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2003年1月4日】前一段时间,同修甲突然找到我,诉说她对同修乙的不满,说她不注意安全,还列举了这方面的例子,言语急切不安。

我对甲乙两同修都不太了解,只是一起做过一点事,对她们都很信任,一种大法弟子之间天然的信任。但我知道,一个修炼的人,如果执著心很强,带着情绪讲别人如何如何的时候,实际上就是魔性的表现,是在帮助邪恶散布不正的因素。在听她讲话的时候,我告诫自己:要冷静,千万不能被情绪所带动;要理智,不能激化矛盾;发正念,铲除不正的物质和邪恶的干扰。

甲渐渐平静下来。我说:“别着急,只要大家都在学法,都找自己,就没问题。”我问自己:为什么让我听到这件事呢?我有什么执著要去的呢?一时想不透,也许是看我听到别人闹矛盾时自己动不动心、怎么动心吧,那我就把握好自己:不为所动,让我的思想发出正念,抑制一切不正的因素,强大正的因素。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在看到、听到别人的矛盾时都能跳出事情本身,从大法的整体出发,用强大的正念对待问题,所有矛盾都能化解。我当时心态很好。

第二天,恰巧见到乙,还没等我开口,乙把她和甲闹矛盾的事又学说了一遍。乙说:“我知道我错了,应该向内找。”我善意地告诉她应该注意安全,甲的建议也有一定道理。她表示接受。我觉得很好,矛盾解决了。

不想,过了两天,甲又跟我说起这事,情绪更急,担心更重,还特别提到涉及我的安全。几乎同时,乙也找到我,谈起她对甲的担心,担心她学法不够、会出问题,劝我不要和她接触。我的心开始难受,多多少少被那种不正的物质带动了,好像真的不安全了,思想顺着人的逻辑想下去,越想越不安,越想越害怕。身体也开始难受,感冒的症状,咳嗽得厉害。家里的电饭锅坏了,煮出来的饭糊了;电话线也坏了,别人的电话打不进来。一时间好像环境很紧张。

我知道是我心里有问题了,修得太不扎实,真正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就动心了。这个“私”真是又狡猾又顽固,它能扩大人的各种执著心,邪恶看到了,也会加强它,使人陷入它的包围,如果意志不强,真有可能被它窒息。

我明白了为什么让我知道甲乙的矛盾:能够不卷入其中,正念对待是对修炼人最基本的要求;而真正去掉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执著心——“私”和“怕”,在这其中使自己提高上来,是更重要的。能够时刻在法上,用正念看待、对待一切,保持强大的正念,金刚不动,才是最安全的。只有修炼人自己真正做到才能保护自己,师父的法身、无数的正神才会保护修炼人,护法神才会起作用。怎么能指望用人的办法解决问题呢?如果每一个修炼人都能够做好,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那就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也就不用在这方面操心了。所以学好法是最重要的。

我还意识到自己主意识不够强,表现为轻信、顺从、不能坚持自己的正确见解。正因为这样,本来是甲乙二人的矛盾,却把我夹在中间,都以所谓安全为借口,掩盖她们真正的执著。而我如果能够始终保持正念,破除邪恶的干扰,同时以宽容、慈悲之心帮助同修,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

只有大法能改变一切。我于是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转法轮》第六讲“主意识要强”一节背下来,又把“道法”、“理性”反复读了十遍。内心感到轻松、透亮。到晚上发正念的时候,真感到“唯我独尊的气势”,身体轻飘飘的,威力强大。什么“问题”呀、“矛盾”呀早已烟消云散,那一切不过是提高心性、强大正念的阶梯。

个人的提高不是目的,整体的升华才是关键。我必须以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出觉者的心态:“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地去想别的生命。”“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地默默地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费了不少周折才找到甲,我希望我们三人坐下来诚心地谈谈,可惜没能联系上乙。我不再计较甲的情绪、态度、说话的语气和她个人的认识,也不在事情本身绕圈子,我心平气和地告诉甲我学法的感受,诚恳地讲我做得不好的地方。结果气氛非常祥和。我真切地体会到:宽容是一种美好的境界。甲乙同修都在学法,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会真正修自己,大家都能站在法上看问题,以大法弟子的心态对待一切,就都能象师父希望的那样,在矛盾中修炼提高上去,更好地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