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陆某学校校长谈心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四日】校长:您好!

在法轮功(法轮修炼大法)以神奇的效果使亲友摆脱了绝症后,眼见为实的我也走进了修炼的门。在极短的时间内,我那些好多年久治不愈的病痛都不翼而飞,而这些仅仅是开始。

(写信的起因,是我听说学校在政治和语文的考试题上,要求学生们作出诬蔑和诽谤法轮功的回答和一些文章,人人过关。在这之前,是类似于报纸电视上的全无事实根据的、一言堂式的栽赃诽谤洗脑教育。如果您还没有从亲朋好友那里听说过关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请听我慢慢跟你说。

请原谅我出于几方面的原因以这种方式给您写信并且隐去了姓名。在事实面前,您一定会思考,有一个正确的意见和选择。)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想做一个高尚的人很难。学法后,我从法中看到,“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转法轮》)在按照大法要求下,我不断要求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至今修炼6年,不需要上一次医院,吃一粒药,身体非常健康。对比我以前那么不好的身体,这太不可思议了。

(说明一下,新闻中说炼功不让吃药那是编造的谎说,从法轮功的所有书籍中找不到一处这样的话。新闻中的录像剪辑是断章取义,李老师在讲不允许学员用气功给别人治病来污染自己的身体时,说“谁也不允许治病”他们却剪头去尾拿出来骗人。)

我不但时时能保持一个愉快的心情,而且我真心的先为别人考虑,做错事了及时改正,敢于面对。所以周围的工作和家庭环境总能很融洽,人们都爱与我相处。

我的朋友中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修炼人,他们其中不乏有硕士、博士等高学历的人,在各行各业中都是兢兢业业脚踏实地的人。因为不计个人得失,工作吃苦在前,自然做得很好。也就因为法轮大法好,短短几年时间,人传人,心传心,一亿人修炼。没有神奇的效果,怎能有这么多人学呢?难道那么多人都象宣传的那样全无理智了吗?

中国人的思想是世界上最有内涵也是最复杂的,特别是中国人经历了令人难忘的十年动乱,更不会盲目的相信什么了。对于治病,人们往往有一个逻辑,有病先上大医院。花钱,找熟人折腾半天,实在治不好了,才想去看看中医或老中医。再不好,什么偏方也不好使才会去练练气功,碰碰大运。有好多人都是这样,没有神奇的效果绝不会有那么多人练。而往往治好的都是医院看不好的疑难杂症,所以气功能治病是很容易得出的结论。

那么这么多人炼法轮功祛病健身都成了国家的不稳定因素吗?其实,国家不是没调查,96年开始,许多地区的公安就对全国炼功点全面监视了。大法修炼的一切活动都是公开和免费的,所有书在互联网上免费下载。在这种情况下政府里一小撮妄想利用镇压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的人,策划了天津抓人事件,造成了北京地区万人上访。在提前策划好了的一系列安排下开始了一步步的镇压。如著名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的正式声明,指出:“中共当局并企图以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焚事件为证据来诬陷法轮功。然而,我们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录像分析却表明,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现有该录像的拷贝,有兴趣者可来领取。”与会的中国代表团面对录像分析无言以对。

慢放“焦点访谈”播出的现场录像,可以看到死亡的刘春玲明显是被人当场用钝器击打脑部而死的。王进东先是“全身着火,毫无痛苦的从容漫步;后坐在那里被烧成黑炭”时,而易燃的头发却没事,他两腿中间盛过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无损,就像道具般摆在那里。唤起国人无限怜悯的刘思影,在做切开气管手术后又是唱歌又是呼唤妈妈,创造了医学史上的“奇迹”!还有刘葆荣喝了那么多汽油后,非但没住院抢救,却精神饱满的在电视上侃侃而谈!众所周知,汽油中含有碳氢化合物等有毒物质,少量就会使人中毒,喝多了会致人死亡,她说自己喝了大半可乐瓶却什么事也没有!

