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家荡产求医药 得法修心顽疾消


【明慧网2003年10月18日】我原是一名深受现代科学教育成长的人,历来与宗教信仰、神鬼之类决裂,满脑子都是马列主义,去过党校,信科学,重现实。

86年,我有一双儿女,四口幸福之家,随着经济大潮,大展洪图,全家人我是领头雁。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87年秋的一天,我的唯一的儿子刚7岁,突然失语,半身瘫痪,一个聪明、漂亮、可爱的孩子瞬间成了废人,这对我家真是泰山压顶,从此病魔死死地套在我们的脖子上,三年的住院治疗,三年的家庭治疗,六年来不知走遍多少名家医院,看了多少名医,用了多少针剂药物,花了多少血汗钱。六年来医生,病人,广告,打针喂药是我们的朝夕伴侣。家中钱财花净,亲邻朋友借套,孩子的病仍不尽人意,还有后遗症,看看人家的孩子,看看自己的孩子心如刀绞,为了孩子的身心和未来,家庭重担托给了他妈,我开始背井离乡,外出打工挣钱,“无论挣钱多少都用在买药治病上”,不怕再苦再累,不怕生命危险干过砖瓦窑厂,搞过建筑,去过广州,下过煤窑,搞过装卸,多少年来,由于操心过度,我们老两口也多病缠身并且日益加重,才四十岁,头发白了,病多了,人老了。孩子的病经多家医院治疗无明显效果,这样不得不走另外一条路:宗教信仰,求神算命又三年。多年来,病魔把我们折腾地死去活来,我一个钢铁硬汉变成一堆软泥,泄气了,不得不向病魔投降,难熬的8年过去了,孩子也十几岁了。

后来把精力回到发展经济上,全家人干了手工业,喂猪羊牛种植,又有了一笔收入。万万不料,下苦霜单打独根之草。老天再一次给我家降灾发难,一天晚上唯一的儿子本不正常,突然目瞪口呆,全身抽搐过后,如死一般,这一举动又把我们吓坏了,心中又塞进个大石头。医检后说是癫痫病,从此又开始第二次大战。儿子两次顽疾,随着年龄增长,只好隐瞒风声治疗。后来有人提亲说媒,我们认为未来前途大事第一,决定以治病为主。一天在公安杂志上看了广告,管城区市名家医院,神乎其神,是治疗癫痫病的克星,每月用费450元,半年多过去了,花了几千元,因经济原因,只停了两天药,病发如初,只控制,不治根。后来又去了一家红十字医院,也是克星。说缩短一个疗程,加重药量治疗,半年多过去了又花了几千元。医检后说:恢复很快,血丝下降,一切正常,可慢慢减少药量。结果刚减一次,病情复发,也是只控制,不根除。一年多过去了,花去了近万元,孩子的病仍原旧一般,这一下我思前想后,从86年到97年来,精神的压力,经济的威胁,病情的折磨,恨天怨命,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只有死路一条了。

97年2月的一天,一名修炼法轮大法不久的善良人来到我家:“学法轮大法使人类道德回升,治各种病,并不花分文”。我当时一听,很不情愿,不相信,认为给我家添气。生气的说:“十多年来不知去了多少名家医院,看了多少名医,都治疗无效,啥路都走了,花了许多钱财都没把病治好。你说修“真善忍”三个字,就能把病治好,并不花钱,天下没这好事。”几天后孩子病又犯了,既无招,又无钱,前思后想无路可走,给孩子她妈说:“只好试试吧,若好了,才算神哩!”后来她妈带孩子去了炼功点,我在家看《转法轮》。由于前半年对功法不理解,对病一求再求,只炼没修,病情不见明显变化。后来认真学法交流,明白了法理:首先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道德回升,吃苦还业,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实修心性,师父才管,才是修炼人。后来我们明白了,全家人比学比修与人为善,慈悲开怀,身心得到了高度净化,我们两口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能吃能干,身体健壮。更可喜的是儿子头骨两侧原高低不一,现在平衡了,身体两侧原不正常,现在正常了。由黄变白,由瘦变胖,两大顽疾也没有了。近年来他轻活能修无线电、家电,重活能干砖瓦窑厂。原来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现在都变成了现实,摆在了眼前,盖了大瓦房,娶了漂亮儿媳,生了白胖孙子,家里有了存折,父慈子孝,慈悲祥和待人。7年来事实证明,我们全家彻底与病魔决裂了,一刀两断,不吸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凡了解我们的远亲近邻,亲朋好友都说俺学了大法受益无穷,天赐洪福。俺自己说良心话,是法轮大法李老师救了俺一家,给了俺家第二次生命。

99年7月,江××利用手中权力,无视国家和人民利益,利用国家机器,军警公检法,层层下达密令,采取最下流,最残忍,最恶毒的手段,迫害所有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各地610,公安,派出所,紧跟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当地派出所听说我们学大法,一起出动,日夜轮流到我家威逼,让我们骂大法,骂师父,写保证书,并扬言什么抄家罚款,抓人判刑,害的我们背井离乡,无家可归。还利用电视,广播,制造假自焚,蒙骗世人,愚弄百姓,最终必遭恶报。我说的是真情实话,并无半点虚言,望善良的同胞在这道德败坏乱世中明辨是非、善恶,为自己和亲人的未来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