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大庆市劳教所的桩桩惨案


【明慧网2003年1月24日】黑龙江省大庆劳教所于99年11月份开始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并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迫害

1、 2000年8月—10月期间,为了所谓迎接北京来人检查,劳教所密令各大队“做”工作,务必做到100%写保证。各大队恶警立即像疯了一样,想尽各种办法折磨大法弟子:一大队强迫大法弟子白天挑土,晚上罚站,不许睡觉,不许坐着。三大队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并体罚。二大队更是疯狂至极,对大法弟子进行毫无人性的殴打,大法弟子王斌被警察在号里当着40多人的面毒打近一个小时,众人不忍看那毒打之惨状都背过脸去,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王斌被活活打死,王斌惨案的发生成为世界瞩目的恶性迫害致死案。

2、 王斌惨案不久,由于世界舆论和国内大法修炼者的强烈抗议,在其余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的情况下,劳教所暂时有所收敛。可是当司法部的一道道密令下达后,迫害又逐步升级。2001年2月,二大队恶警将坚持炼功的大法弟子扒光衣服带到室外,用手铐十字架形地铐到铁架子上,东北初春的严寒是零下二十多度,恶警穿着军大衣,裹着棉被还冻得受不了,可我们的好同修就这样在外面冻了两个小时也没说个“不”字,大法弟子胡人权被冻晕过去,失去了知觉。

王永强、吕观茹、梁景礼、刘汉学、张胜辉、田彦新等十余名大法弟子因坚持炼功,被施以“上绳”等酷刑折磨,当时真是血肉模糊,经过了两年,他们身上的绳印依然清晰可见,用刑之狠由此可见一斑。

3、 2001年正月初七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的大法弟子坚持炼功,无论警察让犯人怎么虐待殴打他们,他们都善意地向他们讲着真相。由于上边的压力,自称为地狱小鬼的副大队长王英洲等人深夜召集恶警及一些犯人将乔永生、白旭昌等大法弟子扒光棉衣和鞋帽,只允许穿线衣、线裤,并将他们推到到外面用水浇出的冰上长达20多分钟,东北严冬零下27-28度的夜晚,可想而知…连稍有正念的犯人都说:这些警察真没人性。

4、 2001年3月被非法绑架并劳教的大法弟子庄刚祥被分到三大队,副大队长王英洲叫犯人杜国军、李志强强行搜查他的物品时发现了经文,杜、李两人当着恶警的面对庄刚祥大打出手,致使庄刚祥口腔出血。王英洲非但不制止,却故意给庄刚祥登记记录。当晚庄刚祥在铺上刚打坐意欲炼功,被值头班的犯人王××发现并叫来刑事犯彭建军、杜国军、李志强对他的头部拳打脚踢,当他质问他们为啥打人时,彭等人却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要不打死你,咋的都行,你爱上哪告上哪告,劳教所不让炼功!” 庄刚祥又问:“不让炼功就让你们打人?!”他们一听火了,把庄刚祥从铺上拖到水泥地上,以上四人又一阵疯狂的拳打脚踢,致使庄刚祥当场口耳出血,几乎昏死过去。此时站在值班室窗口观察了一会儿的副大队长王英洲示意把庄刚祥抬到值班室去,并指着以上几人说:“我和你们几个都是地狱里的小鬼转世!”,然后就开始诽谤、攻击大法师父和大法,并对庄刚祥大打出手,事后得知庄刚祥的双耳被严重打伤,呼吸中两耳通风,没办法只好塞了一个月的纸团保护。因其不放弃信仰,又被犯人朱××酒后把右臂用力卸下,致使其月余不敢用力。

5、 2001年7月份,由于劳教所给拒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非法加期,一个月不转化加一个月,一季度不转化就加期四个半月,采用如此邪恶手段进行迫害并超期关押,导致全所30多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迫害。面对绝食的大法弟子,劳教所不是出于人道积极救护,而是采用非人手段残酷迫害。三大队的杜国聪被管理科科长韩庆山与三大队的副大队长王英洲合谋安排当众殴打,捆绑后用铁棍撬开嘴巴灌浓盐水和玉米汤,致使口腔大量出血,惨不忍睹。如此还不放过,一群恶徒又对杜国聪大打出手,致使杜的肋骨被打坏。

6、2001年10月份,为了抗议各种迫害,解决超期关押,释放生命处于危险边缘的大法弟子及处理打人的问题,大法弟子连续五次集体绝食。这些大法弟子在生死的抉择面前放下自我,在邪恶的恐怖中公开炼功并向窗外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

如果你看到在天安门广场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恶警,正用警棍将一个喊“法轮大法好”的八旬老婆婆打倒在地,用脚踢打过后拖到警车上的场面的话,你就可以想象劳教所这样的黑窝里,大法弟子们将面临的是什么了!10月下旬就发生了令人发指的残酷的镇压…

二大队监舍:所里的管理科长韩庆山、当时的教育科长郑××,生活卫生科长贺××及大队的主管队长等一班人一涌入号,对绝食请愿七、八天的无辜大法弟子宣布了所谓的政策后,一个个便被拖到楼下进行“上绳”。本来绝食了七、八天,粒米未食,滴水未进,生命已处于极度危险的边缘,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还对大法弟子施以酷刑,真是毫无人性。后来大法弟子陆续开始进食,这时,恶警们不但不让身体虚弱的大法弟子休息,还把他们绑在椅子上,不但手、身体不能动,连眼睛都不让闭,长的竟达九天九宿。

