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代22名身陷囹圄惨遭酷刑的和5位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控诉江××


【明慧网2003年10月27日】我曾于2002年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因它设在长春市双阳区奢岭乡,比较偏僻,鲜为人知,电话号码在市电话局都查不出来。我在那里曾遇到一些大法弟子,我亲耳听她们给我讲被抓捕和被上刑的一些大概情况,现在她们仍在囹圄之中,没有起诉机会,请允许我把我听到看到的情况写出来,代她们上诉。

首先说一说第三看守所的情况,第三看守所直接归长春市公安局五处管理,第一所长叫高毅,号房大约30多平方米,透光窗户只有2.5平方米,厕所和大床都在一个号里,每天给犯人吃两顿饭,都是玉米面发糕,清汤中加少量菜叶。犯人白天坐板,晚上立起身子一个挤一个睡,大约四个人挤盖一床被,每个号里有时住30~40人,如家里交钱(每月500元)可不扎铺(给一个宽地方睡,不“立刀鱼”),一律喝凉水,洗凉水澡,一律光脚,进号就把鞋子收到管教室,如判刑的走时还给鞋,如放回的一律不发还鞋。每个号的窗户下边有个门通到外边阳台上,是为给犯人放风用,可是一个月也赶不上一次放风,只是个形式。2002年3月5日以后大批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关押在这里,最多时每个号里有20来名法轮功学员。我见到和记住名字的女号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简述如下。

大法弟子赵桂凤,是长春市一汽汽车厂医院大夫,她大约是从2001年一直到现在都关在这里。因她曾组织各地法轮功学员开心得交流会,江氏集团对她很惧怕,江××曾亲自查问对她的审讯情况。长春市公安局给她在净月山上酷刑的情况在明慧网上被曝光以后,市公安一处又一次把她押到净月山去上刑,逼问怎么露出消息的。到2002年4月份时,她上刑被掰折的胳膊还不能拧衣服。她说当时是使用老虎凳、电棍电、“背剑”刑等,被铐成“背剑”式时胳膊别断了。

赵桂凤被关在三所一直见不到家人,爱人已与她离婚,一个年幼的男孩情况不明。最近检察院一直企图给她定案判刑,她一直要求追究打她的凶手的刑事责任。但无人受理,她在三所经常被关小号。

大法弟子刘哲,她因办《法轮大法在长春》被抓,她被捕前是长春卓展商店一个经理。在2002年3月6日她被公审判决,以法律程序辩护时,被警察拉下去用电棍电,她回到法庭揭露警察的犯法行为,法庭不予理睬。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黑嘴子女子监狱)。

大法弟子张玉凤,因做大法真相资料被抓,她在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一个警察上刑坐老虎凳时,那警察猥亵抓她乳房,她回到看守所写上告信给市局,谈到此事。可那警察不但没受任何处罚,反而又提审她进行威胁和当面否认。她现在被非法判刑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

大法弟子张淑琴,她因做大法真相资料被抓,关押在长春市铁北看守所期间,由于那里非常潮湿,睡觉“撞刀鱼”就是一个头对一人的脚,身子立着全部贴在一起。她得了脓疥疮,每晚一翻身,化脓的皮肤就揭一层皮,沾在衣服上,鲜血和烂肉加上流汗,又痛又痒又不能搔,那令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是无法形容的。她现在被判刑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

张淑琴的弟弟也是大法弟子,因放气球传播大法真相被抓,在2001年11月份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抓捕后送净月山上刑、毒打,当时就没气了。凶手恶警在江××的“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的指示下,根本没在乎,就把他放在山上冻起来了,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一看还有气,就拉回来送去劳教。

张淑琴的姐姐也是大法弟子,因协助电视插播放大法真相被非法抓捕,在2002年3月被长春市公安局抓捕后一直音信皆无。据一人讲在吉林省公安医院见到一位长相和口音很象她姐姐的人,腿被枪击伤,现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张淑琴的妹妹张淑红是做大法真相资料被抓,警察给她上刑逼她交出材料,她不交,警察竟灭绝人性地当她面给一个男功友上酷刑,折磨得死去活来,以此来逼迫她。张淑红的丈夫也是因坚持修炼大法而被非法劳教。

张淑琴一家是千万个大法修炼者遭迫害的代表之一,如今他们都被关在监狱里。让我代表他们向国际法庭起诉,请尽快将江××绳之以法,解救苦难中的善良无辜。

大法弟子赵剑(音),大学学历,长春市人,由于协助做电视插播放大法真相,被长春市公安局出二万元赏金抓捕她。2002年3月她当时被市公安局一处在街上绑架,被蒙面带到净月山上刑,用老虎凳、电棍电、用烟熏鼻子,用塑料袋系头憋气,用背剑式等刑罚迫害。4月中旬时她被上刑致伤的胳膊还不太好使,两腿痛得盘不上。现在被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

大法弟子张春生,49岁,因协助电视插播放大法真相被非法抓捕,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将她蒙面带到净月山上坐老虎凳、电棍电、拳头击等迫害,从山上带到三所时,张春生满身满脸青一块紫一块,让人看了心酸。

大法弟子刘亚谦,长春市人,因买一批小喇叭讲大法真相,被非法抓捕,从2001年到2003年一直关押在第三看守所。她在被抓时也遭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恶警的折磨。二年多一直见不家人,一个未成年孩子失去母爱,丈夫早已离婚,年迈父亲也承受着精神折磨。她在三所经常被关小号迫害。

