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难忘的一幕


【明慧网2003年1月9日】1999年7月22日20:00过后,我们从机场来到北京市中心,一路上机场大巴的广播反复播放中央台的“通知”。来到长安街上,我向一位大妈打听前门怎么走,她说:“坐4路车。你们是到天安门吧,那里好多炼法轮功的。”

21:00左右,乘车经过天安门。我们在西单下车,只见满街都是人,大部份是外地的同修,几乎每5米就有一个警察。打开随身带的收音机,里面还在播送中央台的“通知”,却没有收听到国外的报导。我们是从7月22日早上看到国外的报导后,才知道大家都在往北京走的消息。

22:00夜已深了,我们找到了一群老太太,一问果然是顺义的同修,大家就一起找郊区的街边歇息。夜里,每次警察执行完任务回家时,都向我们10几个人呵斥。其间,有位妇女在抄纸条时被恶警发现,被盘问,后来,警察把传给她纸条的内蒙古小伙拉到小巷里毒打。因为,我担心暴露外地口音,没有站出来,但一夜没有睡好。

7月23日早上,匆匆吃过早饭,大家就一起坐107路,经过北海,到中南海附近下车。8:30气温已经很高,各路口出现荷枪实弹的武警。我们都被抓上警车,到北海西门集中,警察们开始核查各省人数。约10:00,来了大公交车,把大家赶上车,有的同修不上车,恶警们就是拳打脚踢。

公交车一起开出北海,沿府右街上长安街。这里就是3个月前伟大的“4.25”和平上访的地方啊。大家开始齐声背诵《论语》,响亮的声音越过红墙,传到中南海里很远的地方。我看着眼前的情景,亲身见证了这些伟大的修炼人的壮举,不禁热泪盈眶。长安街上所有经过的车辆和路人,都听到这整齐的声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感人的一幕!

车到丰台体育中心,那里已经有约5000到7000同修,大家对到来的同修,报以热烈的掌声。恶警大声呵斥也无济于事。通过交谈,我们了解到,北京大约有十几个场馆都关押着进京的同修,每天都有5000人以上,按流动计算,每天就是5万人,10天内估计肯定会达到40万。郊区受阻不能进入北京市区的估计还有60万左右。

同修被按地区集中,我们这个偏远的省已经有30人在这里了。大家非常自豪,没有辜负师父和大法,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大家是那样坦然。

我们在丰台体育中心,亲眼见到顺义一位带孙子的80岁的老太太被戴上手铐。有的同修被搜出书后,被恶警用书猛砸头部。这时,气温已经高达40摄氏度,地面接近50摄氏度。虽然烫,但是太阳光线却并不强,被天空中一片灰黄的粉尘遮挡不少。

当时热得难受的时候,皮鞋晒得滚烫,也很想往后面不热的地方靠,但是后面也是同修,他们又往哪里靠呢?不禁心一横,坦然承受。

下午2:00,我们被送往当地驻北京办事处(后来迫害最严重最邪恶的办事处),在破旧的小屋过了一夜,就被强行送回当地关押。

3年半来,我们和许多同修一起,继续坚定信仰,在世间助师正法。虽然经历了不少风雨,但是大家锻炼得更加成熟。回顾当年,犹如昨天发生的事情,这是我自己生生世世最辉煌的一次壮举,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修炼者的伟大,它将永远保留在宇宙的历史中,向未来的宇宙众生展示师父的伟大、大法的伟大、修炼人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