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迫害的不法官员 百姓眼中的人渣败类


【明慧网2003年10月21日】在迫害人民的政治运动中,卖力跟随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原本就多是些贪官污吏、人中败类,这是一个普遍的事实。仅以山东蒙阴为例就已经非常说明问题,更多的信息,要靠大家在生活中留心收集。

* 黑打手蒋永健及其一伙

蒙阴县原桃墟镇党委书记蒋永健,不但是个典型的伪君子,也是一个完全没有人性、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人凶手。

蒋永健来桃墟镇上任伊始,便道貌岸然地在全镇干部大会上进行了一番从政演讲。讲到廉政时,其振振有词并恶狠狠地说:“我们干部谁要是贪污腐败,我就掐他的爪子”等等。岂料时间却无情地打了他一个嘴巴子,在他任期刚满之际,他的从政誓言相反的在他自己身上应验了。别人的“爪子”他没掐到,自己的“爪子”却因贪污巨大而被锁上了手铐,锒铛入狱。由一个曾被极力美化标榜的“清官”变成了一个铁窗下被众人指背的阶下囚。

蒋永健另有一桩众人皆知的丑闻。有一次蒋永健去蒙山森林公园驻地花果庄村召开了一个村民大会,在会上妄自尊大的说:像你们这样的小山沟有几个象我这样的大官来给你们讲话,大家没见到吧?众村民听后都面面相觑,忍俊不禁,认为此人狂妄自大,因为蒋永健忘记了他的顶头上司×县长就是这个村人。

也就是这样的贪污腐败、对百姓作威作福的“黑官”,在江××迫害法轮功后,成了江氏集团的得力打手。四年前的九九年七二零后不久,蒋永健和他的同案犯——原桃墟镇镇长刘星世,立即策划并带领镇政府及所辖机关的打手,对全镇的大法学员进行了疯狂的迫害。对大法学员实行无人性地摧残毒打,打时关闭电灯,用布把学员头蒙住。仅2000年2月1—2日(古历),被他们疯狂毒打的就有150多人。打前这帮家伙先到饭店喝酒,然后行凶。木棍、警棍、椅子、板、鲜竹杆等成了他们打人的凶器,打时不分部位,不分男女老少,有的被打得口鼻流血,面部血肿,眼睛失明。当时就有6人被打得失去知觉,昏迷过去。这些恶徒还把头盔叩在学员头上用棍子猛击头盔;往头上浇凉水把全身棉衣湿透后拉到阴暗处冷冻。打完后还高额罚款,付不上的继续毒打,真是残暴无人性。仅一次罚款就达70多万元,150多人被罚每人4千元,其中15人被罚款8千元。罚完后原先写给的收条全部被收回毁掉。

然而桃墟镇党委政府的这一暴行,却得到蒙阴县委、临沂市委的重视与“表扬”。桃墟镇因此在全县市成了迫害法轮功的“榜样”,一时成为全县市学习的重点,在全县各乡镇进行推广和效仿。“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成了被打击的对象,无视法律的血腥暴徒却成了被学习的榜样,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实写照。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他们一伙血腥的罪行必是他们接受严惩的铁证。

双手沾满大法弟子鲜血的桃墟镇邪恶打手主要有:蒋永健、刘星世、莫光利、包西堂、高宝华、李太德、吕宜熏、胡发明、张兆辉、李振国、秦贞志、张成文、张成武、刘志民(原在坦埠镇就是个打手),桃墟镇派出所长刘勇,副所长李长祥,指导员张道欣,恶警郑杰、。刁传军、侯纪民等。

* 百姓眼中的人渣禽兽

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委,有个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人渣败类叫莫光利,他虽然是个副镇长,但此人是个吃喝嫖赌贪五毒俱全的人,败坏人伦玩女人更是他的拿手戏。

在政府工作中,他是个凶狠残暴、卑鄙下流的差使。搞计划生育工作时,他抓人打人逼款,而且还耍流氓;收农业税时村民中困难户暂时交不上钱的,他就抓到镇上去折磨打罚逼款;量宅基时如有当时交不上款的村民,他就领人拿铁钎子拆村民的院墙和打罚。百姓对他民愤极大,都明白他是一个领头犯法、行凶打人的家伙。

法轮功遭受迫害以来,他成了江泽民的邪恶黑手,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更显露出了他禽兽般的原形:抓人、抄家、砸门撬锁、领人半夜三更跳墙入舍,闯入大法弟子的家打砸抢,翻到钱和存款就拿,有的就直接装入自己的腰包。殴打大法弟子时,那恶毒、残暴的情形无法用人类的文字言表,其邪恶之最令天地震怒:打人时他先请上大夫,对被打得休克过去的大法弟子,他让抢救过来再打;冬天有的被浇上凉水让苏醒。水泥地上淌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他仍然毫无人性,眼里放着凶光,狂叫着打死算自杀。

