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XX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全人类良知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0月22日】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不同于历史上的任何一种迫害,它是针对全人类的良知的一场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江××采用了集古今中外之大成的种种酷刑和卑鄙手段来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通过威逼和经济利益的诱饵胁迫官员、警察出卖良知共同犯罪;以威胁利诱和株连九族胁迫全社会背叛自己的良知协从犯罪;甚至以出卖国土和中国的巨大市场换取国际社会对中国正在发生的群体灭绝罪行保持沉默,个别国家甚至助纣为虐。

整个迫害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江××利用整个国家宣传机器编造谎言和诬蔑法轮功的新闻报道、电影、电视连续剧及文章,甚至炮制第二个“国会纵火案”——“天安门自焚”案来诋毁、妖魔化法轮功,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范围(通过收买海外媒体)进行铺天盖地的洗脑运动,企图“从名誉上搞臭”法轮功,在国民之间和海外华侨之间煽动仇恨,使人们(政府官员、公检法系统、海外领使馆、单位、甚至亲友)在他们的工作职权范围和生活环境中,自觉或不自觉地参与犯罪。

●通过施行集古今中外之大成的种种酷刑,以超过人们承受极限的卑鄙手段摧毁人们的意志和精神,使其放弃信仰和良知。

●通过精神病院注射破坏神经系统药物和电休克使人们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背叛自己的信仰和良知,那些不是出自内心放弃者在清醒后的痛不欲生和自责有时会伴随终生。

●通过洗脑班的暴力、酷刑、剥夺睡眠和歪曲诋毁法轮功的电视节目,长期洗脑和叛徒、邪悟者的围攻下,一些法理不清和意志薄弱者被强行“转化”。从林澄涛的妻子被暴力“转化”后写信给她丈夫的劳改队队长,出主意如何用酷刑迫使丈夫转化,劳改队队长强迫林澄涛反复阅读妻子的信,导致精神崩溃中看到了“转化”使人性扭曲,良知泯灭,甚至对自己深爱的亲人下毒手的人间悲剧。

●对女修炼者采用强暴,种种性迫害的卑鄙下流手段,对女性最珍视的贞操进行粗暴践踏来达到迫使她们放弃信仰和良知的罪恶目的。

●以株连九族的方式迫使其亲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出卖良知,被迫离婚,将亲人赶出家门,甚至协同(配合)政府官员和警察、欺骗甚至押送自己的亲人到洗脑班和精神病院。

●以下岗的威胁和高额奖金的诱惑,使不少官员和警察为了自己的一己利益,而不惜以善良人群的痛苦和生命作为代价,构成他们升官发财的阶梯,使整个国家的职能部门沦为江××迫害法轮功的私人工具。

●对法轮功学员“从经济上截断”,使广大的法轮功学员失业,遭受巨额罚款、财产被剥夺、丧失生活条件,迫使一些不坚定者放弃了自己的信仰。同时地方官员、610官员和警察通过积极参与迫害而获取高额奖金,或通过掠夺法轮功学员的财产而一饱私囊,从而把迫害善良人群作为生财之道,更进一步泯灭了他们的良知,使他们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对外国政府以经济利益,甚至以出卖领土作为交换,使一些国家背叛了良知和所恪守的西方价值观(尊重天赋人权及信仰自由),对中国正在发生的群体灭绝罪行保持沉默,甚至个别国家协从犯罪。

●中国的巨大市场的经济诱饵对外国公司有巨大的吸引力,虽然中国正发生群体灭绝的罪行,他们却放弃良知,说服自己的政府保持沉默,甚至现在个别外国公司也让自己的员工签署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否则即遭解雇。

●江以“闷声发大财”的信条,对海外媒体采取邀请总编辑、编辑和记者到中国参观,投资某些媒体等拉拢手段,以敢于直言和揭丑的“无冕之王”---海外媒体对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仅进行了非常有限的报道。对海外华人媒体则采用收购、投资或派驻相关人员到媒体工作的方式,使这些媒体逐渐变成江氏集团在海外的代言人。对一些敢于发表迫害真相的媒体如BBC则采用封其网,或扬言停止其在中国发行刊物等威胁手段,使海外媒体禁声。

●江××之子江绵恒把持着中国的网络系统,在中国除数万网特虎视眈眈地监视着中国网民外,网吧的网主们被迫“自律”,安装过滤敏感文件的软件,有时还违心地告发“违规”者,甚至海外互联网如Yahoo和Hotmail不得不违背自己的良知进行“自律”。致使那些使用被监视的互联网的持不同政见者和法轮功学员遭逮捕。

●江××还通过中国领使馆以到中国投资的优惠条件,赞助社区、校园活动的方式拉拢收买海外某些华人社团侨领、学生组织领袖,致使某些人出卖良知,对法轮功学员参加社区、校园活动横加阻拦,甚至个别地区还大打出手。

● ……

太多太多数不胜数的良知迫害正在中国大地和全球范围内发生着。

师尊告诫我们“在这场迫害中,有多少世人被毒害了;有多少众生因为世人被毒害了,从而造成其连系着的庞大的天体的解体。”“其实常人在这场迫害中受到的迫害是更严重的。在这种毒害的谎言宣传下,造成有许多人已经不可能再救要了。而这个不能救要了的人,对于他来源之处,支撑他的生命的不同高层更大的、众多的生命群体也随之要解体。”(《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法轮功学员全世界的和平请愿,讲真相和对江罗集团的起诉,不仅仅是希望停止这场血腥的迫害,他们也在挽救那些良知尚未泯灭的官员、警察和各界参加迫害的人士,在此过程中,他们遵从“真、善、忍”,以和平理性的行动,自己的巨大承受,甚至自己的生命来唤醒全人类的正义、道德和良知,使他们有资格和有希望进入新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