与“六四”同出一辙,学生被开枪打死、装甲车压死说是自己理屈,说他们打死了军人。新闻我们看见了:暴徒抢了装甲车开机关枪乱射,我当时也恨透了那些大学生和暴徒,后来才知道,都是有人在一步步地算计和欺骗老百姓。

文革造反的学生在打死了同学后觉得很害怕,别人告诉他造反有理,他也理直气壮了。亲人和朋友都互相斗。当年在一个知名的大学里,学生把正副校长揪到操场,逼他们在跑道上爬,谁爬慢了就要挨打。胖校长因为爬得慢,被学生用铁钉狼牙棒打得衣服纤维和血肉都粘在了一起,当晚就自杀了。

现今,因为坚持修炼而被迫害致死的修炼人已达数千,迫害手段令人发指。而他们仅仅只为坚持做好人。在“打死算自杀”的密令下,许多丧心病狂的执法者们,甚至将炼功人的人体器官拿到地下市场进行交易。活生生的一个人被带走,不明不白的死去。为了掩盖他们用刑的罪证和害怕亲属看出明显有缺陷的尸体,让亲属见到的只有一小堆骨灰…

有人说国家都定性了,你们太执迷不悟了。其实对人来讲最重要的是善念和美德,大家注重的应该是事实,因为在对和错、善和恶、正义和邪恶之间是没有中立的!在今天拜金观念的影响下,人们的各种观念都扭曲了,太多人看重的只是眼前一时的利益,根本不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报应,更是这辈子不管下辈子的事。

文革后,人们出了多少书多少电影,为了让人们记住历史,不让悲剧重演,如果悲剧要再发生,大家要来共同抵制。而今天在一言堂式宣传的欺骗下,在各种变异的利益观念驱使下,好多人又麻木了。

中国文化历史悠久,内涵很深,五千多年来人们都相信善恶必报,相信有神在衡量一切。这样也使人类的传统道德维护了几千年,人人都知道做了错事会有报应。而只在近几十年在中国才无神论一边倒。您看今天的年轻人们,他们一听说善恶有报从内心笑话你,所以他们什么坏事都敢干。

古人讲:暗室之过,神目如电。现在的人却早已不信。法轮功李老师曾经讲过“人的自私、贪婪、愚昧、无知和人善良的本性交织在一起,无知地造就着自己将要承受的一切,正在吞噬着社会。世界上各种社会问题百出,危机四伏,人类不知从自己的本性上找原因,看不到道德的败坏后可怕的人心才是社会问题的毒根”(《精进要旨》“再造人类”)。为什么法律在越来越健全,而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因为满脑子装进了暴力、色情、利欲、勾心斗角等等邪念的人,即使他很圆滑不表现出来,可是在看不见的地方他还是要干坏事。

古罗马在历史上鼎盛一时,后期一下却消失了。人们现在研究古罗马文化,发现在他们那个时期的雕刻等文艺作品中也有同性恋、乱性、乱伦等败坏的行为,败坏的东西注定是要被淘汰的。这就好像一个人在单位,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惹是生非,那么时间长了不知悔改,单位不就得炒了他吗?既然人类社会有这样的理,那这个无穷复杂的宇宙会不会也有这个理呢?

翻开历史,不难发现:人类历史从古至今,各个社会阶层,都有修炼的人,而且他们都是很善良的人。在中国历史上,多少能者才俊,上下求索,只为了找到人生的真谛。

到底有没有神?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吗?是人心灵寄托吗?向您说明了这个问题,许多的问题也就有了答案。

如果没有神,承传数千年之久的宗教信仰恐怕早就不存在了。信则有,不信则无。这本身就有不相信的人想要回避问题的因素,说这话的人本身也不能否认一些无法用现有科学解释的事件。包括90年代初期,在中国高能物理研究院和中国科技大学反复研究后,被钱学森等称作“唯象科学”的气功修炼现象,意思是气功类的特异功能确实存在,而用现有科学根本解释不了,所以称作唯这种现象的科学。搞这种研究的,参与者大多是根本不相信气功的科学家和在院学生,而在反复的严格试验后,也不得不承认事实。其中不少研究人员后来都加入了亲身实践的行列中。

