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河劳教所恶警的丑态百出


【明慧网2003年1月15日】2002年12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五大队突然宣布紧急集合,连病号都必须出来参加,到门厅里开会。一进大厅,发现全队十八名干警全副武装,还出现了许多生面孔,原来是护卫队的人,有的手里拿着电棍,手铐脚镣,黑着脸站在大厅四周,刚好把学员团团围住,场面象演戏时布置成的刑场。副大队长岳清金宣布开会,他一反平时的口若悬河,这次紧张得嗓子发干,多次把字念错。

岳清金宣布对游兆和给记过处分理由是所谓游兆和顶撞队长、辱骂队长、扰乱“课堂”纪律,然而具体发生的事却只字不提。同时,规定这次开会,学员要严格按照劳教人员行为规范和纪律做,否则依处罚规定处理,大有“电棍手铐要试一试”的劲头。杨保利大队长借题发挥一通。主要意思是:法轮功学员“越来越不服管教,干什么的都有,有的还敢炼功……”,最后虚张声势地说“不要拿翻板来吓唬我们,我们不怕”。他们一贯逼着法轮功学员假转化,不敢收学员推翻四书(“保证书”、“悔过书”等)的声明,在“上级”的高压下组织没日没夜“攻坚”,他们心里害怕。接下去让学员发言,是提前安排好的那几个邪悟最厉害和已经走向反面的人站起来说话。可是他们也不知所云,只是轻描淡写几句。当一个没经过提前安排的学员要说点想法时,两个队长几乎同时大吼着制止,“不许说”,“你别说了”,看样子再说就要上电棍,气急败坏的丑态十分可笑。之后,惯常要补充和发挥一通的岳清金副大队长却即宣布散会,这场象演戏一样的布景,渲染气氛的道具才撤下,整个过程实在是恶警觉得高度紧张,学员觉得滑稽可笑。

这次“处分”的因由要从九月份说起。九月初,岳清金从社会上请来四名曾在团河劳教所背叛信仰的犹大来五大队“座谈”。这几个人乱讲一通后,被学员提问题时问得张口结舌,尤其是游兆和教授提问题时反驳这四个人,有理有据,头脑清晰,令队长十分尴尬,恼火。晚上,恶警以游兆和被非法劳教的妻子被迫害致死一事来强迫游兆和接受法轮功对身体健康没作用。对此,游兆和拍案而起,痛斥队长没有人性。结果第二天,游兆和被拉出去剪草,在太阳底下冒着大汗推剪草机,队长在旁边看守,就剪班级窗前那块草坪,明显是给法轮功学员看看跟队长顶着干的结果。之后游兆和又作为所谓的“转化不彻底”的“典型”被送到西楼继续反省。

十二月初,郭金河去西楼给这几个人“上课”,由于回答不了大法学员的质问,他不许当场举手提问,谁有问题只能写条。付金玉给他写了一个条“如果队长真的错了,你们将怎么办?请郑重考虑一下”。郭金河立即说:“第一销毁转化的,第二是消毁队长,因为转化的人写了四书而队长什么也没写。”游兆和当时又一次站起来摔杯而去,说“我不听你胡说”。在骚扰游兆和时,郭大队长还信口开河地说:“如果全国十一亿人炼功,一亿人不炼,……。毛主席讲过,这是一场转化与反转化的斗争。”游兆和当场指出:“你这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推想。毛主席什么时候讲过这样的话?你不要又给毛主席造谣。”这之后,郭大队长拿游兆和当典型,向其他学员说:“你看游兆和哪象个修炼的人,什么也忍不住,还骂人,摔杯子!”学员反问他:“这不是你希望的吗?他已经转化了,能不能骂人不曾经是你们考察转化彻底不彻底的标志吗?”郭大队长顿时哑口无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