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酷刑种种


【明慧网2003年10月26日】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自从2000年3月非法关押哈尔滨市七区十二县的男大法弟子以来,罪恶累累。特别是2002年9月中旬以后,在江XX十六大之前的强行转化密令下,迫害骤然升级。

以五大队(强行转化大队)大队长赵爽为例,这个身穿“一督”警衔警服40岁左右的恶警,以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经常打人而被称为“赵大巴掌”,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典型凶犯。它亲自指使恶人、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令人发指,其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是:

1、推、掰、撅
所有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都要遭此迫害。就是几个打手强行把大法弟子摁倒(脸朝下),将胳膊倒背,一个恶人(一般都是找刑事犯人)用脚踩住头和脖子,另一个打手坐在大法弟子屁股上往前推大法弟子倒背的双手;另外两个恶人,一人抓住一条大法弟子的小腿往前撅,同时往外掰,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一瘸一拐,有的长时间走不了路。

2、电棍电
用1万伏的电棍电大法弟子的软组织和敏感部位。使用电棍电腋窝、嘴、生殖器,三个电棍一齐电,大法弟子闵振国嘴部被电肿。

3、大挂
把大法弟子成“大”字型铐在双人床的床头上,整天整夜的挂着。大法弟子黄铁成就是闯过这一关的见证人。

4、烫
用烟头烫,一般都是赵爽亲自干。有一次赵爽用火红的烟头将19岁的大法小弟子杨雪秋的嘴都烫烂了。

5、悠
把大法弟子的两手和脚脖子用手铐子吊在高处,恶警推大法弟子身体,使吊铐的身体悠来悠去,随着悠动手铐子就往肉里刹,残忍无比,很多大法弟子都遭受过这种酷刑。

6、钉
用大头钉往大法弟子手指甲缝里钉,大法弟子许振峰就被上过此刑。

7、刮
让恶人把大法弟子摁倒,脱光上衣,用板条刮大法弟子的两肋,刮后的两肋呈黑紫色,肿痛难忍。

8、冻
冬天(三九天)把大法弟子的衣服脱光,全身浇上凉水,站在窗口冻,大法弟子张祥富就遭过此刑。

9、铁椅子
把大法弟子固定在铁椅子上,数日不让下来,不仅腿脚浮肿,连大小便都不让下来。大法弟子魏云阁被迫在铁椅子上解大便,臭味难闻,把解下的大便都坐干了,数日后从铁椅子放出来时,大便在内裤和屁股上粘的硬壳都抠不下来。

10、刨
用一个大约1米长的长条板凳往大法弟子身上刨,不管大法弟子身体上的什么部位,板凳上沾染了血迹,板凳腿刨坏了8个,很多大法弟子都遭过此刑。

11、蹲
从早晨5点起至晚上11点,只要不屈服的一律蹲着,蹲不住就改上别的刑。

12、浇凉水
秋天、冬天往大法弟子脖子后浇凉水,等身体的体温把浇湿的内衣慢慢烘干了以后,再给浇上凉水。有的干脆连棉衣、棉裤都浇湿浇透了,如此反复不停地折磨逼写“三书”。

13、攥
用手抓住大法弟子的睾丸攥,其行为极其下流残忍,很多大法弟子遭过此刑。大法弟子臧殿勇就是被赵爽亲自这样迫害的,遭此迫害后已经一年了,至今睾丸仍然疼痛。

5大队是把大法弟子和其他刑事犯混编的队,由于大队长赵爽“不转化就火化”的迫害,在5大队任何一个普通犯人都敢任意打骂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亲人送去的东西,被任意的扣押甚至没收。

另外,早期有四大恶人之称的原教育科副科长杨宇,以迫害大法弟子而受“嘉奖”升任为4大队教导员后,与大队长恶警郝威一道,对大法弟子随意打骂和搜身,就连大法弟子王运光解除劳教时身上剩下的30元钱也被强行搜走。特别是非典封监期间,早晨3点就让起床上车间干活,晚上10点才让收工,并且超负荷地分配任务,完不成的就再加班加点,再完不成就挨打。

凡是去长林子劳教所看望大法弟子的亲属,都被强迫在诬蔑大法的纸单上划“对号”和签字才允许探视。有一些身体被迫害非常严重的大法弟子已经应该保外就医,但是长林子劳教所却不允许保外就医。近一年来,至少有5位大法弟子被它们迫害致死,如68岁的哈尔滨市管理学院教授周景森,还有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残。

以上所叙述的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只是冰山一角,实际的迫害范围和残酷程度远远不止这些。

长林子劳教所5大队电话号码:0451-82037105
长林子劳教所4大队电话号码:0451-82037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