人,可是在1900至1945年间,只有40%的案例是白人。似乎人种之间的相互转生在1945年后增多。难道这个时代有什么特别吗?Wambach博士还打趣说:会不会很多爱荷华公理派信徒转生到共产主义中国?

关于性别,受试者前世的性别和今世可能不一样,比如一位男子很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前世是个女子,生活在大约公元前480年的中国。还有一位男子的前世是一位印度女子,死于难产,他描述了当时的感受,并对此有些不快。性别比例在各个年代一直保持大致的平衡。

受试者前世的穿着也与历史相符。比如生活在公元前1000年的埃及的受试者描述了上层和下层人的两种不同的衣服,上层人的衣服是精致的白布袍子,到膝盖或脚;而下层人穿一种奇怪的裹在腰腿间的裤子,与历史记载相符。所有这类受试者的描述都没有错误,而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是古埃及服饰的专家。还有一位女性受试者看到自己是公元1200年间的骑士,“我觉得这好愚腐,我一定是在幻想。”她说,“我低头看我的脚,我看到一个三角头的靴子。我觉得应该是圆头的,就像我在博物馆里看到的盔甲那样。”后来这位女士查阅了百科全书,发现了这种三角头的靴子,书中说这种靴子只在公元1280年前的意大利出现过,而这位女士当时在意大利,死于1254年。

从食物上看,人们在公元前500年吃得还可以,20%的人回忆吃家禽和羊。从公元25年到1200年的黑暗时代,人们的食物水准很低。人们前世吃得没滋没味,一个年轻人在回溯后说:我以后再也不说麦当劳的坏话了。并不令人吃惊的是,最好吃的食物在中国的前世。一位女士后来告诉Wambach博士她在前世一直吃生萝卜,“我以前从没吃过萝卜,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知道那是萝卜。”她说。几个月后她和丈夫到餐馆吃饭,她丈夫点的一盘菜中有一些很奇怪的白色的菜,她尝了之后告诉丈夫说这就像她在前世吃的萝卜的味道。他们叫过服务生一问果然是萝卜。还有一个人回忆在公元800年的今印尼一带吃一种他今生从未见过的坚果,后来他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一幅这种坚果的图片。“这完全就像我在入定中看到的,”他说,“那篇文章说这种坚果只在巴利(BALI)岛发现过。”

关于人口,Wambach博士发现案例的数量随年代增加,从公元1500年后上升幅度加快。至于如何解释这个数据并不太清楚。一种解释是受试者更容易回忆比较近的前世,但Wambach博士发现受试者对前世的记忆的清晰程度和年代无关。至于为什么世界人口在增加,Wambach博士并没有解释。其实如果把我们这个世界想象成一个巨大的舞台的话,即使演员人数固定,舞台上的人数也会变化。也确有其他研究者发现转世之间的间隔似乎在近代比古代要短很多。

Wambach博士在问卷中还问到受试者前世的死亡原因和感受,为保护受试者,Wambach引导他们隔绝当时的痛苦。受试者的经验和当代很多人所汇报的濒死体验很类似,离开身体、俯视自己的身体、看到光、看到过世的亲朋、解脱感、为留在世间的亲人感到悲伤等等。在所有案例中,62%属于老病而死,18%死于战争等暴力事件,其余为事故死亡。有受试者描述受到突然的致命伤之前就已不明不白地离开肉体。死于暴力的比例有两个高峰,分别在公元前1000年和公元20世纪。在公元前1000年似乎有很多小型的部落战争。在二十世纪,很多死亡案例是由于空袭轰炸,这些人一般死于轰炸造成的浓烟窒息,和专家的研究相符。这显示受试者描述的不太可能是想象,因为这一点很少有人知道。