一大队:大法弟子栾志义一天被上了九次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大法弟子葛振民(48岁)一天被上了三次绳,还在善良地向恶警们讲着真相,第二天接着又给他上了四绳;大法弟子曹景栋被拳打脚踢后,又被用手铐扣在铺板上不许动,嘴上还封上胶带连话都不许说;而大法弟子庄刚祥因一直讲真相,绑在老虎凳上还说,也被用胶带封嘴,连气都不让出,致使其被窒息得晕了过去,后由一犯人用凉水喷醒。恶警怕传出去,就把其拖到小号坐老虎凳。灌食时把老虎凳和人一起扣倒,并在第二天,所里下令给他上绳,一共上了五次,中间因方法太狠,致使其手臂因损伤而昏迷。上绳时因他不跪,恶警李海涛就用皮鞋跟狠踩他两小腿肌腱,致使其长期行走困难。在其身体受伤、两腿肿痛的情况下,逼其走步长达月余!参加迫害的恶警主要有:李海涛、张明柱、韩天柱、王军平、王中和等。

6、 在劳教所里,犯人可以任意打骂、虐待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连说话的权利都被剥夺,一讲话就被冠以“反革命”和“对抗政府”,从而进行镇压和打击。人们都知道:法轮功教人重德修心,跟政治没关系,跟所谓的“革命或反革命”更是毫不相干,怎么一说话就是“对抗政府”呢?!宪法中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有上访、上诉、申诉的权利,可当权者却无视“宪法”,凌驾于法律之上,还鼓吹什么以法治国,以德治国,真是无耻之极。上梁不正下梁歪,江贼犯了错误,百姓去反映情况就要被抓被打,甚至杀人灭口。而大庆劳教所所长王永湘在这方面较之江XX也逊色不了多少,例如有一次王在进行洗脑时,有大法弟子问他:“你说国家讲以‘德’治国,那么作为一个公民是不是首先应该讲良心、道德及社会公德呀?”该所长气恼地说:“不应该!”该同修一听就说:“人要不讲良心道德也就没什么人味了,我只能和人讲话!”。可见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都到了公然叫嚣不讲良心的地步了,那剩下的当然就只有极端残酷的政治棍棒了!

7、 2002年1月22日,中央电视台又一次播放栽赃法轮功的恶性案件,劳教所提前做了恶毒的布置和安排(事后听说),组织所有的犯人和法轮功学员观看。当有法轮功学员出来抵制时,就当场镇压。

播放中,二大队大法弟子张胜辉讲:法轮功的书上讲炼功人不能杀生,电视上讲的想通过杀人圆满,一看就不是学法轮功的!结果当场就被值班恶警拖到楼下施以暴行,并上绳三次!然后又送入小号,在椅子上绑了三昼夜。

一大队的大法弟子曹景栋、魏本生等人看电视时也指出电视上的事件与《转法轮》书中讲的完全不符时,值班的副大队长王英洲立即殴打曹景栋,听到动静的庄刚祥回头劝阻时,还没站稳就被已准备好的犯人赵群民、刘海、孟兆祥等人围打,赵一拳把庄刚祥的牙打落一颗,孟等人在侧拳打脚踢,后有人击打庄刚祥脑后部使其倒地昏迷,二十几分钟后,有人发现流了不少血。为销毁现场证据,训练有素的恶徒们立即把地上的血拖掉。而魏本生等人欲上前劝阻也遭毒打,魏本生在倒地前撞到了王英洲身上,这一下曹景栋、魏本生二人被赵金生、刑连、赵君民、刘海、张魁等人一顿毒打。而当庄刚祥一苏醒过来就被稀里糊涂地戴上手铐,被刑连等人拖到走廊殴打,后又昏迷且暂时失去了记忆。接着王英洲向政委宋××汇报说一大队法轮功的人袭警,二十分钟后劳教所全班人马宋政委、韩庆山、姜科长(女)、江所长(医护所)等人,杀气冲天地赶到一大队,他们一到楼下就给魏本生上绳。痛苦中魏本生高呼法轮大法好,后来连声音也听不到了。接着是庄刚祥(刚知道口中流血,牙被打没了一颗)被叫下去上绳,当韩庆山问他为什么袭警时,庄才恍然大悟,并质问谁袭警了?是有人把我打了,牙都打没了一颗。这时王英洲向韩说了些什么,才没给他上绳。但号称劳教所“四大杀”之一的恶警张金生上来用重拳向其左右腮出击,一拳致使庄嘴唇打裂,口中鲜血直流,恶警还觉得不过瘾,又跳起来重拳猛击庄的心口处四、五拳,因昏迷刚醒,庄刚祥没做任何反应,韩庆山一看情况不对,才让庄回去,但还是让他坐了三天的老虎凳!当晚韩庆山、王英洲将曹景栋送进小号,并趁夜深人静对曹景栋进行集体殴打,致使曹景栋左眼面部黑肿达两个月,胸骨被皮鞋踢伤长期疼痛,胸闷咳嗽。拍片后因怕问题暴露即把片子弄丢!而刚刚下队不久的李东宁从入所就绝食抗议绑架达90多天,受打压后分到一大队,身体还非常虚弱的他,第二天下午也被恶警们叫到楼下一顿暴踢!结果多处受伤…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