其中的一个试验是对有搬运功能的测定。在实验室里,有这种功能的人用功能从密封的药瓶中取出半片药,另半片留在了药瓶中,这用人的观念是无法理解的。其实同时同地就存在着另外的空间,修炼的人可以透过这些空间做一些事。而这些有特异功能的人几乎都在寺院或道家修炼过几年,也就是说修炼出的特异功能是客观存在的(也可以说是物质存在的),而且是超常的。

超常的事就被超常的理所制约。“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就是法轮大法的要求,只有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才算是个修炼人(绝不允许杀生的,自杀属于杀生,罪是很大的。所以说造谣的人骗不了了解法轮功的人)。

佛教始祖释迦牟尼佛,是当年古印度的王子,他为追寻摆脱生老病死的方法毅然抛弃王位。最后在菩提树下开悟,记忆起了自己以前的修炼方法,传度世人。他告诉人们,自己在多少亿劫之前就修炼得道了。他涅槃后的舍利,现在仍被人供奉,人们在研究它的神奇力量。还有在我国的九华山上,有好几位佛教中千百年肉身不坏的高僧等等,许多事例都可以说明修炼是超常的,并且是客观存在的。

如果你了解耶稣的故事,你会发现历史的过去和今天是那样惊人的相似。

当年犹太人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嘲笑他:你不是神的儿子吗?你从十字架上走下来呀!你救了别人却不能救自己。并且狂妄的说:你如果是神,我的子孙无家可归。当耶稣大叫一声痛苦而死,庙宇的幔帐一裂为二,天摇地动。人们惊恐:难道他真的是神的儿子?三天以后,耶稣复活,将神的形象展示于人。

在古罗马帝国,基督教徒的朴实言行与罗马贵族的奢腐淫乱生活对比鲜明。于是罗马贵族诬陷他们吃人肉喝婴儿的血,而对其大肆屠害。然而一切都遵循善恶有报的天理,几场瘟疫淘汰了所有的恶人。

现在许许多多的发现,都足以改变教科书。达尔文的进化论,早期就被利用来否认有神论。其实人根本不是猴子进化来的。特别近期发现进化论中关键部分的几个动物化石都是伪造的。其实现在的基因理论是直接否定所谓“进化” 的说法的。

在世界各地人们还发现了许多超出进化论解释的史前文明。如非洲的加蓬共和国,法国72年进口它的铀矿,发现都被利用过。经各国专家考察这个名叫奥洛克的铀矿是一个大型露天核反应堆,是现在人的技术无法创建的。是20亿年前建造的,运转了50万年。在美国大峡谷中发现一个三叶虫的化石,上面有一个大人穿着鞋踩上去的脚印和一个小孩光着脚踩的脚印,纹路可辨。三叶虫是6亿年到2亿6千万年前的产物,按照达尔文进化论,人类围着树叶吃着生肉,到现今也不过是一万年左右,那时怎么会有人呢?在海底人们发现许多建筑,高大精美。再怎么推算它也是几千万年前,大陆板块沉到海底之前建造的,又怎么用进化论解释呢?在许多山洞发现了许多数万年前的涂着矿物质颜料的壁画和石版画,上面留有近代人装束的形象,甚至有的还在拿着望远镜观察天体……所以科学家们得出结论,人类存在过多次史前文化。“从出土文物看,都不是一个文明时期的产物。所以认为人类多次文明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之后,只有少数人活下来了,过着原始生活,又逐渐地繁衍出新的人类,进入新的文明。然后又走向毁灭,再繁衍出新的人类,它就是经过不同的这样一个个周期变化的。物理学家讲,物质运动是有规律的,我们整个宇宙的变化也是有规律的。”(《转法轮》)这和圣经的记载和释迦牟尼佛的叙述是相吻合的。“气功也不是我们今天人类发明出来的,也是经过相当久远年代遗留下来的,也是一种史前文化。”(《转法轮》)

