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话故事


【明慧网2003年1月17日】师父说:“……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摘自《论语》)这个世界上,人人都在生活着,可是每个人都有别人想不到的特殊的故事。

一、小鸟为我唱歌

1995年初,我怕老人寂寞就从集上买来一对小鸟给老人解闷。买时卖者就说:这种鸟不会叫,只能养着玩。几个月后老人去世,我就开笼把鸟放了。一周后的一个夜晚,我忽然听到窗台上的花丛中传出小鸟的叫声,听它们快慢适宜,悠闲自得地鸣叫直到黎明。自此后,每天夜晚都能听到它们优美的叫声。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声音越来越婉转动听,越来越美妙,后来简直成了配合默契的双鸟二重唱。就这样,我每天夜晚都在欣赏它们的美妙动听的歌声中甜睡,从没感到过厌倦,直到几个月后我搬家为止,才再也听不到它们那婉转玄妙的声音。

我想,就连小鸟这样的小生灵还会力所能及地用歌声来感谢、回报主人放飞的恩德,何况我们人呢?

二、天上发生大爆炸

95年的一天晚上,我刚躺在床上,元神就出去了,我越过窗户是一个很大的平台(平时这里没有平台),站在平台上举目张望,在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我朝亮光走去,原来这里有几个人正在修桥。我小心翼翼地越过桥面,四处张望,却是空无一人,更看不见一处房屋或建筑,只见到处是一片片废墟。叫人奇怪的是很多东西都在空中飘浮着:有鹅毛状的毛状物,还有大小长短不一的木棒和骨头……等,全都在空中飘着,一看就知这里不久刚被爆炸过。我继续前行,来到一个旷阔地带,便停止了脚步。

远远望去,在一个高坡上好象有人影晃动,我喜出望外,快步走去,只见有三人在商量着什么事情。我侧耳倾听,其中一人说:“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到处脏兮兮……还不如回去。”另一个在抱怨说:“我们走了这么远,白来一趟,什么也没看见”。我看他们个个风尘仆仆,真是远道而来,我插话说:“你们从这么远来了,就别这么快回去。”我随说随四处张望,突然看到在离我们不很远的高山上,在郁郁葱葱的野生植物的掩盖下,好象隐约有一道红墙映出。我指着高山对他们说:“要不到山顶去看看,瞧瞧那里有什么好看的。”可他们摇着头说:“不行,太高了,上不去。”我分辩说:“怎么上不去,互相帮助能上去。”他们又看看这陡峭的高山还是不愿再上。我却信心十足地说:“你们不上,我自己上。”

他们都回去了,我就自己去爬山。山很高又陡,确实很难爬。我抓住小树和杂草,费了好大的劲才爬了上去,真是不容易。我围着红墙转圈,好不容易找到门口,我惊呆了,原来是个刚修复好的漂亮花园。我想:这么美的地方,人家让不让我进?我喊了几声,没有回音,我就自己进了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根鲜红的大粗柱子上的雕龙画凤在金光闪耀,漂亮的八角凉亭上刻满了精美的仙人群像……。凉亭的前面,一大片各色的芍药、牡丹在争奇斗艳。再看凉亭的左边是一座漂亮的上水石山,山上点缀着奇花异草,不知从何处飘来阵阵芳香。山中潺潺流水由山石中流过在山下汇成朵朵水花。一弯形水池里盛开着莲花。水池的四边怪石林立,吸引我前去观赏:水池里的水真奇怪,透明、清亮、清澈见底,但象油一样,密度很大,一点也不流动。我当时想:这么清亮的水,怎么不养金鱼?再看北边的厦厅房屋,鲜红的四梁八柱上全雕着龙盘柱,屋角和屋顶嵌满鸟、鱼、奇兽,我正想进屋看看,早就阴云密布的天下起了雨点,我赶紧跑到屋檐下避雨,等雨小了,我无心再逛,便离开了。

学法后,我才知道天上真的已发生过大爆炸。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本次宇宙也不只是人类变坏了,有许多生命已经看到了一个情况,就目前而言,这个宇宙空间中早就发生大爆炸了。”

由此我才想起我元神看到的这件事情来,但由于时间已长,叙述的缺少完整性,再说有些景象是很难用人的语言去形容。但他能说明一个问题,师父的话,字字句句,千真万确,因为那是法。

三、神仙

这不是幻觉,而是偶然发现。过去我是个不信鬼神的人,但因这件实事的发现却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1995年初的一个星期六下午,我在家休息,4点左右,我去客厅拿东西,当我推开客厅的门,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连做梦都意想不到的事情:一个身体透明,周围闪着光环的人已在地面和我家养的一只红眼象牙兔玩耍,只见他两米左右的个子,大眼睛,黑乎乎的长脸庞,围着身体一圈的光环,显得既威武又漂亮。这一奇怪的发现把我惊得目瞪口呆,因为我家平时没有别人,为了安全,我总是把所有的门关的紧紧地、严严地。

