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身边的一位同修


【明慧网2003年1月23日】进了他的住所——没人,没发现字条,东西的摆放也不像出门的样子,自行车——不在!!看到这,我的眼泪流下来。

2天前的傍晚,小S打电话:“你知道他去哪了吗?今天说好来这的,现在还没来。”
“可能去亲戚家了,昨天我还见到他。” 我说。
“那就等等看吧。”
“好的,我去他那里看看再说。”
……
他,是去年7月来的。他结束了在某地的连续法会,长途跋涉当天晚上来到这里。我和妻子及邀请他的L阿姨和他交流到凌晨。我们看到了差距。那个时候我们这里的同修讲真相就象是做常人的地下工作,而且“安全”成了大家做工作的最大障碍,也成了一些功友不走出来的理由。他用自己对大法的深刻理解,帮我们找到了差距。很快地他接触了我们这里的骨干。开了多次小法会后,很多同修也都意识到自身的差距。短短的时间里,我们这里大弟子们活跃起来。积极的学法、交流使大家冲破了邪恶势力利用人心竖起的一道道障碍。尽管最初有些学员曾经对他怀疑,但他总是能在法上看待任何问题,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他用优秀大法弟子的风范影响着我们。

“他对我们这里的贡献真是……”小S在电话中说。
“是的。”我心情很沉重。

回到家,我对妻子说:“他已经四次因证实法被抓,不应该再让他受罪了!可恶的邪恶!”
“别急,他一定会回来!”妻子坚定地说。
“他平时做了许多,我们应该加紧多做一些。”我说。

L阿姨见了我就说:“我们帮他一起发正念,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好!”
……
一个星期过去了。
……
12天快过去了。
我正跟客户谈话,手机响起了,来电显示——是他的住所。
“喂,你回来了!?太好了。”我激动地说。
“我去串了个门。放心吧,挺好的。这次大家都做得很好!”他亲切而稳重地说。
……
事后我了解到,他是在城区街道里挨家挨户发真相资料时,被“城管”(而不是警察,提醒同修注意)抓走的。在看守所,最初是犹大们轮番围攻他。他坚决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住所,绝食抗议12天。灌食、输液都被他用强大的正念否定了。在医院他是戴着脚镣一路高唱“法轮大法好”走上警车的。最后,他的释放证上写着:**证字(2003)1号。兹有 无名氏 ,男, 岁,原住 ,因 涉嫌** 案,于2002年12月30日被拘留,经 批准 予以释放。特此证明。

他的身体恢复了。他对我们说:“师父说过大法弟子整体成熟了。这次多亏大家的配合,我们沟通的很好,在另外空间共同铲除了邪恶。”

师父说:“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邪恶也使尽了招,大法弟子也锻炼成熟了。——《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