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篇真言成救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九日】我是一个农民,文化不高、可是我喜欢读一些古诗文和一些健康的书籍,好像我的生命中有一种东西,在支配着我在寻找着什么。但是读书超过一个多小时的时候,眼睛就模糊了,也有些发花;48岁的人头发很多都白了,模样和中年时对照好像差了很多,感到是越来越丑。也有人说;你怎么变成了这样?身体各方面感觉都在向不好的方向下滑,心里也不太舒服。所以我在寻找晚年我需要的东西或者说寻找对更长久生命的选择,但始终没有落脚点和真正的基点。我一生好玩,但当时的玩已经不正常了,为了个人的执著几乎让全家人反对以至厌恶。

1996年6月份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小卖店里说笑有人对我说:读了一本书叫《转法轮》、教人向善的书很好,我已经学了,还有师父的像,我当时去了他家看到了师父的法像,真威严、神圣。我被吸引了,当时心里很兴奋,就花钱请了一本,白天有木工活要做只能是中午不休息看,晚间看。

经过6天中午、晚间的仔细看、通读了《转法轮》,读完后我的内心世界发生了巨变,我知道了我生命的来源和我将来的去处,找到了、真的找到了,找到了真、善、忍宇宙大法。我的身心发热,我的热泪滚滚而下,几乎是成串的。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打开了我的智慧,以前我几乎是愚迷于玩中沉睡于毁灭的泥潭中,不能自拔不得解脱。我善的本性被唤醒了。

这本书告诉;首先要做一个好人,要做好本职工作、先他后我。好像我马上就变了,业余时间和闲余时间不去玩麻将了,不去做不好的事了,开始第二遍、第三遍的通读,开始炼功身体越来越强壮,以前干活干上就累,心神不定,时间长点腰酸腿疼。现在干活心里高兴也不累了,有一种机制在带动着我一举一动,眼睛也不花,很多身体的疾病自然消失了。如:我有见血过敏的不良症状,看自己割破了哪流血或者别人流血会晕过去。这是现代科学解决不了的,又如:我的左鼻孔多半生不通气,儿童及少年时总是揉得通红的,睡觉时总是右面在下,半生痛苦,时间不长全消失了。再如:腿抽筋尤其到冬季,半夜或什么时候就抽上了、坐不正、躺不下,疼痛难忍。所以这种医学解决不了任何人不能给的东西。仅举几个小例,自己读书、炼功就解决了。

一个农民有好的身体、善的行为这才是幸福和自由。两个女儿出嫁只剩我和老伴二人,我变好了老伴心里自然高兴,业余之时去扫大街收拾公共卫生,同时告诉女儿我的晚年没有后顾之忧了。同时我的一切不正的行为被归正了,可以时时归正自己,做对社会、对他人有利的事。大法正一切不正的、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

1999年7月20日,由于江××出于个人妒嫉之心,强令动用国家宣传机器、诬陷法轮功,对李洪志师父恶毒攻击,欺骗中国民众,欺骗全世界人民,强行打压、不让看书、炼功。公安局在强令下把我们几十人关在大院的屋内强行写保证书,不然的话不准回家。公安人员公开说;江泽民不让炼、不让学,我们是执行命令、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我们炼功做好人有什么不好,我想这不是中华民族的文明和文化,是蜕化变异了的个人的恶毒观念指使下所为。紧接着市政经保大队副局长给我们三人叫去传达江氏的命令,不准随便出入,出门报告。这完全违反了中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人格尊严不受侵犯。

