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无敌天地行”――由发正念所悟


【明慧网2003年1月12日】从开始发正念至今,往往都可感受到强大的能量从身体的微观发出,甚至可感受到自身所对应的宇宙体系不断地膨胀、膨胀、再膨胀,但也有些时候虽然也立掌发正念,却只感受到能量飘飘渺渺,甚至流于形式。我知道这不是偶然的,但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我发正念时而管用、时而却不好使呢?后来经过我细细内省,发现自己有个微观、且深层的执著还在不断地去,在还没完全挖掉它之前,这颗心还在反复地影响着我发正念的纯度,它就是我的「争斗之心」。

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是关键。往往当我嫉恶如仇时,不善的心、争斗之心已悄然而生,也就是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对方当作敌人来清除。一开始我的敌人是在背后控制恶警的邪恶低灵(从有敌人这个意思上说这是不对的),再后来则是操纵这一切的邪恶旧势力(还是不对,大法弟子用慈悲正念来正一切不正的,但不把任何生命当敌人)。在除恶的过程中,我一直有敌人,但自己却总是以对清除邪恶的法理的自我解释,当借口来掩盖自己不愿进一步纯净自己,不愿放下不易察觉的争斗之心。可以想像,当这颗心愈是不放时,功能愈是不好使;而愈是跟对方敌对,愈是跟对方处于同等层次,因为法理也告诉了我们“气与气之间是没有制约作用的”。

记得法上师父也曾说过,修炼中如果我们不能爱我们的敌人,我们就圆满不了。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虽然不同,但是在正法中,当面对的是我无法爱、是坏到只能销毁地步的邪恶的时候,也有一个如何始终保持慈悲善念的问题。如何才能做好呢?我心里一直很矛盾,直到有一天,当我再翻到《洪吟》里的“太极”一首时,一切顿时开朗,同时对于慈悲有了更深层的体会。

“太极”里提到“大道无敌天地行”。以前的我对「无敌」的认知是能力最强、击败所有的敌人,这样才能成为无敌;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发正念后,对于同样的两个字,如今再看,内心体会却是大大的不同——原来无敌就是慈悲的一种体现。大道之所以无敌,并不是击败所有的敌人,而是没有敌人,根本不把对方当作敌人来看待,那么他就能“带着如意真理来”了。

我理解到,发正念就是用纯净的正念指挥佛法神通,而大法的佛法神通更含有了圆融、修补、及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的能力,以前的我可能只是为了除恶而除恶;而如今则是为了挽救众生而除恶,心态不同力量也不同了,现在的发正念,更能展现出「无敌」的慈悲力量。

如今的我已经明自,个人修炼中为什么要做到爱我的“敌人”了,因为只有当我能真正地爱我的“敌人”时,也才是我能真正地慈悲于众生的时候。而也就在同时,我从人中跳脱了出来,知道在正法中如何慈悲为怀、在发正念中展现出不同层次主的威德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