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的超科学


【明慧网2001年12月3日】当我正在念小学一年级时,就喜欢看各种连环画,以及许多神话故事,书中许多神奇的故事深深地吸引着我,使我认为虚幻比现实更美丽。那时我家有30多幅古代2米多长的中国画,文革中被抄走,上面画着孔子、关云长、岳飞等其他不认识的人,有时会看到画上的人走下来。我也从没觉得奇怪,因为书中就是这么描绘的。那时特别喜欢幻想,我在家里的水缸里总是养着几只田螺,放学回来总是看看他们是否像神话故事里描写的那样变成田螺姑娘。

到了小学四,五年级就开始看古典小说,看《知识就是力量》和其他科学杂志。当时科学家就对XX主义的美好远景描写道:“将来可以在工厂里生产面包,只要把木屑的分子加工变成面包的分子就可以,加上香料就和面包一样好吃。”对科学家的大胆幻想以及武侠小说中描写的神奇现象我从没怀疑过,心里充满幻想,想着将来有一天长大后一定要去拜访世外高人,这一幻想一搁就是30年。

直到1995年,我才去拜访民间的一位70多岁的老妇人,她是闭门不出,在家修炼并帮一些人治病(我是由一位熟悉的医生带去的,事先未打招呼),到她家时,我以为主人不在,因为她看上去只有50来岁,满头乌发,神采奕奕,她说:“昨晚已知道你来了。”这时屋里已坐着四个人,双手结印,眼睛微闭。老妇人说:“这些人都是来治病的,这个是长脑瘤,这个是鼻痘瘤,那是子宫癌,那个是脑血栓,他们都是不愿到医院挨手术刀就来这儿了。”老妇人说她并不马上给他们动手治病,而是让他们静坐结印,静下心来,天天给他们讲佛家因果关系的故事,有时个把月才动手治,有时看出病人心没动,就叫病人回到医院去看。有一天来了一位年轻人,一进门双手就发麻,原来这个人是个屠夫,杀了无数的家禽牲畜山珍水族生物,全身带着的都是不好的灵体。那人说他全身难受,医院查不出什么病,今天慕名来这里看看。老妇人观察了一下说:“你回去吧,这里也治不了,以后可不能再杀生了。”这年轻人就走了。

两个星期后,老妇人开始为一个女工抓子宫瘤,用了一种特殊的手法,一下子就把瘤抓在手里,然后喃喃自语说了几句。老妇人对女工说:“好了,你回去吧。”女工走后,我问老妇人:“这个瘤怎么就随意搞走了?您刚才对那抓出来的灵体说了什么?”老妇人说:“抓走瘤是有条件的,就是病人心里要有一辈子的忏悔,忏悔过去所做的坏事,保证今后不做坏事,不搬弄是非,我对灵体说让它去某个地方,对它也要慈悲,它来到人身上都有因果关系,把它请出来后也得让它有个去处。”这时我全明白了。一个小时后,那个女工打电话来哭着对老妇人表示感谢,说瘤已摘掉了。原来这天医院的医疗队定期来工厂对女工进行健康普查,医生用携带式B超机查出这女工的子宫瘤已消失。

当天老妇人把一个东西放进我的丹田,说:“今后你也可以去抓瘤了。”

我走后又去一个名山拜访高人,这次去的目的主要是解开特异功能的谜。

小时候看到的科学杂志上讲到60年代时,苏联曾对人体特异功能进行研究,曾出现过轰动世界的思维传感功能的试验,由于这试验方法不对头,不是站在人体内在潜能的基点上,当然这试验以失败告终,其后,我大哥也进行多年的科学试验,想制造出一种脑电波接收机,还幻想今后的电视机不用荧光屏,只用三棱镜就可以显像。

当我在山上向那位高人询问有关特异功能的种种现象时,那位高人用示范显示给我看,瞬间的时间,让我破了悬在心上30多年之久的谜,让我真正领悟了老子的“足不出户,知天下事”的真正内涵,让我在那个层次上一下明白了现代科学在人体这个小宇宙领域里显得多么渺小,简单低能。

那些用科学手段来实验思维传感或用科技的方法来发明脑电波接收机是一种不可取的笨方法,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现在科学家在世界几个重要地点设置了接收外星球的电波信号的仪器,时刻等待着捕获外来的电波信号,然而多少年过去了,科学家们仍一无所获。但是来历不明的神秘飞行器仍无数次的飞行在我们地球上空。它们时刻在注视着地球的一切,时常掳走一些地球人作解剖研究。现在的科学家想象不到外星人操纵的飞行器是使用怎样的通信系统,其实在飞碟内部装置设备较为简单,根本就没有地球人飞机上那些装置的密密麻麻的仪表仪器,飞碟内部装置除了吸收宇宙能源的设备就是一些定方位的罗盘,还有一些解剖实验的仪器设备。外星人的通讯设备早已超出地球人的想象,他们使用的是思维传感,这种思维传感就如地球上的传真机那样,可以在天目的系统把文字或图象输送出去,不受条件及空间的限制,外星人的地面控制站也是以思维传感功能收到信息的接收设备,因此地球人无论怎么监听接收太空的电波信号都是一种幼稚的举动。

修炼界的这种思维传感功能是妙不可言的,它不仅能传递文字数据还能传递图象,而且它是一种修炼到某一层次的体现,天目里的显象是彩色连续性的,比看电影、电视剧更精彩,想看什么有什么,有人说慧能六祖没上过学却能写下那么好的《六祖坛经》,其实那不是想出来的,是他修到那个层次,宇宙的佛法就在那一层次显现给他看的,他就写下来了。佛法必须是修炼的人才能领悟所在层次的法理。

1996年我有幸得到《转法轮》一书,我一口气看完了书,知道了这是一本天书,《论语》开头就写道:““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转法轮》一书阐述了宇宙的最高真理,他以博大精深的阐述揭示了宇宙的奥秘。那些人间的特异功能。科学上的奥秘幻想在这部伟大佛法面前都是小能小术,渺小而又幼稚,但是人体特异功能毕竟是佛法在人的肉身这一层次的体现,他已经远远超出了现代科学所认识的范畴。例如科学家李政道在目前举行的《物理的挑战》大型学术报告会上提出了21世纪科技所面临的四大问题。这四大问题分别是:为什么一些物理现象在理论上对称?但实践结果不对称,为什么一半的基本粒子不能单独存在而且看不见?为什么全宇宙90%以上的物质是暗物质,为什么每个类星体的能量竟然是太阳能量的10的15次方?还有未来5年,中国科学院将投入七千万元研究生态系统对二氧化碳的作用。为破解全球关注的“二氧化碳失踪之谜”作重点研究。

其实科学上的一切所谓的尖端项目难题,用佛法来分析三言两语就解释了,只是人类迷的太深,钻进了外星人所带来僵化科学的思维框框里拔也拔不出。外星人带给人类的科学只是非常低浅的部份。越是高级的真理越是简单,大道至简,用佛法可以破地球上的一切之谜,世上没有解不开的谜与悬案,但是佛法是指导人修炼用的。

可以预见,在新的人类时期,人类会有一条崭新的科学道路、崭新的思维。现在的许许多多科学上的笨方法、落后的思维、愚蠢的定理、错误的理论将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