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有一颗坚修大法的心


【明慧网2003年1月3日】我二十多岁就开始有病,逐渐病魔缠身。患有高血压(100-180),风湿性关节炎、妇女病、右膝损伤引起肌肉萎缩、腿总是冷、夏天还得穿毛裤、常年吃药、家务活什么也干不了。

99年我幸得大法,炼功的第三天就不用穿毛裤了,炼功十天后血压正常(80-120)腿也不疼了。家务活也能干了,一身轻松,从来都没有的感觉。家里的人都感到法轮功神奇,丈夫很支持我修炼。通过学《转法轮》渐渐明白了很多道理、虽然有些词还不太懂,但我对大法、对师父坚信不疑,决心在大法中修炼到底。

99年7月,教人修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人的功法一夜之间被当权坏人诽谤。电视、电台、报纸铺天盖地给大法造谣、不许人们修炼。720以后我进京正法,回来后我一直发真相资料。2001年9月因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遭610绑架而判劳教,因体检不合格,教养院不收。610仍然把我非法关押在拘留所。2001年12月27日我开始绝食,以这种方式抗议邪恶对大法对我的迫害。绝食第11天,也就是2002年1月6日被无条件释放。

在关押和绝食期间,我始终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虽然被关押,但我无罪,这是迫害,告诉人们真相是好事,所以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签字、并要求无条件释放。

回家后我决定再次进京正法。2002年1月14日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由于正念不足被抓,被当地公安认出,1月16日被送回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判劳教3年。我于1月15日(还没回到当地看守所)就开始绝食,1月20日看守所开始灌食。我心想让他们插不进食管,结果真就插不进去。大夫用麻药往鼻子里喷,硬插管,每次灌食全身抽搐,经常失去知觉,醒来后全身麻木。绝食3个月后,由于没把握好,常人心出来了,停止绝食近1个月。于2002年7月5日再次绝食。这次绝食期间邪恶对我的迫害比上次更严重。灌食前我心里发一念,不要邪恶的东西,结果灌完后又都流了出来。为了防止外流,灌食后恶警让杂役扶着我在院子里遛。有一次我昏迷不醒,恶警让杂役在院子里拖,鞋也没给我穿,脚趾头都拖破了,红肿了2个月才好。

由于长时间绝食身体非常虚弱(但我并不感到难受),几次送医院抢救,有时一检查连血压都没有了。恶警还进一步迫害,一连给我灌了十天盐水,全身抽搐的更厉害,经常昏过去。但我正念很强,只要醒过来,我就发正念清除邪恶,有时给警察讲真相

恶警赵立华(此人死心塌地追随江罗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在清原恶名昭著)邪恶的对我说:“这次你就是绝食也不放你出去,我们所里花钱走后门找人也要把你送进教养院。”我郑重的告诉他:“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610想方设法要把我送进教养院,但我心里没有丝毫的怕,心想不管在哪我就是坚修大法。每次往教养院送体检都不合格,教养院不收。恶警也说:“真奇怪了,到了那你身体就不行了,变的也太快了。”恶警只知道迫害还能知道什么?

2002年10月初,我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心胃都不正常,点滴都扎不进去了。没进看守所时体重110多斤,现在瘦的只有50来斤是真正的皮包骨,家里的人都不认识。610怕我死在看守所,于2002年10月8日才放我回家。

前后两次绝食175天,在这期间分分秒秒都不平常,每天都有很多感受,很难表达出来。总的感觉都是师父慈悲点化帮我闯关。我就是有一颗坚修大法的心,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就听师父的,只要正念强,什么“难”什么“关”都能闯过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