著名的科学家牛顿、麦克斯韦和爱因斯坦等人在多年的科学研究中都发现,宗教(修炼)才是真正的科学,他们都是虔诚的宗教信徒。

说到这里,用平常一贯采用的观察事物的观念也许很难理解和接受,正是这样,人们正是常常绝对化的采用自己狭隘的科学观念拒绝转换一些角度来思考问题,从而在一些问题上故步自封。

用中医和西医做比较来举例。古代的中医很接近气功治病,而现代中医是中西医结合的产物,现在我国的中医院里的第一代中医大夫都是西医教出来的。“中医继承的只不过是那些药方,或者是经验的摸索吧。中国古代的中医是相当发达的,发达的程度要超出现在的医学。”(《转法轮》)

建国前期批判中医的理由是:中医讲脉络和穴位,从解剖中从未发现,是迷信!而后来一对苏联科学家夫妇,发现在一个电磁场下,人体上有许多地方闪闪发亮,与中医所讲的穴位正好相符;外国的其他科学家用仪器测到了人体的脉络,开始研究中医,反过来中国才敢承认了(因为现代科学还是从外国学来的)。

其实脉络存在于人体的深层空间的那个身体上,也就是微观空间的身体上。现在人们也发现物质是由分子、原子等微观粒子构成的,现在最小研究到中微子。道家历来认为人体是个小宇宙,外面什么样里面什么样;释迦牟尼佛讲一粒沙里有三千大千世界,里面还有沙子,追下去无穷尽,也都说的是生命在微观下的存在。这样说来,宗教历来讲的人死后元神不灭就是微观下的身体并没有随着人死而毁掉。

而中医直接在人体的深层入手治疗,效果自然要超过西医许多。李老师告诉我们,“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它是属于阴性的东西,属于不好的东西。而那些不好的灵体,也是阴性的东西,都是属于黑的,所以它能够上得来,这个环境适合于它。”“据特异功能看,那个地方有黑气,认为是病气;中医看就是那个地方脉不通,气血不通,脉淤塞;西医看呢,就是那地方溃疡、长瘤、骨质增生或者是发炎等一些现象,它反映到这个空间就是这个形式的。你把他那个东西拿掉之后,你就发现这边身体上啥都没有。什么腰椎盘突出、骨质增生,当你把那个东西拿掉之后,把那个场打出去之后,你发现马上就好。”(《转法轮》)例如中医讲的:“望、闻、问、切”中的“望”其实就是用特异功能天目去看那个病的深层原因,这在史书上都有很多记载。

李老师在《转法轮》中讲了一个中西医拔牙的例子。“有人讲现在的药如何如何。我说不见得,中国古代那些草药真能药到病除。有很多东西失传了;有很多没有失传,在民间流传着。我在齐齐哈尔办班时,看到街上摆摊的有一个人给人拔牙。一看这人就是南方来的,不象东北人的装束。来者不拒,谁来他都给拔,牙拔出那么一堆来。他给人拔牙不是目的,卖他的药水是目的。那药水发出很浓烈的黄气。拔牙时,把药水瓶盖打开,从外面隔着腮帮子对着坏牙,让人嘬几口黄药水的气,药水都没怎么消耗,盖起来放那儿。从兜里摸出一根火柴棍来,一边讲着他的药,一边拿火柴棍对着牙一拨拉,牙就下来了,也不痛,带一点血丝,也不出血。大家想,火柴棍若用劲大了可折呀,他却用火柴棍把牙一拨拉下来了。

“我说中国有些东西在民间流传着,而西医的精密仪器就不如它,看谁的效果好,他火柴棍一挑下来了。西医拔牙先打麻药,这边扎,那边扎,扎针也很痛啊,等麻药劲上来了,用钳子拔。拔了半天弄不好根还折里了。拿大锤子,拿凿子往下剔,砸地心惊肉跳,再用精密的仪器给你钻。有的人钻得直蹦,很痛,出了不少血,吐一阵子血。你说谁的好吧?你说谁的先进吧?我们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实效。中国古代的中医是相当发达的,现在的西医再过多少年也赶不上。

