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恶警恶行录

【明慧网2003年4月12日】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位于哈尔滨市东郊,铁门高墙内能容纳500多名劳教人员,地方不大,却如纳粹集中营一样臭名昭著。

长林子劳教所因其血腥和残暴受到江氏流氓政府的多次“嘉奖”,所长石昌敬、四大队郝威、四大队教导员王煜鸥、一大队教导员杨金堂靠迫害法轮功成了尖子红人。因迫害法轮功,所级干警得“年奖金”5000元、队长级干警约3000元、普通警察2000元,等等。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用人民的血汗钱、四分之一的国民总产值支撑着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就在这邪恶的黑窝,2001年大法弟子受迫害引起长达数月的集体绝食在世界媒体曝光。2002年邪恶所长绞尽脑汁折磨大法弟子,很多大法弟子被折磨得伤残、甚至死亡,每天上演:强制洗脑-放诽谤录像-帮教-上刑,欺骗、谩骂、酷刑等一整套迫害程序。大法弟子在比纳粹集中营还邪恶的地狱中受尽煎熬,真修弟子凭着正念正信,凭着对师父、对宇宙法理的无比坚信,顽强抵制迫害,使恶警胆寒。

下面是长林子劳教所的部分恶人的犯罪纪录:

郭日成:恶警副队长,身为警察却有一套阴险逻辑,他说:小偷也挺好的,没有他们警察靠谁养活。它对迫害大法学员格外卖力,它有一个所谓的“死亡之道”:不放弃修炼不让睡觉、关小号、送严管队(行刑)、数月不进食堂、数月不脱衣服、天天蹲四方块,无休止的折磨,直到人一天天瘦下去,不行了就送医院,所里不担责任。

窦建文:队长级恶警,讲法律课,蒙骗大法弟子,诱导洗脑,给石昌敬当帮凶。

强胜国:年轻无知的恶警,邪恶至极,迫害法轮功阵阵少不了它,值班时必折磨大法弟子,体罚招数千奇百怪,内心恶毒。

赵爽:严管队队长,地痞流氓出身,用重刑摧残大法弟子,一百多大法弟子多半受过他的残害,他带领恶警把人带进密室,出来时则是抬着出来。大法弟子关春风被弄昏死过去,付锐华、徐振峰不能自理,行动艰难,数月未好。被上刑者个个带伤,陈子群被多次迫害得住院,奄奄一息。大法弟子孙开清在严管队被折磨数月,身体被恶人于富春、杨小东、孙权伟等折磨得变了形,天天上刑长达数月。岳宝学、佟文成等数位大法弟子同孙开清一起在魔窟里,金钢铁铸般地挺了过来。

孙庆雨:恶警,行尸走肉般迫害法轮功,毫无良心。协助王煜鸥、郝威等恶警干部残害四队大法弟子。四队对大法弟子的折磨仅次于赵爽的严管队,三天两头逼迫大法弟子写答卷、“揭批”,让5-6个人挤在二张床上,从早是5点起床到半夜12点前除吃饭外都受到体罚,基本上没有睡眠,四队大法弟子被折磨得面目全非。

恶人崔冰、沈瘸子、姚兴旺、洪委、吴迅德等仍在逞凶。

王煜鸥:四大队教导员,30多岁,是邪恶所长石昌敬的得力助手。石昌敬策划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性事件基本都是在四大队。王煜鸥仇视法轮大法,恶事做绝。2001年整体捆绑殴打大法弟子事件发生在四大队,大法弟子张林等被打得死去活来;集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四大队,迫害力度不断升级。它策划整体折磨大法弟子,把已经就寝的四队学员叫起来,调唆普教攻击大法和大法师父,遭到大法弟子孙开清的抵制,然后恶人把十多名学员强行拖入小号折磨,多人受伤,上大挂三天三夜。后来四队学员集体绝食才把这些大法学员要出来,受伤者月余未愈,孙英悟、罗力等衣服被打烂,人被打伤,重伤多人。四队成了石昌敬魔头的实验场,一切毒计都先从四队开始。

