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父母:理解是对儿子的真正关爱

【明慧网2003年1月11日】导读:作者是一名国营企业职工。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20”以后,因到国务院信访办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判劳教。在教养院期间,他以自己几年来亲身的感受,以及1999年“7.20”以后在教养院期间被残酷迫害的真实经历,用清晰的道理和真情实感向自己的父母,历述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因上访和向世人讲清真相而被中国江氏集团残酷迫害的事实,并澄清了诸多真相。

*****

思念的爸爸妈妈:

你们好!儿子希望无论如何你们能耐心地将这封信看完,无论我的观点和你们的观点发生多么激烈的冲突,也希望你们能冷静。如果你们真的很生气,那么一定要以保重身体为先。我希望妈妈一定不要瞒着爸爸,让爸爸看看这封信。儿子先在这里谢谢你们了!做儿子的是真心地想为你们好,请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吧!

将近一年没办法跟你们通信了,心中非常挂念,不知你们身体怎么样了?本来江集团说这个月让接见,结果到头来又不让见。花70多元办了接见证又不让见,难道我们没有接见亲人的权利吗?难道人权在某些人的意志下,就是可以随便践踏吗?有的家属来接见,他们也要搜身,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权力。其实,对于接见这个事,我也很矛盾。恶人们逼大法弟子的亲属说诬蔑法轮功的话,否则就见不到自己的亲人。这是逼着你们对大法犯罪,这是儿子最不愿看到的事。可是,如果不见你们,想着白发苍苍的老人失望的眼神,儿子的心怎能不痛?可从这件事上,你们应当看清到底谁是无情的?发动迫害的独裁者才真的人性全无啊!现在,这些事都归“610”管,“610”的权力凌驾于公安、法院和检察院,无人能够制约,它可以说是今日中国法律的一个怪胎。

由于不能见面,心中有千言万语也无处诉说,每当想到妈妈千里迢迢的跑来,又失望地回去,我的心就象刀割一样难受。就连我们队长也看不惯他们的所作所为。十月份,妈妈来了不让见,队长找到大队提意见,说老母亲那么远地跑来,让见一下又能怎么了?结果第二天来的人就让见了,可以说是借了妈妈的光。当然,对法轮功的迫害,你们儿子所经历的一切,我想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会看出这是这一场残酷的迫害造成的,你们都六十岁的人了,在人世间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无数的世态炎凉。你们知道政治迫害的残酷,知道当权者为了一己私欲可以毫无人性。当权者所用的手段完全是颠倒黑白,造谣诬陷。历史到了一定时期,一定会有一个公正的结论。

为什么在这么大的压力面前,我不肯放弃?就是因为我看到媒体上批判法轮功的一切言论都是栽赃,对法轮功所做的一切都是手段,你们、还有许多善良的老百姓,为什么对法轮功心存敌意?就是因为你们偏听偏信了他们的一面之词。你们对法轮功缺乏正面的了解,人家说什么你们信什么,在我的眼里就不同了,我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们在颠倒黑白,因为我对法轮功有深刻的了解,对这些修炼人有深刻的了解。即使在镇压日渐升级的今天,大法弟子用的还是最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走的是最正的一条路。

学了大法后,谁给我送礼,我都不会要,实在推不掉,我会上交领导,干工作不会挑三拣四,与人为善,在利益面前我不去争,不抽烟、不喝酒,谁不说我好?大法弟子都是这样的人,何罪之有?法轮功是当今世上唯一的一块净土。

我们队长刚接手的时候很凶,他以为法轮功就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发现这些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而且文化层次很高,我们班一半以上是本科学历,全大队还有研究生、博士生、教授、大老板、还有老警察(今天司法系统的领导都是他的学生),真正的了解之后,他全变了,处处维护着我们。他盼着我们能早日平反回家。

爸、妈,外人都能认识到这一点,你们为什么却总要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呢?我是多么盼望能得到你们的理解呀!父母为我的付出我全都看在眼里,我也是无以为报的。可你们对大法不理解,我就会非常痛心,我无法遵照你们的意思,违背自己的良心去说去做,觉得如果我做一个那样的人,我会一辈子陷于痛苦和自责之中,生不如死,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肯放弃信仰的原因。

