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桦皮厂洗脑班恶警毒打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1月3日】在2002年10月9日下午昌邑区莲花街道610恶警强行把我劫持到桦皮厂洗脑班,并说每期班2个月。

610警察还抓过一个不修炼的人叫范白云,是二二医院的护士。她去给患者打针时,610警察把她抓住,把她的包也给抢去,范白云说:“我也不是炼法轮功的。”恶警说:“那你就骂法轮大法。”范白云说:“我对法轮大法好与坏我也不了解,我不能骂。”当时恶警就把范白云关押了五六天才放回家。

在10月3日晚6时我们集体发正念时,几个恶警把大法弟子刘军从屋里给踢到走廊。恶警孙奎义说:“今后你们谁要立掌[发正念]同样踢出屋去。”当天晚上外边站队时,恶警说它们已经把刘军送劳教了。还说明天早晨要我们向红旗宣誓。第二天早上,大家拒绝宣誓。恶警们就用脚踢大法弟子林微和另外几个男功友。大法弟子王林拒绝宣誓,恶警把她眼镜给踢到地上了之后又让她进屋去,说进屋处理她。

15日中午恶警又抓来一个大法弟子叫张春霞,她说向红旗宣誓就等于是维护江魔头一伙。大家也都认识到了恶警的险恶用心,就全都不吃不喝绝食抗议。3天后恶警就妥协了。

有一次晚上我们整点发正念时,恶警孙奎义进屋阻止不让我们发,我们坚决抵制,继续发正念。恶警孙奎义就把大半盆洗脚水倒在了张春霞、田桂英和我的身上和床上后才离开屋里。

在2002年1月5日下午我们发正念时,恶警孙奎义把大法弟子张春霞叫出去,屋里还有我和王玉倩大姐。然后恶警孙奎义又骂王大姐,并用脚重重的踢在她的脸上之后又打了5、6拳。王大姐今年已65岁。恶警孙奎义还说要打死她。

2002年11月6日恶警把张春霞送拘留。11月7号晚上我们已经睡下了,恶警孙奎义上各屋都看,第一次开门说怎么少了一个人,第二次开门又问这床上怎么没人呢。大法弟子杨丽华说:“白天你不是把张春霞给带走了吗?”我们也睡不着了,就起来炼静功。炼完后,孙恶警说:“你们在干什么呢?” 并对杨丽华说这不让炼功,让她上值班室说清楚。到值班室后,恶警孙奎义开始打她,还将她的棉衣脱掉将她拽出大门口,说是要冻死她。11月8日恶警叫我们去看什么“十六大”召开的电视。杨丽华身体很弱没有去,邪恶池科长用手拽着她的头发从床上一直拽到地下,说:“死在食堂也得去。”杨丽华的头发还被拽下一把。从11月8日我们就开始绝食抗议迫害一直到12月9日被放回家也没再吃洗脑班食堂的饭。

12月9日上午我们发正念时,恶警孙双海前来骚扰,把大家的手都压下去。他走到我跟前说:“你要是再炼给你弄到楼上看起来。”我说:“你说了不算。”他问那谁说了算,我说:“是我师父说了算。”

恶警把我们绑架到洗脑班,每月还要勒索我们1200元。王广民功友是个农民,没有钱交,恶警就开着车到他家去拉大米,真是强盗土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