我转念一想,这么大个人是怎么进来的?我不由自主地环视着四周,搜寻着入口,只看到通凉台的门的半边被光封着,雪亮一片。我一下明白了,他是从这里进来的。再看他的眼睛看着我,不惊也不慌继续蹲在地上玩兔子,没有动地方。但当他发现我正在靠近他想仔细看个究竟时,他才放开正在抚摸兔子的手,慢慢地站起了身(看着慢慢,实际上行动要比我快得多),只见这时的他身体周围的光环象火苗闪动。我意识到他要离开,就急走几步想告诉他:对不起,是我打扰了你……。但这时的他却因为我的不由自主地继续靠近而在往后退(不是在迈步,而是在地面飘向后凉台的门),看他的熟悉样子,好象不是第一次光临,可我却是第一次看见。只见他“慢慢地”毫不费力地一侧身就飘出了门,我紧跟其后往外出,但却一头撞在了门板上,我出不去,一看门并没开,我迅速打开门,站在凉台上望天找寻,但早已无影无踪。自此,我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确信不疑。我意识到,天上不仅有神仙,还有大神仙,由此我高举双臂多次地发愿:我要让天上那个最高最大的大神仙做我的师父,其他全不要。

四、师父早就在看管着我们

(1)窗外来了个小神仙

95年2月,我几经周折还没找到那个最高最大的大神仙,正在懊悔之际,经别人介绍,我参加了 “×功”(不说哪种功了)的学习,不知怎的,听完课后,我却一直抽不出时间去学动作,直到最后,还没学会练功,曾有人多次来叫我,我却因为实在抽不出时间而必须拒绝。

一天晚上,难得空闲的我想起买了很长时间的“×功”书还没有看过一眼,便坐在床头面朝窗户翻阅着。忽然间我发现窗外由远至近,由小到大飞来一人,只见他毫不费力地穿过窗户飞进了屋里,飞到了我的面前。我看得很真切,漂亮的大眼睛,饱满略长的脸庞,一眼便看出是位英俊、敦厚16岁的少年郎。只见他身穿天蓝色长袍,腰系带穗头的白丝带,我看他离我这么近,我想:千万别碰着我手里的这本书。只见他围着我从头顶上方转了一圈,然后把我手里的书一下打在地上。便不慌不忙地又穿过窗户从原路飞去了。

(2)天火

我望着小神仙渐渐远去的背影,好一会才醒过神来,但仍然不想放弃今晚难得的空闲。我低头捡起地上的“×功”书,检查了一下,还好,没弄坏,我正想继续翻看,这时紧关的门猛然开了一条缝,红红的火舌从门缝喷了过来,烧着了我手里的“×功”书。意想不到的事情来得是那样的突然,我来不及想什么好办法,便不由自主地迅速把书扔在了床上,拉过旁边的棉衣盖住,结果,棉衣被烧了好几个大窖窿,再看书,烧得连灰也没有了。我当时很懊丧,便拽灯睡了觉。第二天早晨一看,奇怪,书还有,但是无心再看。晚上来了个朋友,进门就说:听说你学“×功”,我想借书看看。我说再过几天,等我看完,你到书架上先找本其它书看,他不要,也不找,非拿走这本“×功”书不可,我无可奈何地给了他,从此他一去不复返。

(3)考验

96年6月初的一天,我和我最要好的同事正在谈论一件事,没想到,平时一贯平和的他却忽然和我翻了脸。只见他气极败坏,暴跳如雷,简直就象变了一个人,他就象心里早有准备,先跑去关上门,回来用手指点着我的鼻子尖大骂我和我老人。我呆呆地望着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先狠狠地照脸就左右开弓扇了我几巴掌,我做梦也想不到这个从不会打仗的人会打我。我在想:他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我得赶快和他去医院看看。他看我不还手光发愣,便跳起来接二连三地照我肚子上踹,我低头看看我肚子上几个清晰的脚印,再看看他连蹦带跳的样子,我想:他是不是疯了,看来疯得还不轻,怪不得他前两天没来上班,可能就为得了疯病,现在又犯了,得赶快和他上医院。我正考虑:他疯得这么厉害,我得想个什么办法往医院送?只见这时的他脸都变了形,他看看我仍无还手之意,却越打越上瘾,只见他一边难听地骂着,一边蹦着,使我更没想到的是,他猛地跳到我跟前,用他长长的指甲狠狠地来挖我的脸。顿时,我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用手一摸是血,从玻璃窗里看到脸上三道手指甲印在往外流血。

