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态百出的“转化”


【明慧网2003年1月2日】您能想象得到吗?一个医科大学的年轻研究人员因为坚持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被大陆独裁政权的警察绑架进劳教所进行“转化”,也就是强制洗脑,致使这位青年学者一度被迫害得精神失常。而他的妻子曾是一位充满爱心的音乐教师,也曾是一位真善忍的信仰者。她也被绑架到“转化班”(也就是洗脑班),结果被洗脑后的她成了一个帮助独裁政权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的所谓“帮教”,而且居然写信给劫持她丈夫的劳教所,要求对丈夫酷刑折磨,以使他背离对真善忍的信仰并反戈一击。

这是一出人伦惨剧,这样的惨剧发生在大陆各地的洗脑班中。一位音乐学院的女大学生曾坚定地维护自己的信仰,被洗脑后协助警察诱捕自己的父亲。一位来自美国的中医师曾勇敢地回到大陆向海外媒体披露大陆独裁政权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在精神病院摧残的事实,她被洗脑后在大陆监狱里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珍惜监狱里的每一天,乐不思蜀。

被大陆独裁者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系统在大陆各地非法举办了大量的洗脑班,对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剥夺睡眠、强迫反复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和文字、同时竭力歪曲、篡改法轮功书籍的内容进行误导,并且在洗脑期间辅以威逼利诱、伪善欺骗、和酷刑折磨。在洗脑班中被迫写了所谓的“转化书”、“悔过书”、“决裂书”的人,绝大多数是在野蛮迫害下违心所为,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洗脑班的可笑谎言。这些人获释后,绝大多数都在明慧网上声明自己在洗脑班中的言论作废,这是对洗脑班的有力讽刺。本文所说的被洗脑者不包括这一类人,本文所要讨论的是确实被洗脑班暂时把脑子洗了的那一小部份人。

大陆独裁政权把这些被洗脑者推上电视,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只能向世界展示这个邪恶政权是多么擅长精神强奸和灵魂虐杀,只能让世界看到,大陆洗脑班的邪恶更甚于以折磨消灭肉体为目的的纳粹集中营和苏俄古拉格。

洗脑班的那些谎言逻辑混乱、神志不清,尤其是对法轮功书籍的歪曲和篡改,更是荒唐弱智到了极点。但是为什么这种不可理喻的疯言疯语可以使一些人被洗脑呢?其实这正是洗脑的邪恶之所在。大家知道,电视上几十秒的广告就可以对观众产生很大影响,而在洗脑班那种严酷恐怖的环境下,一个人被剥夺睡眠、威逼恐吓、连续灌输、反复误导,确实有可能丧失起码的判断力。在西方国家曾出现多起被绑架的人质在后来替绑匪辩护、甚至与绑匪订婚。这个曾被西方心理学家研究的现象目前也出现在大陆的洗脑班中。其邪恶程度是我们在正常环境下的人所难以理解的。被洗脑者,包括被洗脑后成为帮凶的人,都是这种灭绝人性的洗脑的受害者。

从另外一个方面看,洗脑班的强盗逻辑、伪善谎言和对法轮功书籍的歪曲和篡改,虽然在正常环境中的人看来可笑到了极点,连三岁的孩子都骗不了,但是对于在洗脑班的残酷迫害下一时意志薄弱的人,却给他们一个可以摆脱痛苦的台阶和借口。而有的人在顺水推舟地接受了这些可笑的谎言并掩耳盗铃地向邪恶屈服之后,更加用这些谎言来欺骗、麻痹自己,甚至不遗余力地欺骗别人,以证明自己的“正确”。他们被邪恶所控制,已经丧失了其本质的自我。

即使被洗了脑的人,大多数在被释放后马上就清醒过来,并在明慧网上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但是仍有一部份人在自欺欺人的状态中难以自拔。这些被洗脑班严重扭曲了心灵、剥夺了正常人的理智的人其实是受害更深的人。对于他们,我们不必情绪化地“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让我们以慈悲、冷静和耐心帮助他们找回自我,就如同我们关爱那些被毒打致残的人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他们被致残的是心灵而不是肉体。

笔者近日在明慧网上看到几篇驳斥洗脑班诈骗术的文字,其实那些诈骗言论连三岁小孩都骗不了,但明慧网仍然用对待一岁、两岁小孩的耐心来挽救这些大陆劳教所和洗脑班制造的心灵残疾者,深感这是大法修炼者对被洗脑者的耐心和爱护。

大陆独裁政权不会把被他们酷刑折磨成残疾的人推到电视上去表演。但是他们对于“转化”却大肆炫耀,当权者为什么如此弱智呢?难道他们不知道中国宪法和国际人权公约保障公民有信仰自由?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些被洗脑者都是被精神酷刑折磨得心灵致残的人?他们的这种丑态百出的表演只能让世界看到他们的无耻和下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