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居民自述在大陆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9月8日】我叫王鸿敏,女,今年43岁。我有幸于93年7月和8月在北京参加了李老师亲自讲授的两个学习班,从此知道了法轮大法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法理。以前,我身心长期遭受伤痛、病患折磨。修炼大法后不久,多年的高血压,胃病腹疼和附件炎不治而愈。我狭隘的心胸开阔了,火爆的脾气改变了。法轮大法使我的人生道路彻底改变,使我的身心完全焕然一新。

96年,我担任了北京龙潭湖炼功点的一名辅导员,教功,召集学法,交流心得体会。我们每天到公园炼功,参加晨炼的学员多达100人以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得法受益的人越来越多。当时社会以至政府以及各方面的情况反应都是好的。

98年,社会上有一些不学无术的人不断造事,诽谤法轮大法。我和许多北京大法学员到北京电视台和新闻出版署去讲清真相,维护大法。

99年4月23、24日,因天津发生的诬陷法轮功事件导致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抓捕,毒打。我知道后,立即通知了70多位学员,并告知他们我第二天去上访。但是,之后江氏集团在无任何法律依据,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公然对法轮功进行大规模迫害。7月19日,我们到北京信访局和平上访时,被带着钢盔端着冲锋枪的武警一下包围住了,不一会他们就开过来十几辆公共汽车,强行把我们粗暴地往车上推。我们向他们说理讲清真相,武警却大打出手。我们被他们关押到石景山体育场,从上午10点到晚上10点整整一天没吃没喝。后来我们又被他们蛮横地推上车,拉到门头沟体育场,直到7月20日凌晨1点多才放我们走。我们数百人步行几小时走到市中心,紧接着我们又分别来到了长安街上继续我们的和平上访。但是我们被便衣警察拦住,被推上警车拉到朝阳体育馆拘禁起来。7月20日当天,北京各个体育场馆都装满了和平上访的大法学员。

99年7月20日以后,江氏独裁政权公开迫害大法。为了维护大法,讲清真相,我先后4次被抓,两次被拘留。第一次是“7.20”法轮大法被非法取缔时。7月29日,我炼功点所在公园派出所警察一共四人来到我家,非法抄家并没收大法书籍和老师的法像,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关押了6个小时。亲属闻讯后,赶到派出所他们才放我。99年12月,我们炼功点十几位大法弟子到公园去炼功,到第9天,就被公园派出所警察十多人包围了,并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审问。从早上6点到下午6点不让吃不让喝不让我们与外界联系,并且非法将我们9人送到崇文区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对警察讲: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法轮功是正法。恶警就指使犯人对我体罚,用手洗刷便池、擦地、大冬天让我睡湿地。我们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我还亲眼目睹了警察踢打学员,把学员的头往铁门上撞,我被关了9天就瘦了十多斤。我被放出来后,我所住辖区民警,巡警,办事处主任,工会主席开车把我带到办事处会议厅,当时在场的有办事处书记,派出所所长,民警,还有我的亲属三人,他们一起叫我放弃大法。我立刻义正辞严地说:大法好,师父好,我坚修大法心不动。我回家了,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亲属中有一个哥哥说我太傻,不识时务,使他们跟着受牵连。我就向他们洪法讲清真相。

第二天除夕之夜,我与几位大法弟子走到东长安街上,连天安门广场都没进,就被警察拦住说:你们要骂法轮功就叫你们过去。我们义正辞严地说:“法轮功是正法。”他们把我们推上警车,拉到天安门派出所。当时仅天安门派出所就关押大法学员一千人以上。后来我被关押在朝阳拘留所,在那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警察把我的手铐住,审讯我,指使犯人用绳子把我捆绑起来,不让我炼功,指使犯人扒光我的衣服搜身,而且一边搜身一边辱骂,还指使犯人打我。当时我被拳打脚踢,被打耳光,打后脑勺,被踢打小腹,我被打得眼冒金星,耳朵轰鸣,头昏目眩,鼻子出血。在被迫害的情况下,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集体绝食3天,被他们强行灌食。

在拘留所,我还亲眼目睹了其他许多大法学员被迫害得惨不忍睹的实情。我被非法关押了近40天才被放出来。回来后,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对我的进出行踪和住宅进行监视。我的国内,国际电话被监控,信件被扣被拆。我作为中国公民宪法所赋予的多项权利被江氏集团剥夺了。此后国内大法学员遭受到越来越严重的迫害。

2000年,我丈夫申请我到加拿大与他团聚,但是却遭到了中国北京市公安部门和“610”办公室的百般刁难,他们叫派出所、居委会不给我开介绍信,他们把我的身份证号上网封锁一年以上,不给我办发护照。在中方刁难、拖延不给办发护照的情况之下,加拿大政府对我们表示了很大的关怀和支持,提前把移民签证(移民纸)给了我,这样就迫使中方不得不把护照给了我。

在此,我们衷心地感谢加拿大人民的同情,关心和支持,感谢加拿大政府的关怀和帮助,使我和孩子终于成功地来到加拿大,我们感到有了一个更新更好的生活,学习,工作与修炼的好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