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恶警将我的身体折磨致残 但无法动摇我坚修大法的心(下)


【明慧网2003年1月3日】到2001年4月,我家人接到匿名电话,告知我家人“赶紧看我”,而且说“那里可恶毒呀。”这时,我母亲又一次来看我,他们不让见,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才见到我。望着我不能行走的双腿,电棍残害后脸上留下的疤痕,还有几个月残酷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后的满头白发,我母亲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母亲说“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对她们挺好吗?怎么给我儿电残废了。”在我家人的一再要求下,恶警秦XX、李XX等带我去医院检查,路上警察张XX威胁我说“到医院别瞎说”。到医院后,他们挂了急诊号,先不让我进急诊室,他们欺骗大夫说我“腰里长瘤了,腿不能走”。大夫在没有给我检查的情况下,给我开了核磁检查单,检查费2000元。他们这时又用药费威胁我说:“得两千元药费,你做不做,不做以后别提电你的事。”面对他们毫无人性的迫害,我说,“告诉我家人送钱来,我做。”可是,他们根本不通知我家人。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将我调到二人住的屋里封闭起来。

直到5月份,我母亲为了救我出去,带着行李住到劳教所,天天找劳教所要求释放我,而且要求给我检查双腿。在这次检查中,恶警秦XX继续欺骗大夫说“你别听她说话,她是炼法轮功的,精神有病。”大夫说“精神和神经我们一检查就知道。”在大夫给我做肌电图检查中,恶警们数次推开门进行骚扰,怕我讲残害我的事实,而且还要挟大夫。大夫说“我是大夫,讲医德。”我的肌电图检查报告单上确诊为“双下肢原性神经损害”。望着检查结果,大夫痛心地说,“就是个炼法轮功的,咋给折磨成这样?”

在检查结果出来后,他们仍然非法关押我。又将我调到严管队,这时我已经被折磨得卧床不起,全屋十几个人几乎都拉痢疾,我发着高烧39度多,又拉痢疾,没有人管。我感觉到生命的每一天对我来说十分艰难。同屋的人安慰着鼓励我说“你怕死吗?”我说“不怕。”她说“别怕死。”就这样,我顽强地活着。在我遭受残酷折磨的痛苦日子里,恶警们逼迫我写保证书。我知道邪恶能迫害我肉体,但是我坚信大法的心和顽强的意志,谁也动摇不了。在我卧床期间,一男恶警指着我说“你还有一口气呢?”这样的恶警,哪里还有一点人性?!

2001年6月,我母亲在劳教所招待所住了将近一个月,历经磨难,受了不少罪,犯过心脏病,但天天要求劳教所释放我。在此情况下,将我从劳教所保释出来。

当我从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出来时,我是被一个女劳教犯背出来的。在被恶警用电棍折磨后5个月的日子里,我晚上没有睡过一个整宿的觉,都是坐着。劳教所11个月的非人折磨,把我从一个健康人折磨成满头白发、骨瘦如柴的残疾人。看望我的同事们一个个都惊呆了,“这哪象四十出头的人,简直折磨成了老太太。”看着我被残害后的样子,人们在问,“这就是电视上演的所谓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关心爱护吗?”

我热爱我的祖国,热爱生活。然而正是我热爱的这片国土上的当权者,在指使着人民供养的警察残害着这些善良的人们。而这些个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炼功人,时刻牢记李洪志师父讲的“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反对政府。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我的一点声明》)这些个善良的炼功人,无论在任何邪恶的迫害下,没有发生过一例暴力冲突,而是在向迫害他们的人用善心讲清真相,告诉迫害他们的这些人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充分表现出了大法弟子的慈悲。

回到家后,对于我一个被折磨成残疾的人,从上而下的迫害并没有结束。我生活上不能自理要靠家人照顾,经济上更困难,爱人的几百元月工资要养活4口之家,供两个孩子上学,我母亲从劳保工资中给我们全家买米、油、菜。邪恶从经济上卡我,不但生活费不给,单位站长就连我入的股钱,分的红利都卡着不给。在我家附近设人监视我,单位经常接连不断到我家骚扰我,逼我写保证书。局领导威胁我家人说“不行把她送劳教所去。”“听说她还要讨个说法。”公司副书记竟在我家诬陷我说“劳教所那么多人,怎么就把你电残了,你肯定在劳教所里闹事、不老实。”望着这个正邪不分、善恶颠倒的领导,怎样才能证明我没有闹事呢?然而,你知道不知道在劳教所又折磨死了多少炼功人。难道人的善良本性在你身上真的埋没了吗?

2002年春节从初一开始到十五,单位每天派一个工人来我家监视我,搅得我一家不得安宁。在中央召开两会期间,他们无理地不让我爱人上班,在家看着我,给他施加压力,搞得我们家庭气氛紧张。经济上卡我,生活上骚扰我,再加上双腿致残每分每秒象针扎一样的疼痛,要不是大法弟子,我早就承受不住了。

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爱我的儿女。是那些助纣为虐的恶警把我残害得丧失了劳动能力,无法照顾儿女。我要生存,我一家要生活。为了生活,我拄双拐艰难地找到直接迫害我的站长,而在我每次到单位的时候,他就吓得逃跑了,而接待我的是派出所、保卫处的这些人。在我多次找单位后,他们每月仅给我200元作为生活费。在单位大批人员办理内退的情况下,我找公司、站领导要求内退。他们硬逼我写保证书,以此为给我解决内退的条件。我不写,他们开始写好了要我签字,我不签。他们就拿着写好的保证书让我母亲抄写,冒充我写的,而且向上报谎称我写保证书了。这就是当今的干部们所做的一切。

谁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儿女?法轮功的修炼者同样拥有自己幸福的家。在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迫害下,多少法轮功学员失去了家庭、工作,又有多少被非法劳教、拘留、判刑,又有多少被打死、打伤、打残,又有多少被逼流离失所。亿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在血腥的迫害中煎熬着,甚至,他们的亲人也都在这场迫害中承受着。

今天我仍在邪恶的迫害中,遭受着双腿、双脚的疼痛。自从邪恶使我致残后,快两年的时间,我都在痛苦中度过。人生当中什么是不疼,我已经感觉不到了。可是至今劳教所还扣押着我的肌电图和其他检查报告、病历、诊断书。这哪里还有一点人性。

我所写的是我三年来在邪恶的迫害中的亲身经历。而我只是亿万名法轮功修炼人中受迫害的一例。

人啊,让你善良的本性醒来吧!那些追随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集团残害法轮功的恶警们,你们必须停止作恶,善恶有报,这是天理。分清正与邪、善与恶,不被谎言所蒙蔽与欺骗。

(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