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恶警丑态


【明慧网2003年10月13日】

“这儿就是比渣滓洞厉害”

团河劳教所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强行搜身,目的是不让学员们传阅、传抄经文和学法体会,传递有关受迫害、抵制迫害等方面的真象和申诉材料。对此,学员们据理质问团河五大队恶警——副大队长郭金河:“渣滓洞集中营也没象你们这样。方志敏在监狱里还能写出《可爱的中国》、《狱中纪实》,你们怎么能这么干呢?”郭恶警振振有词:“这儿就是比渣滓洞厉害。这才叫无产阶级专政。”

“素质高的人,谁到劳教所里来当差呀?”

劳动教养,在中国大陆被定义为“对劳动教养人员实行思想改造的强制性行政措施,是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手段。”但它本身却没有立法,直接与《立法法》冲突,这已经成为共识。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们却相当露骨,在言行上都把大法弟子作为“专政对象”,只是在考试卷子上印着“行政措施”、“人民内部矛盾”的字样。每当学员们采取抵制迫害行动的时候,团河劳教所的恶警就大打出手,并声嘶力竭地叫嚣:“谁抵制改造,就坚决打击谁!这儿是专政机关,不怕你不服。”

更为邪恶的是,每次将这种情况反映到所长或上级部门那里,他们总是假模假事地说:“唉!这些人就这素质,素质高的人,谁到劳教所里来当差呀?”可是,他们在背后却一直纵容和唆使那些恶警无所顾忌地迫害大法弟子。这充分暴露了邪恶利用坏人迫害大法的邪恶本质和流氓嘴脸。

“那样做肯定不对”

明知不对,还故意去干,干了还公开“指责”,“指责”着还继续干。只不过是有所分工,黑手去干,白口说“错”。这就是邪恶在强制转化过程中采取的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的邪恶流氓手段。在这点上,北京市劳教局恶警徐凯旋等邪恶之徒在团河劳教所表演得非常充分。不让吃饱饭、不给水喝、不让睡觉、变相体罚,搜扣控告、上诉信件,无故扣压家信、剥夺大法弟子亲属探视权等,都是打着“纠正团河劳教所一些不合适的做法”的旗号干的。他们到处散布他们是怎么怎么想“按政策、按法规”的,谁向他们反映上述问题,他们都“承认”说“那肯定是不对的”,甚至有的“小哨”(所里用来监视、迫害大法弟子的“普教”)捅了漏子后马上撤换掉,还借此把责任推到“普教”身上,并借以显示他们“改错”的决心。实际上呢,这都是在作戏,之后还继续干,目的是蒙骗,让你误以为他们真要改错,真是邪恶流氓到家了!

“转化就是精神控制”

2003年6月,团河劳教所恶警科长姜海权在给团河各大队学员进行所谓“讲课”时公开声言:“转化就是精神控制”,一语暴露了旧宇宙势力在左右正法的邪恶目的,暴露出邪恶以所谓反对“精神控制”为名迫害大法的邪恶本质和痞子无赖嘴脸。

“××党哪能允许真理存在呀!”

团河劳教所某警察在一次所谓“帮教”中,谈到为什么迫害大法的问题时说:“××党执政,哪能允许事实真象存在呀!”看来,他心里明白。

“这事儿根本杜绝不了!”

团河劳教所经常让集训队“清窑”(抄家式搜查衣物箱),对法轮功学员主要是搜查传抄的经文及学法体会。搜出后不仅加重迫害学员,还要对有关警察罚款。有些警察为了不被罚款,就常常偷偷地清窑,清出有关东西也不报告。一次,两个警察交谈此事时无可奈何地说:“这事儿根本杜绝不了!”

虚假的“转化率”

团河劳教所明知被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都是被迫违心妥协的,并不是内心真实意愿;而且“转化”越来越难,但仍拼命维持这一邪恶迫害的表面。其中,最可笑的手段之一,就是对学员清醒过来后写的有关否定被迫害得神志不清时所写的“四书”等转化材料作废的严正声明拒不接受,接受了也不上报,以此来保持其所谓“转化率”和“转化成果”,包括“转化”奖金。

不许唱“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

去年秋天,团河劳教所五大队公开禁唱抗日歌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当时有人莫名其妙,纷纷猜测是什么原因。等到大伙知道了原因后,不禁哑然失笑。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只因那首歌里的那句“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学员一唱,恶警就心里发毛。他们干的见不得人的恶事太多了,他们真的害怕遭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