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岁老人讲述迫害前后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0月5日】我是中国大陆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今年五十岁。

我以前身患多种疾病,由于家庭贫寒,连温饱问题都无法解决,就更没有钱来看病了。日积月累病魔紧跟着我不放,村里人都看不下去了,就来家中劝我老伴要把我送去医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医生以前说是“大弱症”,就是全身无力,稍有点饿就要吃饭,否则就动不了。难受啊,痛苦啊。可那时医生又说是“美利耳式综合症”。但家里负担太重,又没有钱,我也不想再医了,就回家来。一九七四年的一天我在床上看一本小说书,不幸从床上跌下来,脖子摔的又红又肿,背上起红疮去医院住了二十天,没有起色,我就不想再医下去了。还是回来拖,可晚上双手发冷,必须紧抱双臂才能睡去。

直到一九九七年,我幸得师父的法轮大法。修炼了一段时间之后。身体奇迹般得好了,那些纠缠我多年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连村里人看到我的变化都说“法轮功真是神奇,连你的病都医得好”,对我都是“另眼相看”。每天我们都是下午七点左右吃完饭,收拾好屋子就去辅导员家集体学法炼功。因为我们居住在农村,许多人不认识字,就由会认字的人一句一句的教读。我也学会了很多以前不认识的字,能和大家一起背诵《论语》和《洪吟》上的一些经文了。天天都是这样,不管有什么重要的事都阻挡不了我们集体学法炼功,每天我都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和同修们心性的提高,逐渐体悟大法的无限内涵和法理的博大精深。现在回想起来,那里真是人间难得的一方净土啊!

但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也就是大法遭受铺天盖地而来的疯狂镇压的日子。我们也没有合法的集体炼功修炼的环境的那天,辅导员被当地派出所带走,整整关押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才被放出。她告诉我们说我们再也不能象以前一样集体学法炼功修炼了,只能自己回家修炼了。面对这个晴天霹雳般的打击,许多同修是流着泪告别的。从此我们只能在家看书学法、炼功了,我们没有忘记师父教给我们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这一真理来时刻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谨遵师父的教诲,提高自己的心性……。

面对江氏铺天盖地而来的利用电视、报纸、新闻、收音机、“焦点访谈”……媒体进行造谣,栽赃陷害。例如,一个下岗职工因为没有办理手续就去修车而被没收了所有工具和零件,自己想不开就去山上服毒自杀身亡的案件,却被拿来造谣说是炼法轮功“走火入魔”自杀……像这些造谣,只是想煽动那些不明真相的中国人,仇视法轮功。一贯只知道“假丑恶”的独裁者江××是害怕我们的大善大忍和师父的无限慈悲的。修炼过大法,或了解过大法的人是知道江××的谎言和阴谋。但是我们的家人和朋友出于对强权的恐惧,对我们进行反对。面对家人的亲情和江××的打压,我们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忍受着,我们的心在流泪、在流血;世人的无辜和江氏集团的残暴让我们担忧和惆怅;现在就连我们走亲窜户,都被说成了集会,随时可能被非法抓捕、监视。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民众连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了。

独裁者对中国百姓的祸害、给修炼人造成的巨大压力是人们现在还没有看清楚的。比如,一位大法弟子的家人对她说“现在是白天,人家(江××)说是晚上,你就要说是晚上”。一位年轻女同修的亲人对她说:“你小心被学校开除,将来工作也要成问题,也没有哪个男孩子敢要你……”有一位同修被迫害,失去工作,世人很不理解不敢说江氏的不对还说她自己炼功工作也不要了。其实这也和××党给人民灌输的“一言堂”及该党执政以来的一贯的谎言,混淆了党和国家,和人民的概念,高唱“国家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政府官员是人民的公仆。”可是那些高官们却信奉另外的宗旨:“为人民币服务。”

连我们去北京天安门上访,都被江氏诬陷成了“围攻”和“参与政治”。这位同修家有一哥一妹,家又是农民,父母花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才把她供养出来,农村供个大学生不容易啊?!她怎么会不要工作?是那些江氏集团的爪牙不给她工作啊!警察也经常去上门骚扰,吵得鸡犬不宁,弄得年迈的双亲、离婚的哥哥和始终关心着她的妹妹无时无刻不为她的生命安全担忧。

类似这样的事情在中国是随处可见,这只是沧海一粟。在我身边打死、打伤大法弟子的事也时有发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