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自身的局限性决定了科学无法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3年1月18日】在陆续不断地读了一些做科学研究的大法修炼者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一些实验论证之后,得知一些结果,说明了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 法轮大法修炼者的细胞在分子水平的超常现象。
2. 这是目前科学研究的新高度,发现人体在生物学基因水平的变化,这是可以借助仪器观测到的。
3. 这种变化的产生,是由一种身心修炼的方法——修炼法轮功而获得的。这似乎是借助于科学这个庞大的势力开了口,在科学角度上肯定了法轮功对人类改善健康的作用。

我想就以上的情况谈谈个人在学法和正法修炼中产生的认识。不妥之处请指正。

在目前科学所能认识的水平看,是从意识到物质的变化,似乎是从无形到有形的变化,而无形是更高层次的有形,意识是物质高一层次的形式。所以《转法轮》中说:“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这是通过学法体会到的。物质越微观,粒子越小,放射性越强,它的能量越大。而从物质上看,人所能控制的最强大的潜在能量是自己的正念,在一般人或修炼初期,则是自己的一念,也就是真正的心在想什么。

目前可以用所谓科学的手段观察到的思维状态和人的意念活动一般是用脑电图,而脑电图所观察到的人在集中思考进入有效的冷静思维或入静时,脑电图由高频率低振幅的快波趋向于低频率高振幅的同步化活动。随着入静程度越深,脑电图同步化程度越高。相反,当人在俗事的干扰下,焦虑紧张时,脑电图呈去同步化,即无序状态。如果去掉造成紧张焦虑的因素,去掉人的执著心,把人的欲望,名、利、情等日常干扰人心的因素去掉时,人就能够入静,就能够渐入同步化的有序状态。这里顺便提一点是脑电图与中医经络学密切相关。我在以前的研究中证实了:任督二脉的经络波与脑电图额叶,顶枕叶同频、同步,而左右前后颞叶和手足三阴三阳经脉同频同步。其实这个证据说明了经络是脑电图(脑活动)在全身的对应展现,而中医学把经络的变化看成是人的健康的重要标志,是“决死生,处百病,不可不通”的命脉运行。各种中药、针灸穴位,无不通经达脉,使经脉循环往复,畅通无阻才能祛病健身。而这种经络运行的健康状态与脑电波的正常运行也就是人的意念的正确状态(入静)同时产生的,这是直接地说明了真正的健康从心里的一念产生。

当然,这些也只不过在说明心灵的活动与健康的关系,在祛病健身这一层次而已。还可以说明元神到身体某一部位,就是某部位想问题这一事实。比如,到目前为止,有不少科学家可以用脑电图和测谎仪观察到人在想什么。那么,从经络波上也可以观察到人在想什么,因为它和脑电波是同频同步地变化着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如果元神在泥丸宫,那么我们确实感到是大脑在思考问题,在发出信息;如果是在心,那么确确实实感到是心在思考问题。”“如果……他跑到肚子上去,那么会感到确实是肚子在想问题……”这是千真万确,可以在丹田(肚子上)这个穴位上准确测到和前额同频同步,最高振幅的经络波。所以修炼讲丹田的重要性,它又和心想什么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我本人在修大法之前做过这样的实验,写过这样的论文和书。当时我自己既是个研究员,也把自己当作一个实验对象,以便更能了解炼功与实验结果的关系。我知道:修炼的人,身体上的某些变化,用科学的方法是可以测到的。后来,我也想过,用科学的一些方法,证实法轮大法对人类是有好处的。但是,法轮大法不仅仅是为了人类的这些好处而传的,能起到这样的作用,给人带来健康与祥和的环境,因为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法,一切宇宙、天体、大穹、佛、道、神与层层众生都必须在大法中摆放自己的位置,这是科学无论如何也不能证明的。

而且,对科学的过多依赖还会造成使人相信科学的验证手段证实了的东西,而未证实的就不注意了。

师父在《在欧洲法会上讲法》说:“而科学这个宗教它是让你从物质上发现一点儿东西,用这个引导你越来越信,最后让你依赖它,越来越依赖它,发现这好像就是真理了。这个宗教是从物质上引导你到精神上相信;而一般的宗教是从精神上引导你对物质的真正认识,它是走了一个反的路,所以才不能被人识别。”我们在用科学的方法做那些实验的时候,多半是对常人的,而真正得法真修的,都是想修炼而并不是看到科学证实了大法对人身体健康的好处来的。