“中国古代的科学和我们现代从西方学的科学不一样,它走的是另外一条路,能带来另外一种状态。所以不能用我们现在这种认识方法去认识中国古代的科技,因为中国古代的科学是针对着人体、生命、宇宙,直接奔这个东西去研究了,所以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那个时候上学的人,都要讲究打坐,坐着要讲姿式的,拿起笔要讲运气呼吸的,各行各业都讲净心、调息,整个社会都处在这么一种状态。”

这样说来其实并不难理解。就好像那些西方人不理解中医的针灸和推拿治疗一样。“你说人上火了造成头痛,人怎么会着火?用针来刺人治病开什么玩笑,你们是巫师妖术!”你只告诉他,他是永远也不会相信的,因为他认为世界就是他自己科学知识认识到的那些或是“科学观念”能解释的那些,超出这个范围的他都不会相信。

等到你用产生的真实效果,超出西医治疗的效果展示给他时(还省钱、省时、无副作用),他目瞪口呆,一时观念上很难接受。一根银针能治百病,从头顶百会穴插入从下颚穿出,如果不是眼见为实,又怎会相信?现代人对待修炼也是如此!

“现在人类科学的指导思想对于它的发展研究,只能局限在物质世界之内,当一种事物被认识了才去研究它,走这样一条路。而在我们这个空间中摸不着看不到的,但客观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们的这物质空间来的现象,实实在在的表现,却不敢去触及,视为不明现象。固执的人硬是无根据而找理由说成是自然现象,另有用意的人违心地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少于追求的人以科学不发达而避之。如果人类能重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佛法”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转法轮》“论语”)

法轮大法现今传遍世界60多个国家,获得了世界各个国家一千多份褒奖,为一亿多人改善了身体,同时使他们成为严格要求自己的好人。特别是在美国、加拿大等民主国家宽松的条件下,大法弟子依靠在法中所得,在文学、音乐、美术、电视和戏剧、人体科学等各个领域给人类带来了新的认识和文化。

然而在中国大陆,邪恶的独裁集团依靠新闻封锁,煽动人民仇恨,毒害了无数的人。

有好多思想比较开阔的人都在想:全国(世界)有这么多人甚至有那么多高学历的年轻人都炼,这功如果不是非常好,哪会那么多人都是傻子?

其实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包括宇宙最宏观到最微观,以至常人社会的一切知识。”(《证实》)明白的人都知道他的重要,修炼人在实践中都深深的体会到了。

李白有诗曰:“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短暂,意义何在?难道人生的目的只是追逐名利吗?

《三字经》中有这样一段:“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的故事。讲的是一个姓窦的燕山人,由于前世做了坏事,年过三十膝下无子。他过世的祖父在梦中告诉他要积德行善,抵还前世之过。他一生处处行善。周围百姓有穷困无法生计的,他赠送本钱教给生存之道;他生活俭朴,用自己的钱盖起校舍,高薪聘名师,资助穷学生。一次他的一个仆人偷了他的钱,赌输了还不上,偷偷跑掉。走前,把自己的幼女留下,在胳膊上系一布条,写道:以此女抵还两万钱。他知道后,丢掉布条,将其女抚养成人,准备了丰厚的嫁妆像自己的女儿一样出嫁。数年后他祖父又一次梦中告知:因为积了大德,天官赐你五子。果然不久就陆续实现了。在他的教育下,五个儿子都做了大官。窦自己在晚年也做了朝廷大官。古代文人范仲淹以窦燕山来教育后人,他的子孙也都很有作为。可见古人信守善恶有报的天理,不但维护着传统的道德观念,同时也受益匪浅。

咱们中国人有个说法:心田。是啊,在心的田里播种了善念,会结善果;播下恶念,又怎么会有好的将来呢?那么多还没有分辨能力的孩子们的将来不可怕吗?

我们费尽周折,为的只是众人在知道真相后对大法抱有一份善念,有一个美好的将来!仅此而已!

如果您相信我讲的,请接受我的建议:如果610办公室和其他政府部门,组织学生们观看诽谤大法的电影和展览,或让学生购买诽谤大法的书籍,请您予以抵制!为他们的将来,我谢谢您!