郝威:四队队长,阴险邪恶,对法轮功学员不直接出面迫害,表面上伪善,诱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是他的根本目的。电视台给他制造节目,在镜头前,让小偷换上服装装成法轮功学员,象拍戏一样现场炮制,反复说一句:“拿学员象亲人一样……”,装腔作势、令人作呕,这就是国家“先进个人”的无耻形象。四队普教人员成了二政府,专折磨大法弟子。三队大法学员李立国转队到四队后,被恶人打得昏死过去二天二夜,一只眼睛当时失明。

刘队长:二队副队长,部队转业,土匪式作风,黑社会作派。二队主管小号,夜班时无恶不作,对大法弟子严管,新进小号倍受刁难。2002年秋,石昌敬指使四队抓打学员,刘队长亲自接应,视法轮功学员为敌,在大法弟子被抓进小号途中,刘队长喝令“拖”,当时大法弟子罗力衣服被拖碎,血肉模糊,于乃平脚后跟被拖烂,孙英悟等衣服被拖坏。入小号后,全体夜班恶警集中打一个大法弟子,在此事件中受迫害的有十名大法弟子,分别是:罗力、于乃平、孙英悟、闫德昆、孙开清、王东哲、邱立伟、孙志文、秦玉清、吕志凡。

夏井成、唐科长:此二人相继担任三大队教导员,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夏井成在任期间,对人表面伪善,也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唐科长(原任教育科长),接替夏井成的职务,常提出官腔官调,对大法弟子冷眼相待。三大队的诸多迫害,引起大法弟子多次绝食抗议,批捕二人:任国志和李立北;迫害致死者二人:是李洪斌和张涛。大法弟子在多次绝食抗议中,受恶警队长王占起打骂甚多,在绝食、灌食的折磨中,恶人(普教人员)彭立彬、杜锐、孟小亚、李胜利、于富春、刘影、李玲伟、孙权伟等极其邪恶,他们的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

姓马的狱医:披着人皮的恶医,劳教所医务人员。迫害大法弟子有很多毒招。2001年大法弟子长期集体绝食抗议,折磨死数人;2002年对绝食长疥的学员,马与所长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成一套系统,对灌食学员的迫害主要出自所里狱医之手,强行灌食折磨成了不用刀的屠杀,把大法弟子残害得濒死时往万家医院一推,从那里得到开脱罪责的“正常死亡”报告单就完事大吉。灌食过程由大夫说了算。马恶医是杀害李洪斌和张涛的直接凶手之一。被重点残害的大法弟子还有高科、宫文义、陈子辉、云福起、李景成、岳宝庆等。它平时不断到各队巡视,只要被他们定为重点,迫害就开始了,法轮功学员吕志凡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杨金堂:一队指导员,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别的恶警所干的恶事成了他的“工作成绩”,领功受赏。大法弟子吕秉贵在被蒙骗下写了“三书”,在按手印的时候,浑身颤抖,手在空中摁不下去,杨金堂急了,抓住吕秉贵的手拼命往下摁,还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三书都写了,怎么XX的反悔呢?……它对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石昌敬:长林子劳教所所长,普教人员称之为“灾星”。此人罪大恶极,阴险毒辣。此人经常倒背双手,来回在院内行走,没事找事,所规所制就在他的嘴上,加期、小号随他说了算,是参与迫害的邪恶总指挥。2002年3月末,大法弟子云福起,在三队被恶人彭立彬、杜锐将肋骨踢断,大法弟子李立壮向队里追究责任,遭到恶警队长的压制,未得到公平对待。4.25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李立壮、任国志被强行禁闭(小号),大挂小挂达三个月之久,体重下降数十斤,受尽折磨,又被诬以“破坏法律实施罪”批捕。王洪斌被超期不放,也被迫害批捕。在“减期”大会上,石昌敬还假惺惺地称其不愿看到这些,事实上都是他一手制造的。鑫诺卫星事件借故抓四队大法弟子10人,上大挂三天三夜,打伤多人。饭前饭后站队借故抓三队大法弟子十余人进小号,无端摧残十多天,引起三大队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李洪斌、张涛被迫害致死;九月份更是邪恶至极,石昌敬授意四大队和赵爽所组成的行刑队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凡此种种,难以尽述,以上仅为冰山一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