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开封大法弟子狱中见闻


【明慧网2003年10月28日】我是一名干部,1995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久治不好的肝硬化等多种顽疾消失了,从此精神焕发,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为了揭露江××政治流氓集体专制蛮横、造谣诬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我用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道德升华的亲身实践向当地政府的有关领导讲清真象,为此被开除党籍、开除工职,并以莫须有的罪名投进监狱,非法超期关押,过着非人生活,家人、单位、亲友被无辜株连。下面就我在狱中的所见所闻揭露一、二,愿能成为公审江××的证据。

一、恶警曾试图逼我自焚。2001年2月的一天,我被开封某公安分局恶警提审,一到提审室,恶警拍桌子打板凳对我恶语大骂,逼我骂师父、骂大法,我坚决不从,它们就诱逼我承认和某某人有联系,与“天安门自焚事件”有联系,它们得不到满意的答案就又气急败坏地骂。随后它们见问不出什么,就绕弯问我狱里生活滋味,是否好过,我说苦不堪言。它们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诱逼:“进这里不打死你才怪呢!”“给你弄两瓶汽油点了省得受罪了!”“自焚算了!不知道啥时候能出去。”……我说法轮功禁止杀生、自杀者有罪,不按法的要求做不是炼功人。我本人绝不会自杀。其中领头恶警恶狠狠地说:“我不整死你算我白活了。你等着!”后来听说它回去带人非法抄了我的家和办公室,在办公室里搜出一张炼功心得,结案时却变成了“数张反动传单”。

二、强制劳动,累死累活。在监狱每天吃的是连泥带土的霉饭,喝的是凉水,吃不饱穿不暖,染了一身虱子,每天还要超时超量地糊药盒,从早上6点开始到夜里4点,中午只有10分钟吃饭。还经常干个通宵,几乎没有了睡眠。若要打瞌睡或动作慢了还得挨打,浆糊碱大了两只手经常起泡脱皮。据说狱警从中有提成,干得多提得多,所以它们就千方百计地多接活,快交活,不顾他人死活。由于过度劳累,我体重从150多斤降到110斤。

三、我在被非法拘押期间因坚持挤时间炼功,被牢头狱霸报告狱警,在狱警和牢头的勾结下多次对我侮辱、打骂、恐吓,经常逼我吸烟,不吸即被强行剥光衣服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洗凉水澡。有时用整盆浇,有时用碗一点一滴的顺头往身上浇,旁边有人拿东西扇着风,再不行就拿牙刷浑身上下刷,稍有不服气,它们便会残忍地把牙刷捅进肛门……

四、一位年近七旬老人姓李(全名略),是大法弟子,河南开封某厂退休工人,曾两次上访,被长期非法拘押,后又被厂里长期软禁。2001年春节因拒绝在诬陷法轮功的印刷品上签字,被派出所非法拘留。在关押期间恶警为了贯彻江氏集团的“转化”指示,强迫修炼者写什么“保证书”、“悔过书”,他义正词严地回绝。恶警就指示刑事犯用少吃饭和不让吃饭、多干活、打骂等手段经常折磨老人,因老人始终不肯就范,它们竟丧心病狂地连续打骂他七天七夜,不让老人合眼。

五、时值隆冬连降大雪。晚8点,数十名女大法弟子被恶警赶出监室,让站在冰天雪地里炼功,恶警只让她们穿一身内衣,然后让人在地上浇水,一边恶狠狠的吼叫:“我叫你们炼,看你们能撑多久!”大法弟子神情安详,面带微笑,一字排开,然后又在冰地上炼起静功。这时恶警气急败坏地用凉水浇湿她们的内衣,又搬来冰雪压在她们头上和手上,就这样她们前后坚持了四个小时,给那些妄想摧毁大法修炼者意志的恶警以沉重的回击。事后她们无一人冻伤或感冒发烧,反而更显得精神焕发。同监室的其他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敬佩万分,还有的表示出去一定痛改恶习,要学炼法轮功。这是大法的威德在她们身上的体现。她们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难忍之事,她们无怨无恨坦荡祥和,只为更多人了解法轮大法,了解“真、善、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