赵爱国是吉林市大法弟子,因做大法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绿园区公安分局警察对她进行种种令人发指的非人折磨:用坐老虎凳、电棍电乳头、上大挂(吊在天棚两腿离地),用铁钉钉十指尖,用火烧掌心,用塑料袋系头憋气,用钳子撬开脚趾盖等。由于她一点不妥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生命垂危时才放回。现流离失所。如果不是在公安医院亲眼看见她满身伤疤,怎能相信这样的残酷事实。

大法弟子刘秀娥,吉林交通厅秘书,硕士毕业。因下载明慧网材料被非法抓捕,当时坐三天三宿老虎凳。在这次被非法抓捕之前曾被抓在八里堡拘留所、长春市铁北看守所等,现仍在第三看守所。

大法弟子杨淑敏,长春市人,因做大法真相材料被非法抓捕,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警察曾把她蒙面带到净月山上几次上刑,坐老虎凳、电棍电、背剑(就是一支胳膊从前肩膀背过去,一另一支胳膊从后背过去,绑在一起,中间加汽水瓶越加越多,最后到胳膊折了),四月份时她受刑伤折的胳膊还不太好使。

大法弟子王丽丽,2002年3月被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绑架毒打五天五宿致白血球异常,得了尿毒症。恶警让家里人拿2万元住院,刚脱离危险就又把她押到长春第三看守所。

大法弟子王玉环,2002年3月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绑架带到净月山上,除坐老虎凳等刑外,还将她胳膊腿绑在身子上,抬起来往树上撞,撞得她五脏六腑象炸裂一样痛。放到三所时前胸起一个大包,天天发烧,带伤送往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

大法弟子杨永杰、周永平、周润君等在关押到三所前也都被市公安局带到净月山上刑过。杨永杰、周永平现在被关押在吉林省女子劳教所。周润君现在在吉林省女子监狱。

当时第三看所守还关押着大法弟子宋丽、马亚池、王立萍等,这是我能叫出名字的大法弟子,更多已记不住姓名了。

第三看所守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野蛮灌食,让男犯给熬玉米糊加盐,咸得比腌的咸菜还浓的盐水,然后带到奢岭乡卫生所,由五、六个如狼似虎的男女警察按腿的、按手的、拽头发的,他们使足了劲、嘴里还骂个不停。那给灌食的是奢岭乡卫生所张志民(男)、耿为英(女),张志民的嘴里说脏话,边骂大法边往大法弟子鼻子里插管,插不进去就拔出来,反复几次,喉咙插出血也不在乎。有时几个人用一个插管,拔出来时管子上都带着血、痰和胃粘膜,这样反复和天天连续灌食就是故意迫害。

为什么说灌食是野蛮、有意的残暴迫害?请大家想一想:

一个是为什么用近饱和的浓盐水?二是为什么只要绝食第一天就开始灌食?一般按医疗常规被灌食的都得检查是否有禁忌症,如正患有感染病灶、心脏病、喉、肺、胃发炎等在医学上都应是禁忌灌食的,可是恶警们从来不查身体,明显是有意迫害。连他们自己都不敢说是“抢救生命”。管理科的科长韩国新就喊过“灌死也不让你上医院”,因上医院他们要支款还不是主要的,诊断出病危该放人他们不甘心。这不明明是残暴的虐杀行为、变态心理吗?大法弟子是因无端被抓、被关,上诉无门才绝食抗议的,“民以食为天”是中国的一句俗语。一个人绝食是何等痛苦的?不是用语言可以表达的,而且每次灌食对大法弟子来讲都是一次生死关呀,因恶警这种野蛮操作随时有可能将插管误插入肺气管,造成被灌者窒息。如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所于2000年就将大法弟子韩玉珠用浓盐水灌死。还有吉林市大法弟子王秀芬也是被九台看守所在2001年被灌死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在2001年9月份将大法弟子王茵灌食窒息差点丧生。还有很多很多例子举不胜举。

第三看守所丧失人性的女狱医任××从2003年开始使出迫害新伎俩,给绝食大法弟子十指尖扎针,逼迫绝食大法弟子妥协。这不正是在江×ד打死白打死,算自杀”的淫威唆使下,这些吃官饭的警察才敢肆无忌惮吗?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只是中国大陆千百个看守所中一个代表。我代表以上二十二名还在囹圄之中不能写信的大法弟子起诉江泽民。我亲自接触到的大法弟子如吉林市的于立新、邓世英,辽源市的周文杰、长春市的支桂香、刘海波等五名在2002年3月至今短短的时间被迫害死的几名大法弟子,他们都是40岁左右的年轻人,现在已经无法在人间向法庭起诉了。可是他们被迫害致死的铁的事实,令天人共愤。每当我们质问警察为什么明知我们是无辜的好人却非要抓、押、关打时,他们几乎都是一样的话:“我们就是按上级要求办,有能耐你们找江泽民去!”

江××两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成百上千的大法弟子、善良无辜的好百姓被迫害死在它的手下,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出污泥而不染的好百姓被判刑;几十万大法弟子、只想修真、善、忍的好百姓被劳教、拘留;几千万的大法学员、只想修炼做好人,却上了黑名单,被警察天天监视居住,被不断骚扰,有的被迫流离失所。几亿人(大法弟子的亲朋好友)在被痛苦的精神折磨下度日。我呼吁国际法庭伸张正义,尽早将江××绳之以法,做出公正的判决,制止中国大陆发生的群体灭绝罪行,匡扶人间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