这时我才急了眼,好象麻木的神经这时才清醒了许多,心想:平时和你这么好,看来今天你和我动真格的!你是太狠了,太过分了,我和你拼了,我想骂,可是骂不出声音,想打但怎么也抬不起胳膊,还是用脚踢吧!使不上一点劲,更抬不起腿,我真是干着急没办法。我在心里责骂我自己:关键时刻没本事,我急得想打我自己,还是抬不起胳膊,抬不起手,我当时生他的气,还不如说生我自己的气。

这时有人进来,一看情况不妙,又叫来了领导。我气得捂着脸就跑回了家。就这样我白白地挨了一顿打,反过来他对同事和领导说是我打了他。从此后,我不上班,天天照着镜子看着脸,咬牙切齿穷发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凭这脸上的三道痕,也得发誓找个机会狠狠地报复他。因此我在暗暗做准备:去买通黑社会,不挖他一个眼,也得去他一条腿,只有这样才能解我的心头之恨。这是96年6月初的事。

可是一直到6月底也没找到黑社会,却有幸炼上了法轮功,才意识到还没学功师父就已经对我进行考验了。我没经得住考验,是师父制约了我不好(指发狠想报复)的行为。我通过学习大法逐渐明白了一些过去不明白的理,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决心报复的誓言也就作了废。

通过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我明白了,我的一言一行都有神在看着管着,具体谁在管,是否天上那个最高最大的大神仙,我无从知道,但这位神仙好象就怕我认错门、走错了路。为了让我走正路,对每一个环节都做了周密的安排,来点化我,指引我往前迈,使我意识到:我可能该是这位神仙的人,我该进这个门。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时时刻刻在看管着我们的就是我们伟大的师尊。

五、我所看到的师父

96年初的一天,有一位同事告诉我说:今晚在市委宿舍里放录相,听说是放一个什么功的录相。我听后有意去看看,因我当时虽未修炼,可正在找天上那个最高最大的大神仙做师父。我找到地方时,已经播放一会了,我只好坐在后面。看着看着,一会的工夫,录相上讲法的师父就变了样:中间是师父青年时期的样子,左边是现在的样子。右边出现一位美妙绝伦的女神,惊得我目瞪口呆,可体的镶边带大襟的衣着,全是花团锦绣,叫不出名的发型上插满盛开的鲜花,九根带穗的宝钗在微微晃动下闪闪发光,漂亮的脸膛未曾化妆胜似化妆,温文尔雅,楚楚动人又大方,完全是古色古香古人样,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形容,真是完美无瑕,高贵而富有,典雅而饱含修养。

我看了好一会才醒过神来,便悄悄靠近我的同事告诉他。同事瞪大眼睛,看着屏幕傻愣了一会说:师父漂亮是漂亮,但……。我恍然大悟,这才想起他可能看不见。

96年6月底,我终于走进了大法之门,我庆幸我有缘得法,有了威德无比的师父,了却了人生的最大心愿。我要万分珍惜这千载难逢的修炼机缘,担负起正法弟子的重任,无愧于大法弟子的称号。

六、启悟

师父说:“过去道家讲师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师父。”(《转法轮》)可佛家是最讲缘份的,不然为什么师父一次一次多次地下世来结缘?我悟到师父也是来找徒弟,从我们一次次转世到现在,师父一直在跟着、看着我们,并对一个个弟子都做了精心地安排。我亲身经历了师父为我这个沉迷于人间的弟子所付出的一切,可我仅是亿万修炼者中普通的一员。为了弟子少走弯路,师父做了那么深入、细致的安排。亿万弟子学大法,这么庞大的修炼群体,师父要花费多少心血?数不清的日日夜夜,师父的头发都操心白了,用天目看,师父的眼睛里经常带着血,有时还看到师父的眼睛在往下滴血啊!

修大法,我们走得不易,可师父更不容易,他要看着天、管着地,天上、人间,既操心又费力,还要精心看护着众多的大法弟子,比我们自己还要爱护自己。师父为我们付出那么多,而我们是如何对待师父的?有些人写“三书”,又决裂、又批判、又保证,这是多大的罪业啊?我说:小鸟都知道回报主人的恩德,难道我们连个小生灵都不如?我们的师尊下世度人,历尽的苦难人是无法想象和理解的,可我们中一些人却不懂得珍惜,甚至为了眼前少吃一点苦,不惜毁掉自己已经修成的那殊胜美好的神体。幸亏师尊是主佛下世,慈悲心洪大,不然我们的位置该摆在哪呢?

当然,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护法、正法,能走到今天十分不容易,就因为不容易,才说明大法弟子的伟大,才能树立起大法弟子的威德。如果再说那是不情愿,那是压力大,继续找出种种借口掩盖错误,甚至说等法正人间了再继续修炼,那将是错上加错。其实,我们的师意就是天意,我们要遵照师意的安排去想去做;只有这样,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今天我写出修炼前的部分经历,为助师正法起一点微薄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