你们认为我是被人骗了,难道教人做好人也是骗人吗?法轮功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只是要求一个修炼的环境,于人于己有利无害。今天你们对大法的误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权者对人民的欺骗和对大法的打压。举个例子说,一个人拿着财宝在路上走,被坏人抢了,可是人们不去谴责坏人,却去责怪那个好人不小心,这不是颠倒是非了吗?何为因、何为果呢?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很多中国人就是这样的想法,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觉得自己太弱小了,无能为力,你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任何的伤害,你们宁可以身替之,你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自己的儿子放弃。

但是,不论你们承不承认这是一种信仰,这件事牵扯了上亿的人,中国当权者对法轮功的镇压在国际上造成了巨大的恶劣影响,至今仍有无计其数善良、无辜的人被非法关押,几百人被迫害致死,这么一件大事的发生,不应该理智地思考和对待吗?难道不合当权者的心意就可以想打就打,想杀就杀吗?任何时候我们都没反过政府,我们只是希望他们停止这种错误的行为,何必这么劳民伤财、祸国殃民呢?而且这件事不同于历史上任何一件事,多去了解一下就会知道很多真相,我们太无辜了。

爸爸妈妈,这件大事的发生,我们有选择的权利。在巨难面前怎么做是自己说了算,求一时的安逸,恐怕要永远的后悔,爸爸妈妈,一切迫害都是强加的,历朝历代做好人都不会错,我只希望你们知道你们的儿子是个好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法律的,他们这样对待我们是不公平的,仅此而已,如果你们能这样认识这个问题,我觉得很高兴。

爸爸,法轮功有二十几本书,讲了很多的道理,可你连一本都没看完,就因为所讲的和你几十年因接受的XX党宣传而形成的无神论的观念相抵触,就看都不想再看。信神或不信神是人的自由,这是全世界都认可的人的基本权利,当听到你说我的思想变成这样你很痛苦时,我非常震惊,我无法理解你在这件事上的固执和武断,我很失望。全世界有将近七十亿人,我看资料说佛教徒有三亿,基督徒有十九亿。世界上大部分人信神,你有今天的认识是因为你所受到的教育和所处的社会环境造成的。如果你是一个西方人,而不信神,那么在他们的国家你的认识就是很奇怪的。人不信神,没道德约束,就什么都敢干。

我只希望你能宽容地对待我的选择,不要在江集团对我们进行迫害的同时,再因为你的不理解令我痛心。江ΧΧ这么做有它险恶的用心,而你们所做的是在割开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爸爸你知道吗?我这么说希望爸爸不要生气,我学法这么些年了,我何尝有不孝顺你的时候,对你们无情无义了呢?是先有因还是先有果?难道在迫害面前选择逃避,跟你们回家才是好的吗?我不想面临这样的抉择,我不想伤害我的亲人,可这件事发生了,而我又想堂堂正正地象一个人一样地活着,我想不是我要伤害你们,也不是你们要伤害我,痛苦来源于这场迫害,摊上了,就应该坚强地抵制迫害,爸爸,法轮功讲的是对亲人、对谁都一样好,对自己亲人更要好,哪说要对亲人冷酷地不理不睬呢?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件事就不认你的儿子,就要把我的房子卖掉,就对小兰一家人恨之入骨,就觉得在人前抬不起头来,我已经二十几岁了,路是我自己选择的,不要把怨气发到别人身上,谁又能左右我的思想呢?

