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的野蛮摧残无法改变大法弟子坚定的信仰

【明慧网2003年1月2日】2001年阴历年三十,被劫持在三个班的60多名大法弟子被恶警强迫在七队二楼教育组看中央台演出,突然人群中有个人喊:“法轮大法好!”紧接着有人喊:“还我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我们无罪”、“放我们出去”等口号。喊声此起彼落,震荡着万家上空。一会儿来了很多男恶警,听到有人喊:“不准打人”、“不准打大法弟子”、“我们无罪”、“我们不是犯人”、“法轮大法好”。很多恶警拖着大法弟子回到自己所管辖的班。这时喊声、倒凳子声、打人声混杂在一起,约有40多分钟。

几天后,程文婷出现在人的面前时,眼睛周围紫青色。初八那天在饭堂中有人背《论语》,被两个恶警从人群中拖出去,这名大法弟子就是王淑荣,其他大法弟子很快被20个恶警包围起来。饭没吃完就集体返回监号,有的被往小号拖,有的被拽出,有的送回住屋,在住屋被6名男恶警毒打一顿,然后有的被送进小号,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有的被送到小号的小屋中,有的两人,共18个房间,中间走廊上是铁刑椅,被反扣或反绑约束带,还有的嘴上封着胶带,有很多人穿着薄绒裤被抓。小号里很冷,加上恶警们的骂声,更让人感到阴冷刺骨。坐铁刑椅的除方便外连睡觉也不准下来,睡觉最早也得凌晨二点以后。恶警们一个个轮番溜岗,不让睡觉,口中讲着谤法的话,侮辱谩骂的语言冲口而出,凶狠场面确如渣子洞一般。李兰坐铁椅子长达2天,其他人有坐铁刑椅的,也有面壁站立的,每个人都忍受着痛苦的折磨。每人吃少半塑料盆的玉米面粥,根本解决不了饥寒,可是大法弟子都有坚强的正念,非凡的意志,战胜了身体上的痛苦,在邪恶面前那么大义凛然,依然面带笑容地向恶警讲着善恶报应的因果。

小号的大法弟子不畏环境的艰难,抗拒虐待与饥寒,用大善大忍的胸怀,让真理与正义展现;外面的大法弟子也在用正念除恶,有的炼功,有的背诵师父的法,令万家劳教所的邪恶自灭。

在这期间由于炼功被绑吊、被打,成了恶警们折磨大法弟子的家常便饭,大法弟子们仍是面带和善,继续炼功,向恶警们讲着大法的真相,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

正与邪在较量,正与邪也使人一目了然。黄金的五月,万家劳教所召开千人的所谓破除“迷信”大会。其实这些恶警和被邀请来的所谓的知识分子除了唯物主义的糟粕之外,对科学真的知道多少?当年诽谤大法的何祚庥也不过就是个不学无术之徒,谈到做科研,他连三流物理学家都算不上,没有任何学术水平,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科研成果。他的所谓的院士的头衔不过是靠投机政治捞到的,籍此欺骗外界人士。会上有司法、公安、劳教所的不法官员在场。一个女人在会上发言,讲的是诽谤法轮大法的语言。她据说是个所谓的教授。其实,连何祚庥这种所谓的“院士”都如此低劣,这种帮助独裁政权诽谤一个信仰的所谓“教授”有能有什么科学水平和道德良知呢?在欧美,很多学术界的大师级的人物都是宗教的信徒,这些唯物主义的知识分子和他们比起来不过是些小丑罢了。

只听台下一声雷炸般的呼喊:“不准诽谤宇宙大法,不准侮辱我伟大的师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喊声响彻宙宇,令一切邪恶闻风丧胆,大法弟子用正义之剑、真理之光斩向邪恶的旧势力,也将烂鬼的谎言揭穿,一心只想救人。犯人长期见不到天日,更加被欺世的谎言蒙骗,更不能知道真相,装进不好思想,大法弟子不能畏惧邪恶,坐视不管,更不能任邪恶随意散布谣言。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助师正法。万家劳教所的恶警将这些为宇宙中正的因素负责的修炼者关进了小号,同时给加期一年。但是人从来就说了不算,加期虽然在大会上公布,却没有实现。

6月20日突然变了天,打印好的保证书分给了各个班。十分钟的考虑时间,不写的带进小号,进行肉体摧残,小号里边已有人被反背吊在小铁门的栏杆上,有的脚尖沾地,有的脚离地很远,上半身垂下,滑落的头发挡住了被吊者的脸,痛苦得汗珠在脸上连成了片,有的聚成水滴掉在水泥地面。电棍的滋滋声,又不知轮到了哪位大法弟子的脸。恶警面目狰狞,口中还不断厉声叫喊:“不写保证的就让你受痛苦与熬煎!”大法弟子们默默无语,痛苦扭曲了脸,肌肉抑制不住打颤。凶狠的打手还在不住地行恶,对大法弟子们进行惨无人道地折磨与摧残。

九月骄阳似火,万家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却很多人由于屋里见不到阳光,空气中各种污染,草垫子又潮湿,身上长了疥疮,严重者体无完肤,不能行走,浑身溃烂,令人惨不忍睹。胖肿的身体,吃不下饭,那一箩到底的掺着沙子的硬硬的玉米面板糕与留有碗底泥的萝卜汤真是石头人也要望之落泪,木头也会为之悲哀。行走不能,又穿不上衣服,由于疮口流脓流血,浸湿的衣服硬了后又磨破伤口,就象往伤口上洒盐一样痛苦,疥疮折磨得大法弟子痛痒难忍。

2002年8月27日,各班来了三个男恶警,环境变得十分恶劣。逼迫大法弟子码在小凳子上不算,还要求出操报数,穿犯人的衣服,用犹大的文章进行洗脑。逼着看假的自焚自杀自残等诬陷大法的录象,强迫写思想认识,又强迫思想认识得和政府一样,反之招来的是拳打脚踢和肉体上的折磨。折磨还变着花样,坐铁刑椅子,反背用手铐扣住胳膊在椅背上扣住,大小便一律不让去,几天几宿不让下地。恶警使用了最卑鄙的手段与流氓的伎俩,往身上浇水用电棍电脸、手脚心。肆无忌惮地变着花样迫害。恶警经常因为测试卷体罚大法弟子,说真话就被罚蹲,或坐铁刑椅,或吊大挂(用约束带挂在窗棱上反背带手扣吊起)。

程文婷因不说骂师父的话被恶警两手扣在两个床上,然后把两腿分开形成大字,用电棍电,直到达到目的为止。罗红艳被五名男恶警吊起。在小号,恶警每人手拿两个电棍电大法弟子,有的脚被电得多日不能行走。恶警暴力洗脑,将65岁的刘淑清教授扣到铁刑椅上用电棍浇上水电。类似这样的事太多太多。大法弟子被折磨死了,恶警们说是自杀。想想看恶警们多么地邪恶。

以上仅说了几件事实。每天发生的迫害之事不一一列举,仅此几例映出万家狱卒的邪恶。正义之士与善良的人们不要听信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谎言与造假,“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理性》)

万家劳教所的邪恶狱卒使尽了招儿,却无法动摇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坚强意志。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正义必战胜邪恶。

法正人间的一刻很快就会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