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水灾过后的思索


【明慧网2002年9月7日】历史上,古希伯来人(犹太人)被埃及奴役时,上帝派摩西去要求埃及国王释放所有的犹太人奴隶。埃及国王的不悟导致上帝对其国家的惩罚,将所有的河水变成了鲜血;恶毒的国王要杀死所有希伯来家庭的长子,结果恶咒反过来夺取了包括王子在内的所有埃及家庭长子的生命;在上帝数次显露神迹之后,恐惧的国王不得不答应释放犹太人奴隶;然而当希伯来人将走到红海边时,心胸狭隘的国王的嫉妒、恼怒使他完全丧失了理智,倾举国之兵追杀,上帝又用火龙挡住国王的大军,借摩西之手分开红河之水,让希伯来人通过,国王仍然执迷不悟,令军队追杀,结果全军葬身海底。自古以来,地上统治者的暴戾和任何对神及其子民的迫害,都会给地上的百姓带来灾祸。“中国大陆上所有发生的一切天灾人祸,已经是针对那里众生对大法犯下罪恶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大法坚不可摧》)

近几年,居住在洞庭湖畔的大法弟子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了水灾给百姓带来的深重灾难,大陆媒体的报道往往美化当权者,湖南岳阳亲历洪灾的大法弟子所见到的真实情况是:

(一)江水泽民,百姓遭殃,怨声载道。
今年的洪水来势凶猛,湖南岳阳市岳阳县杨柳垸、小毛家湖被划为泻洪区,上千户民居,七八千亩的土地又变成了一片汪洋。大半年的辛勤劳作化为乌有。

灾民都心里在埋怨这几年是水灾不断,而又没有实实在在地彻底治理水灾,年年抗灾年年灾。很多农民私下议论,又是江又是泽的,还不发大水?灾民还在私下流传一种说法,说江XX是水族转世,老百姓跟着遭殃。

(二)豆腐渣防洪工程,险情不断。
抗水灾是一项关系到亿万百姓生命的大事,自古以来中原的当权者就重视水患的治理。然而至今,为了修一个防洪大堤,一个自称经济正在快速发展的泱泱大国,却拿不出钱来。要靠向地方的单位、企业和职工摊派来筹资。尽管投资不少,结果修出来的是一些豆腐渣工程,在洪峰来临时,岳阳县堤段普遍出现渗漏,多处出现洪水破口而出的现象。经常是大队人马这里堵那里补,疲于奔命。8月22日岳阳县六合垸一处防洪堤洞开5、6米的大口子,汹涌的洪水直奔县城,整个县城几乎葬于水中。动用了两千多人才堵住。估计象这样的险情仅岳阳县就出现了五六十余起。

(三)官员擅离职守,防洪堤汲汲可危。8月25日洞庭湖水猛涨,然而危险的岳阳市君山区柳林镇堤段居然没有人看守,掌握该镇抗洪人事调配权的党委书记陈忠炎不做任何的安排,以敷衍的手法对待抗洪。更令人可气又可笑的是,华容县南山乡武装部部长带领十多名守堤官兵从容不迫地在大堤上以逸待劳,在险将垮塌的堤上竟能安然入睡。华容县一处堤段险些溃堤,实际上是由于值守人员当班时离岗喝酒造成的,而对上级的检查却守口如瓶,还当做抗洪的成绩上报。象这样名义上是在抗洪,实际上是在抗洪一线偷懒的干部还真不少;有些放着大事不做,在混乱之际开小差办私事。人员管理混乱,给人乱哄哄的感觉。

虽然有些被上级发现,受到了处理。但是没有发现和处理的又有多少呢?而且如果靠强迫手段去巩固这种统治,又能够维持多久呢?

洪水退去,灾难过后的统治者忙着庆功,却不知这场劫难的真正原因,不知“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法正》)独裁暴政,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迫害,逆天而行,天怒人怨,正使中国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最后用师父的话结束这沉重的思索,“人不重德,天下大乱不治,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活而无乐则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此时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则反而成拙。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国不腐,民若以修身养德为重,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天下太平也,此为圣人之所为。”(《修内而安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