相反,这些科学实验是给一些常人看的,因为他们是迷信科学的,我们必须和常人一样地符合那套科学的信仰者们规定的方法和规范,即实验验证,逻辑推理和演绎,面对“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他们才愿意开始思考。而这一切都必须是建立在物质(我们这个空间的物质)的基础上的。所以,进入科学这个游戏规则之后,相信物质的存在,不相信有神的存在这是科学最主要的规则。我们大法弟子不能自己也跳进去,把自己的智慧束缚在里边,否则,那时候,“你要反科学,虽然它不会杀死你,会群起而攻之,谁都说你是迷信,谁都说你是可笑,它会把你从社会中贬得一钱不值。”(《在欧洲法会上讲法》)

师父还说:“它不能证实神的存在,它也不知道人干了坏事有报应。你讲起来有神,它就说你迷信;你讲起来有人做坏事会有报应,人做好事有好报,要想做一个好人就得重德,它就说你是异端邪说。实质上是这个科学在打击人真正善良本质最好的一面。它不叫人重德,不叫人从善,叫人发泄一切欲望,破坏着人类生存的环境,破坏着人类的本性和人的规范。从这一点上看,这个科学又是个邪教。可是哪,它在人的这个空间当中提供了人的安逸,和人一时的舒服的假相。给人提供了一个人破坏自己后造成的一个假自由、假进步的条件,就使人更加相信它。可是在神来看,人的过分安逸和舒服并不是好事,会增加业力,积攒业力。消不掉业,最后下地狱,甚至于生命被销毁。”当然,这是科学所起的不信神的作用,但是,师父也告诉弟子:“……你们该做你们的工作,你们去做,因为那是自上而下使现在整个社会都这样了。大家也都是这样维持着,我也不想去管,因为我度的是你们,目前不管它的事。我只是把它的真实情况告诉了人,告诉了修炼的人。”

就个人的认识,大法的事,也最好别过多地用科学来参与为好,因为如果那样会走向什么样的游戏规则和结果是可以悟到的,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爱因斯坦和牛顿最后都去信神的原因。

当然,我们一些做科学研究工作的大法弟子很想证实大法的好处,但是说到底,只会证明对人有健康,舒适,长寿,或不死的好处,这个好处也许会引导人来修炼,而修炼人也常把生病、痛苦、死亡看作是消业,看作是好事,这是科学所不能理解的。这种好处几乎别的气功和太极拳也有,过去有很多疑难病练功好了,练太极拳好了。在过去20年里,中国大陆数不清的科技界、医务和体育界的人研究气功,实验数据令人刮目相看,书籍论文汗牛充栋,但是都不能说明气功与真正修炼的关系,更不能证实佛、道、神的存在。这是我们时刻都不能忘记的。

即使生物学的研究能证实修炼人在细胞、蛋白、脱氧核糖核酸等水平上的变化,也只是证明祛病健身而已,而其他的一些正传气功或宗教中修炼的人,尤其是主元神被麻醉之后副元神修炼的人也能有相似的变化,因为有的常人会说:法轮功可以改善健康,增强免疫功能,而其它的气功、宗教修炼或太极拳也被证实有很多改善健康的作用,也不可能逐个对比。更何况,修炼的人有的人炼出的功和身体的细胞都被锁着,也不能测验对比。

我们从学法到向世人讲清真相,和用正念救度众生的修炼过程中,认识到宇宙的最高法理是在个人修炼和正法中、在救度众生的慈悲中才能真正明白。师父在《博大》经文中指出“法轮大法的法理”时说:“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科学的方法,哲学范畴的研究,常人社会的任何常规手段都不能证实真正的法理。

当然,各项科学实验所能证明的“祛病健身”这一层次的东西,是可以顺着常人的执著,说明大法对人的健康有好处,这是被科学证明了的。当然只有这一点是不够的,还必须说明法轮大法是使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超常的好人,会使整个社会人心向善,使人类道德水平提高,这是更重要的。

至于如何把握科学研究的作用,那就是我们修炼者自己认识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