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抵制邪恶迫害 正念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3年1月22日】2002年6月28日上午,我外出打工在归途中到某县亲朋家探亲,下车后遇一素不相识的老大姐热情递给我两张劝善的洪法传单,我便放了一张在路旁一家住户的门口,没料到这家住户的一位妇女因为不明真相而将我告发,叫来许多人将我强拉到了该乡治安室。治安室立即电告乡派出所,派出所派出三人驱车前来将我押走,一路上将我铐上,不断用皮带猛抽我的头部和肩背,并搜走了我身上的所有财物。

到了派出所,他们将我反铐在凳子上,姓李的恶警一边叫骂“法轮功要犯,要把你整够”一边对我拳打脚踢,他用皮鞋猛踢我的腰椎和小腹(后经医生拍片诊断为压缩性腰椎骨折)。我毫不屈服,一边正言相告:“你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不要迫害善良,否则天理难容!”

派出所为了邀功向当地610作了报告,下午县610和国安大队来了人对我进行审问,要我承认我在当地写了标语、散发了传单,我对他们的无理指控完全否定,并指出他们是为了报功领赏而陷害好人,610和派出所的恶警恼羞成怒再次对我耳光体罚,折腾到晚上8点他们又把我押送到刑事拘留所审问。我拒绝在拘留证上签字、按手印,拒绝入号房,面对这些邪恶的威胁我没有惧怕的念头,脑子里只是不断地回响着师父的声音:“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在众多恶警面前我大声疾呼:“你们无故迫害好人,我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你们凭什么拘留关押无辜百姓?!善恶不分是要遭恶报的,你们要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

在被劫持期间我深深体会到:无论邪恶怎么疯狂迫害,大法弟子都不能屈服和妥协,更不能消极承受,或者听从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只要用正念正视恶人,邪恶一定是害怕的。他们要我背监规和读诬蔑报刊,我说不识字,从不看从不背,他们每次提审我也不去,他们只好叫犯人强行将我拖到审讯室。他们叫我按审问者的话老实“交代”,我就说我没做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没啥可交代的。他们指控我写法轮功的标语散发法轮功的传单,我就说传单是学佛法的好心人给我让我做好人别做恶事的,有啥不好?他们要我在笔录上签名按手印,我仍然拒绝,最后他们气急败坏没有办法,只好威胁我:“不怕你嘴硬,你不老实交代真实姓名和住址,还敢这样顽抗,我们就无限期关押你到关死为止,看你怎么办!”我回答说:“生无所求,死不惜留。”

从被关进拘留所的第一天起,我就开始了绝食抗议,在长达34天的绝食抗议中,我口中发苦,身体虚弱,并出现了胃出血和便血现象,一位好心的狱警被我的正气感动,不时地打开监门劝我吃饭,轻声提醒我说:“你应该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吧!保住性命,总有说话的一天!”我感慨地说道:“谢谢你的关心!我们不是不保重自己,我们绝食是对迫害我们的江XX流氓政治集团的强烈抗议!”

绝食近半个月后,恶警开始着慌了,他们怕我出事死在拘留所里担责任。7月12日上午,当班的恶警看守,一个姓王,一个姓罗,和一另一个罗姓的女指导员一行三人开了监狱的门,他们手里拿着灌食用的器械,野蛮地叫几个犯人将我按倒在地上,动手给我灌食。我咬紧牙关,屏住呼吸往外吐,他们就撬我的牙齿,将我的两颗上门牙都撬松动了(直到现在我的这两颗牙还不稳固。)也没有达到灌食的目的。我一直坚持用正念清除着另外空间里操纵他们的邪恶因素,后来他们也就再也没有对我进行灌食了。

关押期间,610的人多次提审我,要我说出真实姓名和住址,以及与法轮功相关的人和事,但都被我彻底予以了全盘否定。我深深感悟到“人间一台戏”的深层涵义,自己也应该借此机会演好这台戏。我对他们提出的“交代”要求一概不予回应,而是借机不断地向他们洪法和讲真相,结果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问出任何他们认为有用的东西来,恼羞成怒之下又对我施暴,一边打我耳光,一边辱骂大法师父和大法,我一直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坚持了许多天后,一日我在与同室的刑拘人员说话时,被他装出的热情关怀的假象所迷惑,一时为人情所动,将自己家的电话号码告诉了他,结果这个人报告了狱警,县610据此为线索查到了我的真实身份和住址,立即将我移交给了当地610。被押送的途中遇到了堵车,许多乘客都下车走路,我也没有放过任何讲真相的机会,我向每一个遇到的乘客讲真相,押送我的杨姓警察非常惧怕我讲真相,用手铐死死勒住我的手腕往前拖,只想把我拖离人群,我的两只手腕都被手铐勒出了深痕。

当地610再次将我非法关押于市第二看守所。当地610头目一开始摆出一副伪善的面孔,说不会打骂我,只要我好好配合,与法轮功早日决裂,就能争取早日出去。我非常冷静地问他们:既然是帮助我,那为什么不许我说真话?你们只准我说谎话,还要我骂师父和骂大法,可我是深受大法益处的人,师父对我恩深如海,不仅让我有了健康的身体,更净化了我的心灵,教我修心重德,做好人,做更好的好人,这有什么错?江氏为了一己之私而迫害这么多善良的好人,公然践踏宪法和法律,剥夺公民的信仰自由权利,编造谎言毒害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严重侵犯了人权,他才是真正反人类、反社会!你们不要善恶不分,要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总有真相大白的一日,助纣为虐只会跟着江氏去下地狱,因为迫害善良天理难容啊!他们被我质问得无言以对,作不了审问笔录,只好草草收场了事。一日我因在狱中大声讲真相,当班看守陈某用一根粗铜电缆扭成鞭子,扒光我的衣服猛抽我的背部和双腿,我被打得满身鲜血,皮肉里刺进许多细小的铜丝,直到另一个看不下去的狱警将他拦开为止。

在被非法拘押期间,我给同室的6个尚未被判刑的犯人洪法讲真相,揭露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不惧邪恶迫害、不畏生死的壮举让他们深受感动,十分敬佩我,他们相信我说的都是真话。这为他们的未来打下了美好的基础。我出狱后,他们也相继被释放了。

长达34天的绝食和看守所的迫害使我的身体健康受到十分严重的损害,第二看守所害怕承担责任,不断地打报告说证据不足,要求迅速作出释放我的决定,但因610头目想从我身上捞取钱财的企图被我妻子拒绝,而迟迟拖着不肯释放我。我的妻子坚持正义,丝毫不向邪恶的威胁恐吓低头,不断地申诉、要人,看守所这边也非常不满他的作法,他最后实在无可奈何才将我释放了。就这样我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和坚定,坚决抵制邪恶迫害,全盘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终于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看守所,重新投入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