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大法弟子家人抵制邪恶迫害


【明慧网2003年1月6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这三年来每到恶警认为的“敏感日”,派出所、居委会、单位就到家里骚扰。后来我就不给他们开门,向左邻右舍、围观的人们揭露他们的非法行为或发正念清除邪恶。我的家人也一直都是抵制态度,对于邪恶的迫害也一直都不配合。三年多来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减少了迫害。

99年迫害开始后居委会经常上门骚扰,老伴就义正辞严地对他们说:“我们老两口什么样的人你们不清楚啊!成天弄着好人整,你们有本事弄坏人去。”派出所去我家骚扰,很蛮横。老伴见到他们抽烟就严厉地说:“放下烟,不许抽。”走时他们变了,还给老伴道歉。

2000年春天,我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了四天,他们竟要200元钱,还威胁不给不让走。老伴不配合他们,说:“要钱!你们把人弄走的,你们还要钱。人我不要了,你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他们没办法就把我放了。

2000年4月派出所派来4个人吃、住在我家里监视我,女儿觉得他们太过份了,说:“凭什么在我们家吃、住,影响了我们生活。”女儿就赶走了他们。

2000年7月我又被非法关押35天,派出所把我送回家时管老伴要50元车费,老伴说:“不给!该给的一分钱不少,不该给的一分不给。”他们的勒索又没得逞。

2001年5月份派出所又去我家,我正念抵制不开门,说:“原来都给你们开,你们卑鄙地总骗人,不相信你们了,不给开。”他们就在楼下派人蹲点;这样屡次的骚扰,使得我们生活都不安宁。女婿知道后拿起菜刀要与他们拼命,我告诉他不许动手。女婿出去后对上门骚扰的人说:“你们是哪的,拿手续来,没有手续就是私闯民宅!”他们吓得一个劲往“领导”那推,没两句就跑了。女婿就打电话质问派出所:“老人好好在家,你们谁老去骚扰啊?”派出所推脱说不知道;女婿又找到居委会说:“我妈犯什么法了,你们老骚扰,你们一去老太太就去北京。”后来才听说这次是因为一个大法弟子从劳教所走脱了,邪恶之徒很着急,疯狂搜捕。同时骚扰了不少大法弟子的家,还有的大法弟子被打、被抓。由于家人的抵制, 在我家他们没能得逞,而且自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敢骚扰了。

直到这次十六大,他们知道家里人抵制邪恶、不好找到我,就打着让单位给我长工资的幌子,要见我本人,老伴被他们给蒙住了,想带他们找我去。女婿识破了他们的阴谋,说:“给钱,给我吧!”单位只好作罢,收据都不敢让女婿签,还是让老伴签的。第二天他们又去了,女婿急了又要和他们拼命,他们才作罢。事后女婿打电话到单位告诉他们:“不想让我们过好日子,你们也别想过好。”单位领导无奈地说:“没办法,上面压的。”没几天派出所又去家里,想搜东西,这次老伴严厉地说:“放下!”他们没敢动,又掀起我家的床单想往床底下看,老伴对他说:“钻进去!床底下还能藏人啊!”最后他们灰溜溜地走了。

发生在我家里的这些事证实了“一正压百邪”这个理,对于邪恶的迫害不能纵容,只有抵制。对于派出所、劳教所、洗脑班的绑架、勒索,有的大法弟子家属意识不到是非法的,还很害怕;有的以为给了钱就没事了、配合邪恶,其实反倒助长了邪恶的气焰,只能加重迫害。别看我文化不高,大法给了我智慧和勇气,我能看透邪恶的阴谋,我的家人理解大法,对大法有很强的正念,才能这样抵制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