在中国要打倒谁,要镇压谁,哪怕是国家主席,三天就完了。可我们经历了三年多的迫害了,我一直以来不想也不敢把我的遭遇讲给你们,怕你们担心,你们即使知道我在教养院被迫害除了伤心又能怎么样呢?多少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亲属都是上告无门,没有哪一个律师敢接法轮功的案子。今天我就把真相讲给你们。以前法轮功学员被分散在各个大队,通过高强度的体力劳动逼迫这些人放弃修炼。捡豆捡到深夜3点,1500包豆一个人码垛,小车不倒就是不停地推(推砖土)。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后(3.19),用电棍、老虎凳的酷刑强行逼迫大家放弃修炼,不放弃就往死里打。老虎凳码到24块床板时,连绑腿的皮带都崩断了,衣服扒光绑在床上,泼上凉水用电棍电,水电干了再泼,电棍没电了插上电源接着干,最多时十几根电棍一起电;用胶皮棒子打得臀部和腿全黑了,生疥疮的受刑时血窜起多高,有的吊在窗栏杆上毒打,用烤灯烤屁股,一直把肉都烤熟;打一桶水,把头按进桶里呛水;腿双盘上,然后用绳子绑住,一绑一宿;把嘴堵上,鼻孔里插2根烟卷;强迫灌酒,不喝用木板撬嘴往里灌,嘴被撬破,血流满身;用皮带把眼睛绑上,嘴里塞上破拖布,臭袜子,用绳子勒住,手脚全绑上,然后殴打……听说在马三家教养院有的干活累得昏死过去。有的法轮功学员背上被打得都生了蛆,一脱衣服,蛆就往下直掉。坚强不屈的人又被送入严管班,一天只允许上两次厕所(有的老人被逼得大小便失禁);干活干到半夜12点,早晨4点就起床,从70岁的老人到20岁的小伙无一人幸免,经常能听到大法弟子受刑时的惨叫,那时这里就是这样的魔窟、人间地狱。多少人一提起那个时候,就眼泪止不住地流。还有许多,恶警们还将电棍插到学员的肛门里。后期有绝食等的就送去严管,一天二十四小时,用手铐铐在床上,叫三块板,头一块,屁股一块,脚一块,有的人被铐快一年了。

当然强制转化已经过去了,现在情况越来越好转,这些也不是你们儿子经历的,我们经历的叫4.11,一到大队就由两个四防押着到各班感受气氛,所有被转化的人站着骂一句话(骂师父骂大法),队长四防如凶神恶煞气氛紧张得令人窒息。然后让学员跪在地上,一跪几个小时,吃了晚饭接着跪,动手打,最后恼羞成怒,一个个拖上去用电棍过,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在往上拖时,我向邪恶屈服了。这就是你们看到的我的“转化”,所以我告诉你们一切等我回家再说吧!当我看到你们给那些凶手鞠躬,流着泪表示感谢时,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滋味吗?也许你们为我后来的醒悟痛苦,可如果你们也有同样的经历的话,你们就会知道谁正谁邪了。知道吗?折磨完了我们,还管我们要锦旗,还逼着我们为他们唱赞歌,多邪恶呀!但是,法轮功学员即使面对这么残酷的折磨,我们没一个还手,没一个骂他们的。

我后来为什么醒悟呢?是因为陆陆续续有几个人失去了生命,有被活活打死的,我知道的2001年就死了五个人,逼疯了一个,还有被打残废的,更多的人是遍体鳞伤。凶手们也许以为迫害会永远持续下去呢!他们的计划是安排了很长一段时间,什么时候下最后的毒手都有安排,当大家醒悟后,重新修炼后,他们的工作“成绩”全没了,灰溜溜地陆续被调离了大队,而教养院院长和司法局局长却虚伪的说他们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怎么能不知道?他们天天在这蹲点。王军(臭名昭著,暴行累累的打人凶手)收拾完新收的,连轴转要对严管的下手的时候,局长半夜时12点开车来,告诉他,“别再动手了,死人了(女队)。”他们清清楚楚地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在践踏国法。真的要追究责任时,他们就要丢车保帅,这里太黑暗了,很多人都不配称为人。

将这些真、善、忍的善良百姓迫害致死这种行为不是丧尽天良吗?如果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都麻木不仁,那么无论对国家还是个人而言不都是极其危险的吗?再说那个“转化”,往哪转呐?劳教人员抽烟、喝酒、打人、骂人、满嘴污言秽语,丧尽人格,为一己之私不惜踩着别人的尸体往上爬的卑鄙小人,要把人转化成他们那样的人吗?

