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我见证的历史画面”征文:亲历7.20


【明慧网2003年10月28日】1999年7月19日,公安在全国同时抓捕了法轮大法原研究会和各地区的负责人。面对这一迫害,7月20日,我们抱着对中央政府信任和爱护的善意,到中办、国办信访办上访,要求放人。当时的形势很严峻,出去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没有底,但是本着要让人们知道真相,以自己亲身经历证实大法好,大家义无反顾地走了出来。

到了信访办,开始时他们让派代表进去谈。大家分成了几个小组,一旦前面小组的人进去后被抓,后面的小组接着上访,大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向中央政府说明大法真相,希望中央领导人能听到和了解大法的真实情况,停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其余法轮功学员静静地站在马路两边的人行道上等待,年轻的男大法弟子主动站在了前排,年龄大的、妇女站在后面,以防不测。

可实际上,信访办根本没有听取大法弟子意见和建议的意向,派代表只不过是他们拖延时间的一种手段而已,这次上访一直到最后都没有让人进去反映情况。

过了一会儿,马路上开过来一个由警车开道的车队,有人认出这是李岚清的车。又隔了一会儿,大批的公安警察和武警不断赶到。开始他们只是监视着上访学员,等到一辆辆大型公交车开到之后,由武警把上访学员分片包围起来,公安在武警的配合下动手抓人往车上装。上访学员手挽着手不让抓人,警察便不分男女老幼地动手打,我们附近的一个大法弟子被打得躺在地上,满脸是血。警察们有的抡起皮带打学员,有的死劲拽着学员的衣服、头发往车上拖,有的拧着学员的胳膊,有的用手卡住学员的脖子往车上拖……。一些有善念的武警战士看到这种场面后转过身去掉眼泪。面对警察的暴力,学员们喊:“不许警察打人”、“维护宪法”、“我们要求放人!” 制止他们的野蛮暴行。

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拉到了丰台体育场,可能有好几千人,被安排在体育场四周的场地边上。到体育场后,来了很多警察、武警和城管队员,警察和城管开始对法轮功学员逐个登记。天阴沉沉的。学员们就近围成圈坐着,有的炼静功,有的休息。后来天下起雨来,带伞的学员把伞拿出来给别人打着,自己则被雨淋着了,场面非常感人,警察、武警、城管们也流露出钦佩的目光。

不知什么时间雨停了,忽然有人喊:快看,法轮!大家循声抬头望去,法轮在天上若隐若现,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壮观的景象。法轮功学员们一起热烈鼓掌。

警察在广播中要求学员们按登记的区县到不同位置集中,学员们没人配合他们,警察又一次对学员使用了暴力。大家再次集体喊:“不许警察打人”、“维护宪法”、“我们要求放人!”

“7.20”这天早上就开始有假经文在流传,到信访办上访时也有,到了丰台体育场后越来越多,一会儿一个一会儿一个。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是假的,都信以为真,互相传看着,日后才逐渐发现是邪恶的“610”利用了大法弟子的纯洁善良蓄意炮制了一篇篇假经文,企图制造事端。

大约在傍晚时分,警察、武警、城管们把学员们分割包围后,由武警看管;随后一辆辆大型公交车开进了体育场,他们要把上访学员疏散后进行处理。在强制装车的过程中,学员们不配合他们,警察们第三轮对上访学员使用了暴力,他们几个人架住一个学员往车上扔,拽着学员头发在泥地上拖,拽着学员衣服拖,拧着胳膊往车上推……,野蛮凶狠的警察们根本就没把上访学员当人看待。车上车下的法轮功学员再次呼喊:“不许警察打人”、“维护宪法”、“我们要求放人!”

车装满一辆开走、装满一辆开走,车下的学员们组成了人墙挡在车前,一个男学员躺在地上挡住车不让把车上的学员拉走。警察、武警、城管们对学员们采取了更猛烈的暴力行为,对学员拳打脚踢。

法轮功学员们前面被拉走的,有的被他们拉到郊区就扔下不管了,有的被拉到了区县公安分局进行登记之后才被允许回家,有的被拉到半道就放了。体育场最后一批被强制装车的学员,可能有七、八车,被拉到了大兴县看守所。每一车都把学员塞得满满的,转身都很困难。每辆车上都有便衣混入,他们总想从学员们身上探听出点什么。车到看守所后又把学员们在车上关了几乎一夜,想上厕所都不允许。关到第二天上午逐个对他们进行登记后,才让各区县公安分局把学员们分别接走,又是一轮逐个登记后,一般学员被允许回家,而被他们列入黑名单的我们知道的就有好几个学员被直接从分局关进了看守所。

“7.20”以后,江泽民、罗干政治流氓集团从此开始了它们公开疯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桩又一桩邪恶犯罪。大法弟子们用自己的正念正行从此开始创造出了一幅又一幅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可歌可泣的壮丽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