请把我的信给家人和孩子看一看,和他们一起看看VCD,不用您说,他们也能明白。

我希望您能在适当的场合把我对您讲的告诉学生和您的亲友们,或把我的信给家人和孩子看一看,和他们一起看看VCD,使他们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孩子们的美好未来也许从您对真善忍的认同开始。换句话讲,您去除了一个人因受骗对大法的仇恨从而使他被救,那真是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致礼

2003.01

* * * * * * * * * * *

附上一位美国作家章天亮的文章片断,希望给您更多的启发:

因为我周围接触的同学对于自然科学掌握得多一些,所以和他们聊天的时候,我就会找机会从日常看到的一些现象谈起对科学的认识。最后告诉他们这是我修炼法轮功以后所明白的道理,我觉得这也是从科学方面证实大法的一种方式。

西方科学的发展和东方科学的发展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我感觉就象是“气功与体育”的关系问题。一会儿我再谈这个问题。我先说说我在这方面是怎么引导常人思考西方科学的。西方的所谓文明出现划时代的进步都与两个方面的突破有重大关系:一个是对物质的认识,一个是对能量的掌握。离开这两者,发展出来的那都不能称其为科学,而仅仅是技术。如果讲清楚了,那么常人就比较容易理解为什么只有修炼才是正确的路。

我经常给我的常人朋友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人人都知道树木可以造纸,这种过程没什么稀奇。但是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是很深刻的,这个过程同时涉及到刚才讲的两个方面。首先人必须认识到构成树和纸的基本成分都是一样的,也就是纤维,这是对物质认识的一面;还有就是我们掌握的能量必须可以把树木归还成纤维,并按照纸张的纤维排列顺序进行排列,就可以生成纸。这个例子基本上还是属于物理变化,也就是不改变分子的结构,仅仅改变分子的排列程序。那如果对物质和能量的掌握更深一步,就是化学变化,改变的是原子的排列程序。比如我们可以用石油制造橡胶、沥青、塑料之类的。对物质的探索和能量的掌握每当深入一步,人的生活会发生很大的改变。

还有两个有关能量方面的例子我也经常举:瓦特发明蒸汽机,是人类第一次掌握了把热能转化为机械能。从此引发了工业革命,人类历史从工场手工业时期转变为机器大工业时期。当法拉第的电磁理论被应用于实践中时,人类第一次掌握了把机械能转变为电能,从此步入了电子时代。

人类现在利用不了原子以下的能量,也操作不了比原子更微观的粒子,否则想要什么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变化出来。比如说我们如果可以认识到石头和黄金的共同本源,同时掌握的能量可以随心所欲地排列那种本源粒子,我们就可以点石成金。我们可以变化出我们想要的任何东西。人做不到这一点,当然和人的道德是有关系的。人的道德不高,神也不会允许人掌握更高的能量。

西方的科学发展到这一步就到顶了,因为物质越微观,它所包含的能量就越大。这个人类可能也已经认识到了。原子能比燃烧石油的化学能要大,那就是更微观的能量。比原子更微观的粒子的能量人们无法去利用它。目前西方的科学方法,把对物质的认识和能量的掌握逼进了一个死胡同。

科学的发展有另外的路,就是中国历史上的修炼文化,这就说到在法上的认识了。西方科学发展走的是和体育锻炼一样的外求路子。他的知识和技术更新就象体育锻炼中的新陈代谢一样,维持了一时的繁荣,“强壮、往上”,表面看起来一直处于“最佳状态”,实际上却是消耗式的、得不偿失,付出的环境成本和健康成本非常大。

中国古代的科学非常发达,因为他象气功修炼一样,走了内求的路子。举个例子说,人体的结构是非常精妙的,人通过修炼可以修炼出各个空间的身体。如果人想利用哪个空间的能量,看穿哪一层的物质结构,用同等层次空间的身体就可以完成,就像我们在这个空间利用机械能一样方便。师父在芝加哥讲法时曾经说过:“那么每一层粒子都有眼睛存在的形式。修炼人就是使那个眼睛能够发挥作用,能够起到和人这边沟通起来,你就看得到了,这是从另外一角度讲天目了。”这种科学的方法,老子在《道德经》中也说过,只不过没有那么明白,他讲“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所以中国古代的科学没有现代西方科学所表现的那么轰轰烈烈,也不表现在这个空间,但是有许多东西,象鲁班用木头削一个鸟就能飞三天,《三国志》中说诸葛亮造木牛流马,使用的是什么能源?现代人根本无法理解,但是中国古人却能够知道。