Wambach博士的书中有很多图表,也包括了一些具体的答卷,一些答卷提到前世相识的人也出现在他们今天的生活中,大概就是我们常说的缘份。对于Wambach博士的数据,轮回可能是最好的解释,而把它们完全归之于想象则显得有些牵强。比如很多读者朋友可能都通晓中国历史,对上下五千年发生的大事都能如数家珍。但假如笔者让您描述周朝人、宋朝人、清朝人吃什么食物,穿什么衣服,住什么房子等细节,恐怕即使熟读“食货志”的朋友也难以给出满意的答案。

Wambach博士自己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对于她收集的数据,她给出了自己关于生命的“神话”,她也鼓励读者得出自己的“神话”(当然也包括进化论等科学“神话”)。近年来,关于轮回转世有一些非常有份量的书籍问世,其中有些研究者所获得的信息比Wambach博士的数据要详尽、深刻、明了得多,比如Bryan Jameison[2]和Michael Newton博士[3][4]的研究(详见拙作《西方医学界对轮回转世的研究》--正见网)。但Wambach博士的书仍然很有价值,因为到目前为止,她是唯一的一位通过大量的数据对轮回假设进行统计检验的研究者。

后记

轮回转世到底是否存在,从目前获得的数据上看,有以下理由显示转世的可能性:

1) 很多关于儿童前世记忆的案例被严谨的学者存档、确认。
2) 受试者关于前世细节的回忆与历史相符,并且同时期、同地域的前世案例也相互印证。
3) 受试者回忆出他们根本无法知道的古代的语言和文字。
4) 有一些案例显示不同的受试者(如亲友)独立回忆出相同的人物和事件,细节吻合。
5) 受试者对前世创痛的回忆使他们今生的恐惧症和长期性疼痛消失。

以上这些事实很难单纯用幻觉来解释。当然可以用超感知能力或全息宇宙观来解释这一现象,但这种解释和轮回一样难以令现代科学接受。

有的大陆读者可能会问,这些研究者有没有可能造假?从打假(希望有关研究者不要生气,中国正处在怀疑一切的打假高潮,群众积极性非常高涨,笔者不得已而为之)的角度,这个可能性不大:

1) 这些人有的本来就是学术界人士,如因研究儿童前世记忆而著称的STEVENSON博士是一位讲席教授(属于最为杰出的一类教授),具有较高的可信度。
2) 他们没有伪造数据的动机,发表轮回的证据不会对他们的晋升有任何帮助。相反,一些人甚至在早期不愿意发表这些研究,担心对自己的学术前途产生负面影响。
3) 他们的数据无论对轮回是证实还是证伪,对他们的研究来说都是有意义的。对西方科学来说,证伪对他们的学术前途可能更有益处,因为西方科学不承认轮回。
4) 他们不相信宗教,没有为自己的信仰找证据或做宗教宣传的动机,有的人甚至受到宗教信徒的骚扰,因为西方宗教不承认轮回。
5) 他们获得的信息在很多方面互相印证。
6) 相信轮回转世的人都知道善恶有报,没有人敢撒谎害人害己。
7) 这类书在西方社会很少能成为畅销书,有的书甚至很难在书店找到,赚稿费的动机不是太大。

当然,到底轮回转世是否确有其事,请读者根据自己的个人经历和信仰做出自己的判断或存疑。本文的目的只是想请朋友们对这一问题有所感知、有所思考,毕竟这是我们文化的一部份。

参考书目:

[1] Helen Wambach,Ph.D.,Reliving past lives - The evidence under hypnosis.
ISBN: 0760719853
Publisher: Barnes & Noble Books
Pub. Date: March 2000

[2] Bryan Jameison, The Search for Past Lives: exploring reincarnations's mysteries & the amazing healing power of past-life therapy.
ISBN: 096094785
Publisher: Driftwood Publications
Pub. Date: March 2002

[3] Michael Newton, Ph.D., Journey of Souls: Case Studies of Life Between Lives.
ISBN: 1567184855
Publisher: Llewellyn Publications
Pub. Date: July 1994

[4] Michael Newton, Ph.D., Destiny of Souls: New Case Studies of Life Between Lives.
ISBN: 1567184995
Publisher: Llewellyn Publications
Pub. Date: May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