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员在大陆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9月9日】师父的经文不断地引导我在修炼的路上前进,一关关地过、一关关地闯,也一次次看到自己的不足和应该放下的执著。

我是个台湾学员,修炼大法已有一年半的时间,这期间我曾三次陪父亲回大陆探亲,每次去大陆时都想好好地去弘法、讲清真相,可是每次到了大陆之后都因为怕心、顾虑心等执著心而没有做好,尤其是在机场通关时,更担心身上带的大法书被发现,总是战战兢兢地进出机场。

今年八月我和太太带着两个孩子再去大陆探望父亲。出发前我决定利用好这次的机会,做好讲清真相的工作。我准备了电脑、光碟,和真相传单等等。心里也作了最不好的打算,万一在大陆被公安发现,我就在公安局讲清真相,如果在大陆因发传单被判刑或监禁,我就在法院上或狱中讲清真相和弘法。

八月一日下午四点左右到达大陆机场,这次我心里一点都不害怕,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次是来正法的,这里的众生都在等待着救度,我是大法弟子就应该做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证实大法的工作。

八月三日这天,我去的地方有一场夏夜晚会,听说会有数万人参加,我想这是一个发传单的好机会,因此当天晚上我带了传单去参加晚会,原以为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因为在台湾发传单是经常做的事,没想到传单从拿出来开始,心里就不安起来,发了一个小时左右,并没有多少人要拿,时间愈晚愈担心被发现,因为到处都有公安,于是我走到一处离舞台较远、光线也较暗的地方发传单,心里觉得这里应该比较安全,可是没想到竟把传单发给了一个便衣公安,他看了一下传单立刻拿起手机拨打并叫我别走,他要叫两个人过来,我感觉事情不妙,走上前告诉他不要这样做,我马上就走。于是转身就跑,他也跟着追上来,跑了十几步我停了下来,因为前面的路是沙滩,而且每个路口都有公安站岗,我心想是跑不掉的,于是我和他去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每个公安都如临大敌般地看着我,两个人抓着我的手叫我蹲下,我坚持不肯,并告诉他们我身上并没有任何危险物品,请他们放心,由于我的不配合,其中一个公安,强迫我蹲下,并打了我两下耳光,我当时非常清楚地感到有两股能量流从脸上通向身体,脸上一点痛的感觉也没有,我的体会这是师父在保护我。我告诉他别再打我,这样做对他不好,他也没有再动手。我赶快证实大法、对公安讲真相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

后来又来了两个外事警察带我到镇派出所作笔录,这时我心里一点害怕也没有,冷静地不断发正念和背诵经文:「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正神》)

作笔录时因为没有经验,把一些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后,才想到这样会把很多不相干的人牵扯进来,因此我就把重点放在我为什么要到大陆发传单,传单的真相内容是什么,中国江XX政府错了等等。笔录一直到隔天清晨才做完,最后我在笔录上声明这件事情是我个人行为,与我的家人和其他学员无关。并写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世人需要真、善、忍等句子。」

做完笔录后公安并没有结束问话,他们想利用修炼人讲真话这一点,要我把在大陆认识的学员名字说出来,我告诉他们我不会说也不想说。我心里想说的就是真相,我不断地利用回答问题时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和发正念,最后他们没有办法就不再问了。

公安又提出另一个问题:说我带去的真相内容是假的。劳教所并没有迫害学员。我坚定地告诉他们这些图片和内容都是学员从劳教所出来后亲口述说的,而且劳教所内的公安也不是每个人都是狼心狗肺的人,有良心的公安也会把劳教所内的情况传出来的。

我质问他们为什么政府要破坏法律,要阻止全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上访?为什么要违反宪法赋予人民上访的权利?为什么要关闭上访的大门?为什么大法学员拉出「真、善、忍」的横幅或张贴真相单就要被判刑?这样做对吗?全国这么多的人走出来上访讲真相,其中难道没有冤情吗?没有错案、假案、冤案吗?您们的职责是保护人民,您们应该要向上级单位反映这一情况,这样做才是一个好警察。我并指出分析「天安门自焚案」的真相影片,是根据大陆中央电视台制作的焦点访谈内容,我对着派出所所长说明自焚案中最可怜的就是那十二岁的小女孩刘思影,如果她真的被大火烧伤,为什么要把她的身体包的紧紧的,为什么记者访问她时也不穿隔离衣、帽和戴口罩,这样分明是要害死她而不是救她。您们都是受过科学办案教育的人,应该可以看出许多破绽。

我告诉他们,我们到天安门去上访、拉出的横幅都是「真、善、忍」、「法轮大法好」,从来也没有拉出反对政府的标语。师父也告诉我们:「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并提醒他们迫害法轮功是要遭报应的。还告诉他们现在全国各地的劳教所和派出所,迫害过法轮功的人已经开始遭报应,不信可以打电话到全国各地去问。听完我的话所长就离开了。

没多久又来了两个人要问话,他们是出入境管理局派来的,这次只有问几个简单的问题,他们不想听我太多的答话,要求我只回答是或不是。因此没有机会对他们讲清真相。最后他们提出要把我立即遣送出境,问我同不同意?我心里高兴了一下,原以为会被判刑的,我压抑着这突来的欢喜心,点头同意他们的做法,隔天早上就和太太带着孩子回来台湾了。

这是我在大陆证实法的心得体会,我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做好正法的事,因为有怕心而被带到公安局,造成了带去的大法书、真相材料等被扣押。大陆的亲友也为此事虚惊一场。在讲真相的态度上也不够和善,许许多多的执著心都在干扰着我做大法的工作。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