10日15日我去市里卖葡萄下午四点多钟刚到家,区派出所来人叫我到派出所去一趟、同去的还有三人,我问他们干什么,我们是合法公民,他们说:是政经保大队来的通知,要死看死守48小时,派出所说是江氏干的,不是我们愿意干的。在江氏专制下,强行剥夺我们的公民权,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被践踏,在基层政府不准讲理的情况下我们只有走上访这条路,反映实际情况、讲清道理。一个有几千年文明历史的大国居然被一个妒嫉心极重的小人操纵,处处黑云密布。16日派出所10点多钟告诉我们四人可以走了,由各村治保主任领着回去。17日一早我乘上了去北京的汽车,一起自愿同行的还有二人,到京后准备到上访接待处,由于路不熟,在天安门前广场呆了一、二个小时。听说公安局和区派出所也追来了,于是住进旅店,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派出所恶警对我们进行无理搜身,拿走身份证、钱和物,这种到哪哪不讲理的行为,实属罕见。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抓人,搜身不感到可耻脸红,好像是挺大方,他们心里明白,有江氏给它们撑腰。18日下午开始到午夜12点逐个查清后,送到另一宾馆用人看着、不准说话,送回家乡。恶警对我进行逼供式的问话:你接到了谁的电话,我说:我家没有电话。谁通知你的,我说:没人通知我,我心里说,我这颗心叫我去的。他们着急了。他们大声喊,你站起来,好像要动手,由于理亏,停止了逼供。然后扣上了扰乱公共秩序的莫须有罪名。让我签字画押,我不签也不画,公安局副局长叫喊着,不画也拘留。在拘留所里二十几人的床板硬挤到三,四十人,立着身板睡、屋里很脏,夜里老鼠在屋里乱窜乱咬,喝着白开水似的汤,一、二个小窝头,一个屋里大小便,澡也洗不上,时间一长很多人生了虱子长了疥,我也生了虱子长了疥。警察不准炼功不准学法,不然的话警察指使坏人连打带骂。我们有几个人绝食被暴打、强行灌食拿钳子把牙弄开。市局问:还炼不炼了。做好人真难,象鸟被关在笼子里,太难受了。真是比度日如年还漫长,和身边的人说话也讲不通,屋里乱哄哄的真烦心,江氏叫这么多好人难受,它将来得到的一定是永远不可解脱的更难受!后来坚定下来,一个字“炼!”好怎能不学!这种精神的痛苦、创伤,比我55年的生命史都漫长。与此同时家人愁断肝肠,我是唯一的男劳力,60来岁的女人失去了男劳力等于失去了支柱,东求人、西求人到处奔波,以求公正。我夫妻二人都是经过文革时期心灵受到触及的人。善良的人们你们想想是什么滋味。

在拘留所恶警把我扣在老虎凳上问我:谁给你来电话?你通知了谁说不说?我说:难道打电话还犯法吗?和谁说话也犯法吗?恶警一看只好走了。62天后我被非法判劳教二年,据家人说花钱办了一年,12月份送到月明山教养院,我一生没和警察打交道,于是开始了接触那里的一切、目睹一切。白天黑夜用人看着,白天30来人坐在一个屋里的一面很拥挤,二人看着,上厕所跟着,吃饭跟着,我心想这是什么逻辑,坏人看好人,中国的民族文化和文明传统那有这些东西,修炼人以真善忍为准则,律己修心做好人,利国利民。而江氏为达到个人阴谋却装出一副笑脸,偷借民族文化“以德治国”而用心是“假、恶、斗”祸国殃民,比农家常见的土蜂子还毒。

教养院里的一些所谓领导搞出一种“冷处理干燥疗法”,不准炼功、不准学法,功友之间不准说话不准互相帮助,常年不让晒太阳,搞人整人,用群众斗群众,用给坏人减期或许诺什么好处,使坏人想坏招子对待修炼者,用一种狼性的心理状态对待修炼人。由于长时间不炼功不晒太阳不走路,我已起疥刺痒难忍。俗语说:疼能忍、痒难忍,此话不假。他们还不让炼功,而是强迫用药,用二人硬按着、一人指挥另一个人给上药结果是适得其反,身上肉皮破了成青紫色,更加疼痛难忍,还要给打针,这时我无法再忍受了,我说:打死也不去打针,经过讲理,炼功人身上是有功的就能杀死细菌,而不会传给他们,手上的脓泡很多很吓人的。我心中求恩师帮我。

时值阳历年至春节前一段时间,气温下降,我只有一条很薄一照透亮的被子和一条小薄褥子,到后半夜又冷又痒甚是痛苦。只能断断续续睡一、二个小时,那时姓牛的组长看我很苦,给了一条褥子并说:要炼功能好的话你就炼,我装看不见算了。经过炼功,不长时间就好了,身上连印都没有,他们说:这老头儿不用药真好了。使他们相信了。也没传染给任何人。

