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轮回研究漫笔〗人体与生命


【明慧网2003年1月8日】在中国,“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可谓尽人皆知。春秋战国时,俞伯牙在去楚国修聘途中,因风雨阻于汉阳江口,船泊于山崖之下。时值中秋之夜,雨止云开,明月当空,伯牙即抚琴一操,以遣情怀。不想崖上躲雨的樵夫钟子期却听得明白。于是伯牙想再试钟子期,就问:“假如下官抚琴,心中有所思念,足下能闻而知否?”子期同意一试。伯牙沉思半晌。其意在于高山,抚琴一弄。樵夫赞道:“美哉洋洋乎,大人之意,在高山也!”伯牙不答。又凝神一会,其意在于流水。樵夫又赞道:“美哉汤汤乎,志在流水!”只两句,道着了伯牙的心事。伯牙大惊,推琴而起,认子期为知己。这种超越语言的“心有灵犀一点通”,被后人千古传颂。而在人们感叹“万两黄金容易得,知音一个最难求”之余,也不禁会问:是什么,使两个素昧平生、地位悬殊的人,能通过琴音达到心灵上的沟通,了解甚于多年故交?

这个问题,如果从轮回转世角度来看,就不难理解了。西方轮回研究发现,人身只不过是一个载体,那主宰人身的性灵(元神)却是不灭的。人世如一台戏,肉身则如一件衣服,每个生命经历多次演出和退场,扮演着一个个角色。角色在变换,可那主宰角色思维的性灵却可能是同一个。我们今世遇到的人或许就是我们前世的亲朋好友,只是换了角色,那性灵依旧是前世的性灵,只是人在迷中,不知而已。可一旦相遇,依着那份隔世的恩怨情仇再续前缘,或成“知音”,或成仇人,或成情侣……。在魏斯博士的《真情永驻》[1]书中就记述了一对“心灵伴侣”的故事。素不相识的一对男女,去魏斯博士处接受催眠回溯治疗。魏斯博士在对他们催眠回溯中发现,他们在二千年前是生活在耶路撒冷的一对父女,父亲遭到罗马士兵酷刑折磨后,死于女儿怀里。两人在魏斯博士的办公室曾见过一面,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同乘一次班机得以相识相爱。

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二千年前的父女在今生的茫茫人海中再一次找到对方?那根缘之线又是由谁来牵的?这在维顿博士和费舍合著发表于1986年的《转世之间》[2]一书中可以找到一些线索。书中记述了轮回转世之间的彼岸世界,在那里,人们的来世被更高层次的生命安排,生命都是群体转生,同一个群体的生命往往转生成亲友,清偿往世的恩怨并在尘世的爱恨情仇中获得经验和教训。

随着近代生物学的发展,人们已经能够使细胞在体外繁殖,现代生物技术甚至试图通过克隆的方法象工厂批量生产一样生产人体。轮回研究的发现和克隆人体的尝试,再次提出了古老而又深刻的问题:生命的来源?生命的本质?生命的意义?大量的轮回案例揭示了人们的生生世世是高层生命的安排,生命远非我们看到和触摸到的这个肉身,真正的生命是不朽的,不会随着肉身的消亡而消失。当人类逃避高级生命的安排,自行其事地开始用克隆技术制造人体时,人类社会的夫妻关系、亲子关系、兄弟姐妹的关系都将不复存在,高层生命不会安排人的元神到这样一个人伦崩溃的社会转生,那该是什么样的元神进入到这样的人体并操纵他们呢?它们得到人体的目的是什么呢?

藏传佛教的大师密勒日巴曾说过:这个人身啊,对于那些有福德、有宿善的人们,是一个无价的宝船。这个宝船将用来筏渡生死的河流,驶抵解脱的彼岸!对于那些作恶造罪的人们,这个肉身却是诱人恶趣的深渊。

没有了人的元神的人体将会被其它的生命所占据,成为它们享受人类的美好肉身和发泄欲望的工具。联想到现在有的邪恶教派说外星生命造人的谎言并鼓吹性乱,我们不难看到这一点。

参考文献

1.Brian Weiss, M.D. Only Love Is Real: A Story of Soulmates Reunited. Warner Books, Incorporated, February 1997.

2. Joel L. Whitton, M.D. Ph.D. and Joe Fisher, Life between life: scientific explorations into the void separating one incarnation from the next. Doubleday & Company, Incorporated, October 1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