这还是在人的表面所表现出来的变异和道德的下滑。我们的修炼讲开天目,(其实,这些特异功能已经被科技界证实是客观存在的。)开天目的同修看到,当人被“转化”后,另外空间的身体的肉一块块地掉。最后都变成骷髅了,有的手都变成了魔爪,由一个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纵着,整个人在表面空间类似精神病症状,其实已经完全不是原来那个人了。

在我们班就有两个开天目的,每天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邪恶,是怎么将它们清除的,还有两个能元神离体的,也就是元神能脱开这个身体进入另外的空间。这些年这种有功能的人我遇到很多,并不觉得奇怪。你们从不接触这些,可能并不理解。我只是强调放弃修炼对一个生命是真正的伤害,比人世间的杀人还要恶毒凶残,害的是一个生命的永远,其实还远不止这些。

我一再强调,千万要冷静地对待我们这些修炼人。其实宇宙正处在正法时期,也就是宇宙中的生命都偏离了法,宇宙的主佛要正法重新开创众生生存的环境,要救度众生。其实一个生命只想着自己圆满,就绝不会圆满,是为了救别人,所承受的一切痛苦,其实都是为了别人,因为一些人不理解,却冷漠、麻木地看待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希望法正人间时,众生能够因为没有对大法犯罪而不被淘汰。

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说法轮功讲世界末日,讲宇宙大爆炸,真可笑。在大法的书中找不到一句这样的话,未来有几十亿人要得法修炼呢。确实,大法的法理中讲了善恶有报的天理。但那些不好的生命,尤其是一定要淘汰的。如果你们对这件事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儿子怎么能不担心?不要看到打压在一步步升级就灰心,因为邪恶越到最后越疯狂,这也是到了最后的表现了。如果说邪恶原来是一棵树,那现在就只剩最后一片树叶了,也就是说法正人间已不远了。在这之前一切众生皆有机会认识大法,都在重新摆放位置。

我的解教报告已经打了,再有一个多月我就可以回家跟你们相见了,我想也到了该讲的时候了。这两年你们一封信也没给我写过,也不让我往家里写信,我想你们是怕别人看到觉得抬不起头。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一个好人被迫害本来就是侵犯人权的,亲人又不理解,其实不论坏人们怎么迫害都是邪恶对大法与修炼人的迫害。爸爸妈妈,无论怎么邪恶都有结束的那一天。看看这几十年的历史,在难中的时候,谁相信风雨一定会过去,太阳会重新露出笑脸呢?可这一切又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一定会发生的。关键是看自己能不能堂堂正正地做个坚定的好人,不要悲观失望,被眼前的假相吓倒,人的一生也不可能都一帆风顺、无灾无难的。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也终有结束的一天!儿子只盼你们能对大法有个正确的认识和对我的理解。

本来只想讲我们是怎样做好人,又是怎样被残酷地惨无人道地迫害。其实大法对生命的要求也就是这些,不需要谁做什么,不需要谁去说什么,只要能有认同真善忍的一念,认识到这是一场恶人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无辜的,就足矣了,就可以走过法正人间时被淘汰的危险。

爸爸妈妈,你们为我付出的一切儿子都没有忘记,你们为了给我买房子,却卖掉了自己的房子,为了老实的儿子不被判刑、为了幼小的孙女,大冬天的见到那些警察就下跪,可你们却不知道,这场灾难是谁造成的?而你们却去求那些助纣为虐的人。爸爸妈妈,当你们流泪的时候,我又何尝不是泪流满襟啊?谁是铁石心肠呢?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没有这场对修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就不会有这场亲人的骨肉分离了!

记得当我上北京被戴着手铐押解回来时,正好遇上你们上北京找我没找到失望地回来,火车上偶然地相遇让你们在车厢外哭了一宿。爸妈,你们想一想,我按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为我们受到的不公正对待而上访,何罪之有啊?

希望有机会让妹妹也看一看这封信,请她原谅,她结婚、生孩子,我都不能回去,请妹妹理解吧!你们是我的亲人,是我尊敬的人。我们之间不应该互相伤害,一切都归罪于邪恶的谎言,欺骗了无辜的世人,我师父要挽救世人,而邪恶却把世人往地狱里拽,谁正谁邪难道还不是一目了然吗?无论我受到多么不公正的对待,我走得正行得正,无怨无悔,只是不能膝前尽孝,不能抚养孩子,就请爸爸妈妈多费心了。相信有一天你们会明白,你们有一个在大法中修炼的儿子,这是多么大的福分啊!那时已没有语言感谢我的师父了!

别不多叙,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

爱你们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