后来由于变异思想观念的作用,当时有执著和怕心终于被邪恶钻了空子,写假转化书、悔过书,心里知道错的,是对不起师父与自己良心的。邪恶的警察露出了可恶的狞笑的脸,它们以为多迫害了一个炼功人可以换得奖金了。

当2000年8月4日我回到家中的时候,我心里并不是愉快的而是压抑的、悲伤的,心里是非常痛苦的,我知道失去的是多么宝贵的东西。我左思右想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连小孩子都不如了呢?连一个正直的人都不如了。当时我站在院子里望着星空,傻了、呆在那里像木鸡一样。第二天我拿出书先翻开书看师父的像,师父那慈悲慈祥的笑给我增加了力量和温暖,暖流通透了我的全身。不行啊!我心里喊着,我得站起来,按着师父指引的金光大道一直走上去。

这时610的人、区党委的人经常来,他们的用意谁都知道,很多人是不怀好意的,因受江氏指使下所为。2000年11月我看望同修的时候,被政保扣留了半天,他们跟踪我,干着特务的勾当,监控我的亲戚、朋友的电话,私自拆扣我的家信。200年12月18日10点左右,一名警察跳铁仗子而入,共四人去抓我,我二岁多的小外孙女被吓得直哭,一名叫张廷库的恶警扬言就是来抓我的,它们干着鹰犬一样的事,不持身份证不穿警服随意抓人。后来和他们讲道理说:不管你们对法轮功如何,对我怎么样,我们永远善待众生。他们由于没有证据只好走了。2001年3月19日我在自己家院里干活,政经保三人、区派出所一人,不穿警服不持身份证闯入了院里,其中一人说:找你谈谈,我说就进屋谈吧,他说不进屋谈,到政经保去谈,我说不去,你要拘留我,肯定不去。他说:肯定不能,谈完就回来,我心里想一定是假的,结果谈完不让回来。我说、你们净说假话,上面写着人民公安的牌子,你们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配当人民警察了。把黑令拿出来叫我看看,他们只是无耻地笑着,说:没办法,别怪我们,当今变异了的人为了名利明知是错的也去干,害人必害己。

改正自己不正的行为,是大好事,我就上明慧网宣布以前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书面材料全部作废,重新做好人,助师世间行。但它们认为做好人是犯法的,我自己在院里干活扰乱公共秩序这真是极可笑的无耻谎言,执法者拿法律为戏言,天理何在?在看守所里有自来水却不准用,十几个人用一盆水洗脸,一天只许三次不准超过四次小便,更可恶的是两天一次大便,要求还得快。这事可能世界上少有,而坏人随便去用。明言不设号长却暗设号长做坏事用,白天、夜里让做私活,成何体统。

二次到教养院里,它们执行着江氏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残酷迫害,对修炼者施加了各种各样的软硬招数。以达到“转化”为目的的不可告人的处心积虑的各种犯罪犯法行为如:坐小凳,8厘米宽20厘米长、10厘米高,后改为4厘米宽20厘米长10厘米高的小凳,后又给一人改成露出两个钉帽能进到肉里一坐就是一天,中午吃饭除外。政委、教、犯人串通一气,明看着暗设勾子。

一个姓孟的犯人:此人已六进劳改队和教养院,扬言对我施行“无产阶级专政”,一切听从他的要求,不然的话上面就处理他,经过文革的人能知道“专政”的味道,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讲道理,此人改变了态度,也不反对大法了,后来他得了胃穿孔几天后刚能下地,就被弄走了。大队里的杨教告诉一个姓孙的人:你给他转化了我给你减期一个月,此人和我长期共处没做过份的事,他心里知道大法好。

这只是我一人被迫害中的一点一滴、本人130多斤的体重后来只剩百来斤,牙齿几乎全部松动,肉皮一提很高,出来后走路很累,现在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江氏对亿万大法弟子的迫害是罄竹难书的,对大法弟子家人、对世人的毒害是历史上罕见的。迫害者小肚鸡肠,语言之荒唐、招数之复杂阴险、手段之恶毒怎能令世人听而不闻、视而不见、袖手旁观?

滴滴清水汇洪流,
颗颗真心集慈悲。
层层邪恶化灰烬,
篇篇真言成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