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二)


【明慧网2002年12月28日】(接前文)当时环境特别邪恶,以前绝食有生命危险的,劳教所都不收,可这次是只要大法弟子不死就收,有重病的也要收下,观察三个月没问题就留下。“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窒息邪恶》)劳教所里的环境与看守所是截然不同的,在这里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他们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利与人身自由,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马上就会被恶警扣上“反革命”或“精神病”的帽子,从而采取各种非正常手段制裁,被所谓的“帮助”与“教育转化”。吃饭、喝水、上厕所,所有的活动必须由两个人包夹。坚定信仰的学员都被列为“严管”,经常被轮班洗脑到深夜12点以后,睡觉时必须与包夹同住一个被窝。学员之间哪怕传递一个眼神都是违规的要扣分。新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马上会被一群可耻犹大围攻,不背叛信仰就连损带骂,再不听话就动手打,还要扣分加期。每天从早上5点到晚上8点半除了吃饭,没有休息时间。

由于我刚进来时身体极度虚弱、头晕、量不出血压,他们没有马上对我进行围攻,这样我有了一个缓冲和调整自己的机会。刚进劳教所,由于怕心,曾一度想放弃绝食。我一边极少量进食,强制输液,一边观察着形势,决定应该怎样战胜邪恶。在我体力逐渐有些恢复时,他们开始对我进行了轮番围攻,他们要求我写入所登记,我想我不是犯人,写什么入所登记,开始他们伪善地要求我配合管教工作,后来看说服不了我,就变得态度强硬,翻脸了,晚上他们以帮教的名义,把我弄进一个小黑屋,准备“收拾”我。一个外号叫“母夜叉”的犯人打了我一个嘴巴,并对我进行恐吓,威胁、罚站,并叫嚣要如何折磨我,我一直发着正念,虽然有一点害怕,但是没有屈服。我原先胆子很小,从小在温室里长大,只有在电影电视里才看过这种可怕的场面,今天亲身经历了,反倒胆子壮了起来。其实邪恶什么也不是,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一个犯人有什么权力敢随便打人,一个人迫害大法弟子该有多大的罪。我决定如果哪个犯人再敢随便打我,我一定制止他。

第二天一群所谓的“学委”、“帮教”又围上一堆,让我写入所登记,并骂师父、骂大法,对我人格肆意侮辱,用拳头打我头部,我警告他们不要打人,他们反而更加嚣张。于是我宣布从此以后不吃饭了,绝食抗争,这样我从消极对抗转为积极对抗。

由于我的不配合,后来所有要求写心得、写感想、写思想汇报、填表等诸如此类的事再也不逼着我做了。我绝食第二天,他们就给我强制灌食和输液。他们把我摁倒在地,用最粗号胃管从鼻孔插进胃里给我灌食,然后用皮带把我绑在铁床上强制输液,我抗议他们这么做是违法的,他们却恬不知耻地说这是为了救死扶伤,讲究人道。看守我的犯人为了不让我绝食,他们打我、踢我、把我的头往墙上撞;并恐吓、威胁,我没有被邪恶吓倒,心想师父会给我安排修炼道路。我明确告诉他们我绝食的根本目的是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大法弟子,还我师父清白,为法轮大法平冤昭雪。

他们利用“名、利、情”,人放不下的各种执著来动摇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因为绝食,他们每周要给我进行一次毫无意义的身体检查,每次体检都要花去125元以上,所有费用由个人承担,当时我家经济非常困难,丈夫一个月工资根本养活不了一家人,而且还有外债。于是邪恶就利用我这一弱点进行干扰威胁,他们说如果我家属不给钱,他们已经与当地派出所串通一气,要强制执行,当时真有点动心了。师父的话在我耳边响起“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于是我又重新坚定起来。这下他们害怕了,用骗小孩的玩意来哄我。当我在劳教所里再次绝食一周以后,邪恶有点消耗不起了,由蛮横、威胁变成了伪善。所有管教都来劝我吃饭,我就利用这样的机会向他们讲清真相,说明绝食的原因,用纯善来救度他们。在事实面前,他们也无话可说,只是碍于面子强词夺理。后来他们找来我家属劝我吃饭,听说家里被迫害得七零八落,老人生病,孩子由外人照管,经济十分困难,这一切迫害只能让我更加坚定绝食的信念。邪恶强加给我们的这一切迫害是绝不能认可的。

他们一方面对我进行肉体折磨,另一方面又不断地对我进行精神洗脑。我不停地背法、发正念,同时请师父加持,我一定要跟师父坚修到底。其实师父每时每刻都在身边看护着我们,只要你做得正时,师父就能将一切磨难化解掉。每当不坚定时,师父也会用各种方式点化我,他们强制我听诽谤大法的东西,都是些骂师父、骂大法的话,每当这时,我从心底发出“哪怕自己多遭些罪,也不能让他们肆意侮辱大法”。充分运用智慧,采取各种不配合方式,一次小丑们气急败坏用脚狠命地踢我,并特意穿上皮鞋,将我双手踩在脚下,我没有还手,但也没有屈服,后来手被踩出了血,双手都肿了起来。由于我的正念正行,师父把一切坏事都变成了好事。我双手肿得象馒头,胳膊青一块紫一块的,第二天输液扎针的时候,大夫找不到血管了,后来好不容易扎上了又被我弄滚针了,我一直发正念,不让他们再扎进去,轮番换了六七个大夫,在我手、胳膊、脚,共扎了二三十针也没扎进去。邪恶开始慌了神,接二连三给我检查身体,后来大概检查出心衰。二十来天的洗脑对我毫无用处,我反而越来越坚定,后来他们也就不再给我念诽谤大法的书了。在邪恶面前真是你弱它就强,你的正念强它就弱,我感觉自己正的力量在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包夹我的两个人都出现了身体不舒服等病态。我不停地发正念、背法,不配合邪恶,邪恶真的消耗不起了,没过几天,他们就把我放了,说是保外就医。

判了两年劳教,50天就闯出来了,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后来看师父讲法“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北美巡回讲法》)我不禁泪流满面,不知用怎样的方式来感谢师父,只有不断精进才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进吧,只要坚信师父,坚定大法,那么不管多大的难关都能闯过来,只要我们能在法上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