在和常人朋友讲清真相的时候,我还会讲一些他们都听过很多遍的小故事,然后告诉他们背后的内涵。举个小例子,刘备在荆州吃饭,蔡瑁要杀刘备,刘备就跑,后来跃马檀溪,跑到水镜先生窗外。水镜先生当时正在弹琴,刘备就站在窗外听。刚听了一会儿,水镜先生就不弹了,说“琴韵清幽,音中忽起高亢之调。必有英雄窃听。”这个事情在不修炼的人看来很玄,修炼了再看这个道理就很简单。在古代音乐和五行是有对应关系的,五音“宫商角徵羽”对应着“金木水火土”。那时候人弹的琴叫“瑶琴”,本来也是按照小层次宇宙的数造的,所以从琴的声音可以听出许多东西,比如一个国家“君臣民物事”的状况。另外,人的五脏也对应五行,情绪对应五行,时辰、方位、颜色等等都和五行有对应关系。这就是表面纷繁而且不相干的事情背后的规律,而这种规律就把外部事物沟通起来了。这里面的道理要给常人解释起来他们会觉得修炼其实是很高深的东西,也会感到现代西方科学的缺陷。

许多北美的华人都想让自己的孩子上中文学校,学会说中文和认识汉字,我觉得作为华人还是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的,但是许多人却不知道中国文化最精华的两个字“修炼”了。对于热爱中国文化的人,我也经常和他们谈起对于这方面的认识,就是如果从“修炼”的角度出发,看待中国历史上的一切几乎都一目了然。

中国古代人的生活状态决定了他处于一个修炼的氛围中,盖房子讲风水,婚丧嫁娶要讲黄道吉日。人看病就得看中医,象中医就有很多人体修炼的成分在里面,作为常识人也都稍稍懂一点。小时候认字都是学四书五经,教给人的也是如何修养品德以及古代的宇宙观。就连行军打仗的兵法,象我们经常挂在嘴边上的三略六韬,其中《三略》是张良的老师黄石公写的,六韬是姜子牙写的,而黄石公与姜子牙都是道士。

差不多人人都学过中国的历史,即使没有学过,从常人的文艺节目象评书和电视剧中也知道一些。中国的历史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从武王伐纣算起,历朝辅保真命之主去打江山的谋臣都是道士。周朝是姜子牙;汉朝是张良;唐朝是魏征,徐茂公,李靖,袁天罡,李淳风;宋朝是苗光义;明朝是刘伯温。二十四史中对这些人的记载清楚地表明他们都属于道家,其中有许多人甚至是著名的预言家,象袁天罡,李淳风的《推背图》,刘伯温的《烧饼歌》等。元朝和清朝属于少数民族统治时期了,但是成吉思汗亲自向道士丘处机请教治国方略;清朝的皇帝则是喇嘛教徒。这种历史的安排,大家都学过《北美巡回讲法》,所以都会有体会。

我在学校里有一个同学,一开始对法轮功不了解也不感兴趣。看到我看《转法轮》还很奇怪。后来我在一次聊天的时候,偶然提起,我说“你看中国文化很特殊啊,春秋的时候是《诗经》、战国是《楚辞》、汉代是赋、两晋和南北朝时代是骈文、然后是唐诗、宋词、元曲和明清小说,每个朝代和每个朝代的文化都不一样。”她听了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说“诶?我怎么以前没想过?”后来她对我讲的东西就挺感兴趣的。还有一个同事,过一段时间就要和我聊一聊这方面的事。他经常主动问我法轮功的一些情况,我感觉他们在了解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后,就打开了一个全新的视角,所以是很爱听真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