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随心如意


【明慧网2003年1月9日】看到明慧网周刊上希望更多的同修把自己在正法洪流中坚定正念正行的正法历程写出来,几经思虑,写出自己在正法路上的一些经历。

正念正行 随心如意

在我们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正法路上,邪恶的形象正象师父在经文《正念的作用》中说的那样:“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有一次我和我的孩子(大法弟子)去桥上写真相短语下来,拐进了一个市场,当时是晚7点多钟,平日里这里的灯光很暗,那天在市场中心停了一辆车,车灯直射过来,非常亮。我们就借着灯光在墙壁上、电柱上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千古奇冤法轮功等。等写到车辆近前时,我心中想你走吧,该在你这写了,车启动了,车身上“公安”二字映入我的眼中,随车远去,车中有四个人,这时我和孩子对望一眼,都乐了。

一次我去市公安局那条街粘大法粘贴和自做的标语,随着粘到了公安局门前,我无意侧头,正和门岗眼神相遇,回过头来看看大法粘贴,正对着他。我再一细看,他眼神呆呆的,呆如木鸡。我又把写给公安干警的信粘在警车上。

正念正行 要啥有啥

师父在《什么是功能》这篇经文中说:“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得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有一次我去一个市场对面的楼上挂旗,怎么也够不着,心想要有个什么东西踩上就好了,着急中一低头,看到墙边正好有个折叠椅。

一次在公路边上挂旗,由于旗长(六米),旗边搭到了草坪上,我想要是有两块石头压上就好了,我正想去寻找,一歪头看到旁边休息的长椅子上正好有两块石头。

在三角地、人车多的地段挂旗时,我把心净下来,站在那闭上眼睛,念师父赐予我们的正法口诀。然后在心中求师父帮助,让所有车人几分钟内不要过来,等一小会睁开眼一看,人车全无,我迅速将旗挂上。

有两次我进入了有门卫的院,院内有军人走动,来到楼上宽宽的楼梯两侧是门,门里有有走廊的、有没走廊的,我在心中求师父加持,并在心中发念,任何人不上楼下楼。就这样,每一步都在师父的呵护下,安然无恙。

在师父的点化下我走进了电子门

有一次我去送真相材料,那院一侧一连四个电子门。当我走到第四个电子门时,门口有一个小男孩说:阿姨,这个门是开的。随着他的指点,我走进了电子门。做完出来,小男孩的声音总是在我耳边回响。我忽然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我又向另一个电子门走去,随手一拉,门开了。我被师父慈悲感动了。同时我也悟到这几年电子门成风,这也是旧势力安排的,它们想用电子门挡住我们救度里面的众生。由于我人的观念太强,一直不自觉的随合着旧势力的安排,还认识不到。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从此以后,我随缘走进了电子门。

从“石柱子中的我”想到的

有一次发正念(不是统一时间),我看到一个象石头一样的大柱子,我口中念“灭”、“灭”。只见这个大柱子上半节炸开了,我看到这个怍开的石柱子中心有个人,露出了上半身,后背和下半身还被石柱子紧紧的裹着,我隐约中感觉到这个人就是我。我正在看,突然电话铃响了。放下电话,想起发正念中石柱子中的那个我,我震惊了。那个石柱子不就是旧势力、旧宇宙的理、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壳吗。我被紧紧的束缚在里边,不是他们束缚我,而是我紧紧的抱着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那个石柱子意味着我世界里的层层众生的生命的代价呀。师父慈悲苦度炸开了我的壳,也炸醒了我的心。

我静下来,全神思虑:在单位里、在家庭中、在社会上是不是以大法弟子的形象出现?在正法的路上,在修炼中是不是以法为师,正念正行?是不是全身心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的?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是不是在法上?有没有应付?走形式?明知故犯?有没有随波逐流?随声附和?有没有求安逸心?欢喜心?显示心?……。细细想啊,找啊。我的心震颤了。在我的思想中,在我的宇宙里肮脏的东西还很多,无意中滋养着旧势力、旧宇宙的魔,这就是那层厚厚的壳。

师父啊,弟子明白了,明白了,我一定从一思一念做起,正念正行,走好每一步。

文中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附:当我写完这篇体会后,我被我写的悟(唔)字震住了。这篇体会中的悟字,我都写成了“唔”。我这不是在用嘴悟,没用心悟吗?在走形式吗?我只觉得热气上头,仿佛看到我世界里的芸芸众生被无形的刀斩杀,我的心很痛。师父啊,您又一次点醒弟子,您为弟子费尽了苦心,我一定一定向内找,在我这颗心上下功夫,“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

感谢明慧网,我觉得写自己体会的过程也是个修炼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