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服装企业主于溟被团河劳教所恶警野蛮折磨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1月10日】大法弟子于溟,男,30岁,沈阳市沈河区服装企业老板。2001年元旦在北京向世人讲大法真相时被抓。在看守所内,警察在晚上将于溟带至一屋,屋内布满铁链,镣铐,刑具。只开着台灯,有几个警察在屋内。随后警察将他戴上手铐,脚镣关在牢室,并唆使犯人打骂。后来于溟被送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于溟呼喊口号,遭到警察的迫害

2001年3月,于溟被带到团河劳教所二大队。一进队内,他发现那些被邪恶洗脑的人表面似乎很和善,但是头上都罩着一层黑气。之后,他经历了一系列的各式各样的被洗脑者的或假善、或耍横、或围攻(许多人同时用语言攻击、指责),均未上当。那时(2000年底到2001年初)正是团河邪恶表现最顶峰的时期,暴力迫害和欺骗误导都极其猖獗。大法弟子卢长军的腰被打折;武军被恶警长时间迫害,使用电棍,致使精神受刺激;大法弟子魏如潭被针刺手指尖等等。后因为上面“调查”这些事,到3,4月时表面才稍微收敛,但“调查”只是走过场,无一警察因上述行为遭受处分(有关详情请见其他大法弟子的材料),恶警仍很猖狂。

在5月份天开始热的时候,于溟脚部溃烂很严重,但恶警仍令其几个小时在太阳下晒着不准动,同时被晒的还有王季平等其他几位大法弟子。经过几个小时的暴晒之后,于溟被二大队(卢长军等人所在队)副大队长倪振雄叫进办公室。因长时间暴晒加上脚部溃烂,于溟进屋后一时站立不稳地头冲下栽倒,倪却认为于溟故意跟他过不去,上来就拳打脚踢。恶警倪振雄曾上过中央电视台的专题节目,被评为“优秀干警”。此人自恃自己练过散打,对大法弟子非常狠毒。曾经将一名大法弟子带到集训队的小屋内疯狂用电棍连续电数个小时以迫其背叛信仰。倪恶警将于溟拽起来打骂,并拉于溟去医务室强迫就医。于溟不从,用手抓住楼梯栏杆不动(二大队在二楼),倪恶警便将于溟的手和栏杆铐在一起,然后拿电棍死命往于溟身上狠电,于溟不为所动。倪恶警气急败坏,解开铐子,用手抓住于溟的脚踝,将他拖在地上,从二楼就这么脸冲下从楼梯上拖到一楼,然后一路拖到医务室(有几百米远),于溟的背部衣服全部都被拖烂了。于溟仍然不屈服,后经在场的其他一些人温言相劝,倪恶警又将于溟拉回办公室,并告诉其他人不得乱说此事。在办公室倪恶警又开始电于溟,见不起作用,倪恶警丧失理智,冲过去把于溟的胳膊死命向后拧,这时于溟用力挣扎,就向反方向用力,在于溟胳膊就要被拧断时,倪恶警才突然意识到了可怕的后果,吓得立刻松开了手。于溟告诉他说:“虽然你这样对我,但我也一点不会恨你。但是你这个样子,我永远不会心服。”因为很多大法弟子曾经被倪恶警猖狂迫害,于溟考虑要上诉此事。倪恶警害怕了,此事如果被曝光,加上年初二大队发生的一系列暴力伤人事件被强行压下而未暴露,一旦要调查他有可能被撤掉大队长的职务,转而开始给于溟赔好话。于溟见其有所收敛就暂时打消了上诉的念头,但提出条件:一、不准暴晒、体罚学员;二、让倪振雄当着二大队全体学员的面赔礼道歉,公开做书面检查并宣读;三、允许大法弟子看师父的经文。在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下,倪恶警终于害怕了,这几条立刻一一完全照办(于溟离开二大队后,倪某仍不知悔改,继续迫害其他学员)。

因二大队暴力转化未有效果,2001年7、8月间,于溟被转至五大队。该队采取软招,答应于溟晚上不熬夜,正常睡觉;偶尔送上好菜给于溟,但于溟不动心。五队一个姓岳的小队长,曾故意找茬激怒于溟,以找借口将他送入集训队,但被于溟识破,义正辞严拒绝,恶警才未能得逞。11月于溟被转入普教队。2002年3月,于溟被送至团河劳教所西楼,又称“攻坚楼”。在六月份快到期前,恶警使用其一贯的迫害手段,即在学员快到劳教期满时仍未妥协,则集中警力连续数天数夜将其捆绑、强行脱光衣服,蒙住眼睛、堵住嘴,用数根电棍连续狂电。如普通的电棍不起作用,它们就使用特制的高压电棍,迫其妥协,背叛信仰。大法弟子魏如潭、赵明、吴相万等均遭此毒手。于溟也被数根电棍电击,于溟仍然坚强不屈。凶手将于溟于2002年5、6月间送至调遣处集训队,每天罚坐板,从早上6点一直坐到夜里12点,一动不许动。后恶警以于溟吃饭时掉了一个窝头渣为由,令几个劳教犯人作伪证,说于溟无故绝食,将他延期10个月。

目前来自团河的消息,于溟或被送至天堂河法制培训中心(实为法西斯洗脑中心)迫害或被送至天堂河劳教所未成年队看管,如果是那样的话对于溟的迫害会更为严重。在此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民和于溟的亲朋好友,紧急关注于溟的近况,共同制止对于溟的迫害。希望广大弟子,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坏人迫害于溟的邪恶因素。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

连续电击于溟的凶手:团河劳教所所长李爱民,三大队刘国喜,教育科长姜海泉,恶警郭金河、刘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