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他人考虑 更有针对性地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2年9月8日】看了同修关于真相制作的文章,感觉太及时了,说出了学员们的早就有的心里话。文中其实涉及了许多讲清真相的更深层次问题。我想就这方面谈谈认识。

以前讲真相中,学员有这种观念:只要心在法上,怎么做都行,一切都会在大法中安排得很好。例如,在VCD节目中,不注重加工剪辑,常人看着比较粗糙,我们还觉得是随其自然;一些制作真相资料的学员“觉得”哪些资料好,然后就大量制作;分发到学员们手上,学员们拿到资料就出去散发,发完就完事了。但是效果如何,往往反而没有考虑,或者没有条件考虑。实际上,在讲真相中表现出了一些走极端的行为,已经造成世人的一些不理解,但还没有引起我们的警觉和重视,甚至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还把世人对我们的不理解当成是坚定法的“考验”。因此,造成了不少损失,留下不少教训。讲真相中,一些学员慢慢形成了畏难心理,或者对讲清真相心中没底。

讲清真相难,难在什么地方呢?这里不谈旧势力的干扰、破坏与抑制,对讲真相学员的迫害问题。我认为根本上,我们是修炼人在向常人讲真相,我们和常人有很大的距离。大法弟子在修炼过程中,对大法的认识不断升华提高,用大法的正法理同化着自己,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彻底的归正。而另一方面,常人中是“颠倒的世界观”,常人是按照后天的观念、执著来生活的。因此,我们修炼中把握不好,就会被常人认为“不正常”。在讲清真相中,修炼人慈悲、祥和、理性的境界体现是最关键的东西,是真正打动人的地方。但如果直接把大法的正法理带到常人中来,有时常人会感到很难接受,例如把正法口诀当成真相资料在常人中流传,常人就理解不了。我们讲真相中的损失和教训,在提醒我们一个事实:常人在迷中,就是常人,他们执著,被后天观念左右,所以他会有反对大法的表现。我们必须除去其背后的邪恶因素,顺应着他们去讲。如果常人都是佛性显现,也就根本不需要我们讲什么真相了。

不一定用论理去改变人心。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我们所体现出的慈悲、善念,是真正改变人心的根本因素。有时候,我发现是行为的细节,而不是我们讲真相中的论理,在改变人。当常人很蛮横地质问大法弟子时,大法弟子自然流露出的很善意的表现,为他而着急的样子,其实已经从内心融化他了;当我们因为没有讲好而自责时,其实我们不知道别人已经开始改变了。有时我和一些常人朋友聊天时就有这种感受。因此,有的修炼人体会到,是我们纯正的善的境界,而不是我们的言语在救度众生。当然师父传给我们的法理,运用的好,常人会觉得我们非常有道理,真能引起常人的尊重。我还有个体会,现在常人讲情商(EQ)比智商(IQ)更重要,在讲真相中这给我们什么启示呢?举个例子,往往我们给别人讲一通道理,急得够呛,也不一定效果好,但当他听到大法弟子作的美妙的歌曲时,才一下体会到,大法原来是如此美好呀!音乐能直观地告诉人们大法是什么,无声无息地就改变了人。

怎么样讲清真相?我认为,从方法上说,真正做到有针对性地向常人讲真相,就能讲清真相,如果缺少了“针对性”三个字,就很难讲清,不但讲不清还可能有负作用。从方法上说,这两年讲真相的经验、教训,我个人认为都是在这个针对性上。就是要针对常人的思想状态、后天观念、执著的内容、感兴趣的事物、问题的所在等去讲,就容易交流,引起共鸣,达到效果。前两年我曾经在某行业作市场销售,那就要绝对站在不同的客户角度来考虑问题,否则饭都吃不上。吃不上饭的时候就知道怎样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了。这段常人工作的经历更好地帮助自己认识如何和常人打交道,向他们讲真相。明慧网的一些文章,在针对性方面已经有了一些讨论,但我觉得力度还是不够。如果我们的学员能不断突破自己的修炼境界、社会阅历、经验和知识,以及所处社会阶层、地位的局限,有效地针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方法去讲清真相并不是象有些学员想象的那么难。有针对性地讲真相非常重要,这和治病一样,不同的病要用不同的功能针对去治的。而要有针对性,就必须真正关心讲真相的对象,慈悲他们的处境,而不是单向灌输甚至强求对方得法修炼。我们大法弟子都要不断从学法、发正念和实际讲清真相的实践中积累经验、开发智慧,才能赶上正法进程。

我们是大法修炼者,所以可以用大法中修出的理智和智慧去克服种种个人的局限,但如果我们认识不到这个局限,就会处在相对主观的状态中,被接触的常人就觉得你不能明白他的看法,从而不接受你。这些事情我们往往都会遇到,这时需要我们倾听别人,不能只顾自己的想法,自说自话,否则会适得其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