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垅劳教所暴行:捅烂喉管打折腿 18天不让睡觉


【明慧网2003年10月21日】

* 长沙高级数学讲师何应青被迫害18天剥夺睡眠

大法弟子何应青,是长沙生物与机电工程职业技术学院一名高级数学讲师。因她修炼法轮功,校领导为了不影响自己的晋升,竟与湖南省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书记赵晋岳、原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大队的大队长丁采兰、干警袁佳等人狼狈为奸,将何应青送到“学习班”(洗脑班)强迫“转化”。他们用尽各种下流卑鄙的手段,何应青也没动摇,这一关就是十四个月。

恶徒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何应青又被强行送到湖南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第三天,恶警就不让她睡觉,轮班监视,一闭眼就涂清凉油或打耳光,一连十八天不让她睡觉(只在第十四天时让她睡了两个小时)。试想一个正常人十八天不睡觉能行吗?这不是要置人于死地吗?可大法的威力和何应青自己强大的正念让她挺了过来。恶警指使吸毒劳教人员(共十多人)强拉带扯按着她的手写下所谓的“保证”。因她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又被罚站八个白天,紧接着又被送到“攻坚队”,不分昼夜地铐了六天,一天变换一个姿式,反正怎么难受怎么铐,也不让睡觉。白天只准上两次厕所,晚上不准上厕所。一次她来例假要换纸,女警欧阳秀也不解铐,毫无人性。2003年4月23日“攻坚队” 解散,但一个多月后又成立了,何应青又被送到“攻坚队”,至今生死未卜。

* 白马垅劳教所“攻坚队”暴行

湖南白马垅劳教所成立的“攻坚队”全名叫“教育转化攻坚组”,2002年7月成立。两个特警,五名女干警,其中恶警队长郑霞曾参加过“秘密培训”,十几个押控人员,四个房间,每个房间关一个大法弟子。它们对大法弟子残酷地迫害,严刑拷打,其手段之毒辣,用心之险恶,令人发指。不分昼夜,通宵达旦地吊铐在铁床上,不准闭眼睡觉,按要求姿式站好,有时在床和脖子之间用一条凳子、床和腰之间用两条凳子卡住,有时还把脚放在一个桶子里,要求立正站好,一动就打、踢、用凳子砸。数人被打伤,很多人一连数日没睡觉。

如株洲的喻颖整整10天没合过眼,昏死过两次,手都被铐肿了。很多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劳教所又把绝食的人送到“攻坚队”,每半个小时就被押控人员粗蛮地用调羹、筷子砸撬灌食。一次常德的陈伊兰被撬掉了两颗门牙,喉管也被筷子捅烂,腿也被打折了。接着又是规定抄劳教守则多少遍,编织鞋子几双,没完成任务就铐起来或不让睡觉。大法弟子曹湘飞因进恶警办公室没喊“报告”,恶警欧阳秀竟在她的下身处踢了三脚。

10月底,岳阳平江县的陈偶香被送到“攻坚队”,不到一个星期就被迫害致死。到目前为止,已有数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被加期劳教,有许多被加教一年才释放。加期理由很荒唐,如大法弟子罗小琼,只因押控人员在本子上记她说了“法轮大法好”,劳教所就说她喊“反动口号”被加期三个月。现在刚被关押进所的大法弟子,劳教所就对他们强行洗脑,整日全封闭式地被叛徒围攻、谩骂、灌输邪恶的东西,有时这样的折磨竟数月之久。还有几个被灌注迷魂药,如深圳的夏婷,怀化的陈楚君,杨有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