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打靶场的洗脑班:暴打十几天、逼人吃草、伤好才许交钱回家

【明慧网2003年1月10日】我们夫妻俩因坚修大法,去北京正法讲清真相,老伴前后两次被抓入狱,我被抓进一次,办洗脑班几次。三年来我们夫妻俩受尽了邪恶的迫害,打骂,污辱,折磨。他们不管白天黑夜,说来就来,不是搜家,就是抓人,强迫写“保证”。

2000年7月,邪恶之徒因我们不写“悔过书”就将我们监禁在一块,天天家人送饭,我们每天坚持学法。邪恶之徒找我们谈话,我们就跟他们洪法讲清真相。一天下午警车突然开来,把我们又拉到离家70多里路的深山打靶场,四周高高的院墙,墙上安着电网,大门上着锁,听说在这里办过几期洗脑班了。带队的恶魔雇佣打手,带着各种打人的工具。当时我们这18名大法弟子没有任何怕的感觉,心想只要有法在,有师在,没有闯不过去的难关。晚上邪恶之徒叫大家排好队,双手撑地,两腿绷直,必须支撑一个小时,谁坚持不了了就打谁。不到一个小时,大伙就全受不了啦,有的倒在地上,有的趴在地上。这时恶魔就开始大打出手,就听木棒声、警棍声、钢鞭声、皮管声、哭声叫声连成一片,一气就打几个小时,打手们累了,就叫大家跪在石子上面,硌的膝盖一会儿就流出血。打手们喝完酒,吸完烟,吃完西瓜还是打。就这样夜间打,白天打,早上打,晚上打。一连十几天,有的肉皮都被打开了花,往下流血,流黄水,吃不下,坐不下,大小便都蹲不下。几天几夜不让休息,还逼着出操跑步,走正步。这些被抓来的大法弟子大部份是家庭妇女,有的都60多岁,谁会走正步啊,走不好恶徒上去就打。邪恶之徒们说:“今天定叫你们生不如死。打死一个埋一个,看你们还炼不炼。”更下流的是,邪恶之徒叫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吃草。恶魔给画出一米见方,10多公分的老草,叫老太太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吃光,不吃就打,真是惨无人道。他们真是用尽脑汁折磨大法弟子。他们用矿泉水瓶子装半瓶水往脸上打,几下就把脸打的肿起很高,有的被打的满脸都是青色的,眼睛瘀血,嘴张不开,脸都打的变了形。

这些邪恶之徒把人折磨的死去活来,还说:“通过办班,你们已经从敌我矛盾转化为人民内部矛盾。你们好好养伤,谁的伤先养好谁先回家,但千万记住不许说在这挨打之事。”从那天开始,就天天让我们顶着烈日拔草,二十多天后通知家属带2700元钱去领人,不交钱不叫走。有的家属借钱把人领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