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障碍性贫血”九死一生 大法修炼创造医学奇迹

【明慧网2003年10月28日】我今年41岁,是大法弟子。今天我想用自己的亲身体会来向那些对大法不明真象的人证实一下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在我11岁那年,由于药物过敏致使我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这种病,搞医学的都知道,是属于疑难病。就是造血机能受到障碍,使血常规达不到正常人的标准。目前国内外针对此病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医治,此病严重的时候,鼻、牙龈出血不止,非常可怕。当医生把这一诊断结果告诉我父母的时候,我们就好像掉进了无底的深渊。医生说即使不死能活着,什么活也不能干,病重的时候生活不能自理,每天只有靠药物来维持生命。

这二十几年来,我吃过的中西药能装一大车,花了10万多元不止。由于患病时年纪小不懂事,所以也没什么精神负担和压力。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懂事,仿佛预感到了什么,我从医书中了解到了这种病的严重性,就目前而言还没有什么特殊的医疗手段能根治此病,这就意味着我这一生都可能受病痛的折磨。事业、理想、家庭,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特别是到了青春期,病情格外加重。第一次来例假10多天还没止住,因为这种病血小板特别低,所以无论哪个地方出血都止不住。后来实在挺不住了,去医院输血,打止血针才止住。可是这样只能好一时,下个月来时依旧和上个月一样,父母为我的病操碎了心。父母为给我治病,全国各大医院都联系过,凡是说能治这病的药我都吃过,偏方也吃了不少,也没好转。俗话说屋漏又遭连夜雨,行船又遇顶头风。85年的一天我感觉肚子发胀、全身无力、心慌气短,父母见我情况不妙急忙把我送进医院,经医生诊断是酮体破裂(肿胀的肚子里面全是血)。医生告诉我父母要做手术,成功率不大,有可能下不来手术台。父母坚决不同意,打电话问省医院,省医院的医生告诉我父母千万不能做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后来来了几位权威医生,也不知用了一些什么药,才使血止住。

我病情最严重的时候血色素只有1.5克。有好几回从死亡线上活过来。有一次流血,止血针、输血对我毫无作用。那时我非常害怕,以为自己快死了,后来父亲哭着又向市里医院求援,医生告诉他赶快输血小板,我输了血小板后才保住了性命。像这样危险的情况太多了,我都记不清有多少回了。看着父母为我操劳过早变白的头发,心里非常难过,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觉得活着也没意思,对自己的病也失去了信心。有病乱投医,为了治病我什么都信过,信大仙、也信过基督教,结果是时好时坏,药还是天天照样吃,我真的绝望了。

98年冬,有个朋友来看我,她说自己一身的病通过修炼法轮功都好了,她让我也学。我当时头一次听到法轮功这三个字,根本也不了解,也不相信,心里想,就我这病什么功也治不了,随口问了一句,我这病能治吗?她说能,你看我现在什么药都不用吃了。看着她满面红光、兴高采烈的样子,我真不敢相信昔日的病包子,变得如此健康活泼。就想,法轮功真那么神吗?于是从那以后我就炼起了法轮功。

开始我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进大法修炼的,通过看李老师的书和讲法录像,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一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找到了答案,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应该怎样活着。法轮大法要求我们不论在哪里都得做一个好人,按着“真善忍”做人。随着不断学法,思想有了很大转变。在为人处事上尽量按着大法的要求做。虽然有时做得不够好,但我有决心下次做好。我的病也在不知不觉中好转,这样我就慢慢的把药给停了。现在我的病已经好了,药也不吃了。这在没修炼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我现在体质非常好,一年到头不感冒。我知道是法轮大法治好了我的病,是李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了江氏一伙无端的指责和镇压,它们是出于妒嫉心才这么干的。在这里我想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告诉那些不明真象的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更高的科学,因为我是个受益者。请你们不要相信江氏一伙的谎言,如果你们真想了解大法,就找几本大法的书籍看看,之后再下结论。看看是不是江氏一伙在欺骗百姓。李老师让我们按真善忍做人,让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让我们做最好的人,难道做好人有错吗?如果中国好人多了,那么很多事情都会好起来。天灾人祸也会减少。在这里我真诚的奉劝那些不明真象、诽谤大法、特别是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大法的人们,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相信江氏一伙的谎言,不要再为它们卖命,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才是真正给自己找出路。如果你再参与迫害大法,天理不容,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做恶者一定会受到天理的惩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