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无条件地同化法而不是从法中索取


【明慧网2003年10月27日】我得法几年来,方方面面,都比较顺利。这几年我从法中受益太多太多──身体健康,很少出现严重不适;善待他人,人际关系和谐;周围环境不断地向良性改善;经济条件比较宽裕;一直帮助和启悟周围的同修提高;只要是对证实法有利的愿望在不久以后都会一一实现;每隔一个阶段都能够从心底体验到大法带给我的美好,无以言表。

可是这一切我没有加倍珍惜,并且由于自己一直没有真正放下自我和个人的观念去溶在法中学法,不知不觉中滋养了安逸心、欢喜心、显示心和一些不易察觉的人心。不知从何时开始我把这一切的一切当成是自然的,一点一滴中我开始享受这些顺利和美好,偶尔还向同修炫耀。

我最近在面对一件重要的事情的关键时刻没有把握好自己,被邪恶利用了一大下,当场失败,必须重新来过,无形中给自己和自己未来的正法之路添了很大麻烦,我很是痛心。发生的这件事很突然,给我心灵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使我不得不回头重新审视自己,我发现自己存在太多问题和漏洞,我要去一一面对和去除。我看到自己平时不理智,实修中没有扎扎实实打好基础。时不时欢欢喜喜,每每想起生活中有趣的事情还自己在那里偷偷地呵呵乐,自己没有察觉,并滋养着欢喜心,遇到问题还带着自己这些不理智的东西,人心浮动,没有把握好的那一瞬间立刻被利用了。教训很深刻。

是啊,我总是在享受这些美好和自己在人间所能得到的幸福,而不是利用好的条件更加精进,做得更好。

我看到自己真像是走在悬崖边上,一疏忽就容易落入万丈深渊。修炼是很严肃的,我却象玩似的。静下心来看看自己到底真正对法用心多少?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而是把自己个人目的和利益放在了第一位。有同修提示过我:“你可倒好,怎么怎么做都安排给我们了,安排完了,你也不做,你却回家睡觉去了。”很长时间以来我很少有每天坚持与世界大法弟子同步的四次发正念;我还曾向同修提议我们也象当年大陆大法弟子一样每天早起炼功,提议的时间过去快半年了,我却一回也没有做到;当大陆大法弟子出生入死,最大限度地走出人来证实法的时候,我还在海外把心用在了如何生活得更舒适,如何调剂饮食吃的更好,如何使自己证实法更顺利上了;本来今天可以完成的事却推到明天或以后去做;在讲真相上功夫都下在了陌生人身上,忽视了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因为发现给身边人讲真相有难度,不愿去克服去面对,一直回避。

方方面面,点点滴滴,都体现出我根子上有问题,虽然还留在大法中,还在证实法,还在要求自己放下执著,但这一切背后有掩藏很深的心──我要在大法的修炼升华中得到人间的种种实惠和利益;我要求自己学好大法是为了给自己减少损失和迫害;是为了保护自己,为了自己和自己的体系不被未来所淘汰;要达到个人的成就和个人想如何如何证实法的目的。说白了一切都归于私,我看到自己每一思每一念的所动都含有私。彻底去除它,就得解决根子上的问题。实质上我珍视自我和自我所要得到的利益过于珍视大法。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和对师尊和大法的不敬。我一直在法中索取而不坚持付出,这颗心很肮脏。其实也是在利用大法,在拿师尊的慈悲耍戏。

看清了这一切的一切,我很震惊,我过去给同修所指出的他们身上所存在的一切问题,我身上都有,而我却没有认识到,其实周围的同修就象一面镜子,照射着我自身的不足,我却从不对照自己,不是向内找而是向外求。原来,我根本都没有安下心来实修。这回我是看到了肮脏的自我,为私的自我,变异的自我。我非常痛心,我想我不能沉迷在哀怨之中,未来的路还要坚定地走下去,无论我过去如何的不好,今天我要正视它,不承认它继续存在,我想我应该坚定信心去除一切根子上的问题,把自己的心归正,做得更好。

是啊,得到如此珍贵的宇宙大法,拥有这殊胜的“大法弟子”的称号,我真应该以最虔诚最纯净的心态,去做最神圣的事。对自己负责,对众生负责,对宇宙的未来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