从他们内部传出的消息说,江集团就是因为他的凶狠恶毒,才叫他当上了一个靠边站的副镇长,打人的工具。

* 村民们共指的坏家伙

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的李振国是个没人性、丧尽天良的家伙。从他们内部透露的消息说,就是利用他的恶毒今年才让他当上办公室的头子镇压法轮功。其实都知道他坏,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坏。很多老百姓都被他害,村民都骂他。

几年来每次迫害大法弟子他都参加,砸撬锁、抄大法弟子的家,抓大法弟子成了他的“美差”。他仇视只为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谩骂大法和大法师父,迫害大法弟子时他什么坏办法都有。很多大法弟子遭到他迫害,被抄家、毒打折磨、罚款,害的妻离子散流离失所。

村民们都说:你看那李振国就不是个好人,好人谁干那没良心的事。咱的老人们经常说善恶有报,你不信走着瞧,他老干坏事,天理会报应他的。

* 执法犯法的政法干部司法所所长

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司法所所长石运端,在追随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期间,卖力参与迫害,打砸抄法轮功学员的家,无所顾忌并恶狠狠地殴打法轮功学员家属,并以搜大法资料为名大量搜学员的钱和存款,有很多装入了自己的腰包。他凭着凶狠和邪恶当上了610办公室主任。在任期间,以恐吓敲诈欺骗索要等手段骗取法轮功学员家属钱财物,并且扬言,我说了就算,说罚多少就罚多少,愿意叫谁上劳教所、看守所、“转化班”,谁就得去。在这样威胁下,法轮功学员家属无奈,为了自己的亲人少受痛苦,被他勒索去大量钱财物,很多都落入了他自己的腰包。他还有一个凶狠恶毒的弟弟叫石运瑞,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用打手。大法弟子都遭到他的毒打。正告他们兄弟二人,天理平衡着一切,善恶必报是天理呀。

石运端、石运瑞家住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南桃墟村。

* 因殴打农民起家的莫光利之流

作为迫害法轮功的全镇恶毒打手之一的莫光利(副镇长)是本县介牌镇莫峪子村人,原是个教师,曾在帮助政府去农村收贷款集资提留时,因能带头体罚毒打交不起款的农民而出名,后得以提拔。竟然因恶毒而起家,真是古今稀有。

迫害大法开始,恶棍莫光利的残暴、没有人性的法西斯本性得了充分地施展,打法轮功学员之狠、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另有三个凶狠的打手是张成文、张成武兄弟二人(是本镇团埠人),秦贞志(是本县高都人),都是极残暴的黑打手。他们经常说:就是好打炼法轮功的人。他们何止是这样,对待超计划生育指标的老百姓也是同样是照死里打,有的被打致残;对交不起集资提留的无辜农民更是如此,有的打成重伤,有的被逼服毒自杀。这就是桃墟镇政府不法官员的罪行,这就是江XX一伙用老百姓的血汗养活的一群打手。可以预言,莫光利一伙是没有好下场的,他们累累的恶迹无人不知,罪恶深重,迟早会遭到正义的严惩。

* 停下罪恶的手,给自己留条后路

自1999年7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了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整个山东蒙阴桃墟镇的一帮恶徒在名利的驱使下对善良的大法弟子,进行了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残酷迫害。自1999年7月20日至2002年7月,在党委书记蒋永健、刘志民、刘元德等恶徒的策划下,伙同县610,本镇派出所的刘勇、李长祥等一帮凶手,三年来组织制造了数起绑架、拘捕、抄家、罚款,毒打大法学员的血案。连学生的学费钱都给抢去,如法轮功学员刘某某(已被非法判刑),从亲戚家借来两千多元钱准备给女儿交学费,被他们抄家时给抢去,结果孩子因交不起学费被迫辍学。

2000年2月,以桃墟镇原任党委书记蒋永健、刘星世、李卫东、高保华、莫光利、张兆辉、吕宜香等构成的邪恶集团,带领其手下爪牙包西堂、吕虎、莫光亮、来砚路、李强、张成文、张成武等及派出所所长刘勇、李长祥、刁传军、郑杰等共几十人进行了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一百多名大法学员被抓被关押,遭受了残酷的毒打,后又被罚款,少则千元,多则几万元,共罚款近百万元。一百多个家庭遭受了迫害,承受着苦难。

2001年夏末秋初,以党委书记刘志民为首,莫光利、包西堂、吕虎等邪恶之徒等组成的邪恶集团再次对大法学员进行大面积的抄家、抓人、关押、毒打,罚款。善良的人们再次遭受着这恶毒的迫害。四年多了,邪恶从未放弃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仅桃墟镇就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有的刑期长达八年之久;6人被劳教;数十人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在这场迫害中,大庙村原书记王兆芹、石家水营村书记杨传明、刘庄村书记石运新等做了帮凶。在历史即将走到这场浩劫将要结束的今天,桃墟镇仍有李振国等邪恶之徒对大法及大法学员进行迫害。

醒醒吧,邪恶江氏集团是继四人帮之后的又一个祸国殃民的集团,已经面临着全球的正义审判。

正告所有对大法及大法学员进行过迫害的人,立即停下罪恶的手,挽回你的损失,将功补过,给自己的未来留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