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镇政府数次劫持送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

我被镇政府数次劫持送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0月29日】我从1996年2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我母亲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冠心病、肾炎和腿痛等多种疾病。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我们修炼法轮功。修炼不长时间,我们身体都出现奇迹般的变化,各种病全好了。特别是我母亲以前患心脏病、冠心病,病一复发,不管黑天半夜都要找来大夫抢救,有时同时找来好几个大夫一齐会诊、治疗。可是,病越犯越重,身体越来越差,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是我们邻居和附近大夫有目共睹的。

就是这么好的法轮大法,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教人做好人,使人能与邻里和睦相处,真是百利无一害。可是江氏集团却要疯狂镇压,采取各种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2000年2月末,镇派出所所长和恶警到我家,让我去开会。当时因我家农活多,暂离不开,可恶警李××不让说话,气急败坏地拍打桌子,说了一些恐吓我的话和诬蔑大法的话。我被迫去开会,到那才知道是骗我,强行将我送进洗脑班。4、5天后,又被它们转到派出所继续办洗脑班,每天早8点到晚9点。白天让我们扭秧歌,如不扭,它们就恐吓说你表现不好,要送县里拘留;晚上被迫看诬蔑大法的文章。家里无论什么事,请假也不给。隔几天县公安局来一次人,找我们谈话,让我们写所谓揭批文章,电视台也来录像。所有这些都是镇党委副书记和派出所所长组织的。它们为了政绩,为了升官,把我们这些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迫害得有家不能归,有活不能干。我们农民以土地为生,因这次被办洗脑班,耽误了家里的农活。它们哪管人民的死活,一心一意为江氏集团效劳,真是丧尽天良。

2000年12月31日下午,正当人们准备过元旦的时候,派出所恶警韩××到我家让我到派出所开会,说一会儿就回来。我一去就不让回来了,强行被第二次和其他大法弟子办一起洗脑班。晚上,我们13人被关在派出所的一间又潮又冷的房子里,只有一张床,别说休息,就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有一位男同修就坐在地上过了一宿,门也被它们顶上不让出去。第二天又转到中学非常冰冷的教室里,因那些监控我们的冻得受不了,我们又被转送到某旅店里。那没有男女间,屋里又冷又潮,墙上流水。我们21人被关在一个不足20平方米的房间里,只有六张单人床,有7名男的,14女的,这其中有怀孕5个多月的妇女,有不满12岁的孩子,有60多岁的老人,晚上睡觉都挤不下。这样还强行让我们每人每天交5元宿费,不给饭吃,由亲属天天送饭。特别是我母亲70多岁了,我女儿又不在家,我们没能过上团圆年不说,她还得做饭、送饭,最后身体累病了。丈夫因家里缺劳动力,整天生气。受迫害的何止我1人,何止我们一家人?!

在洗脑班里,为了坚持修炼,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好人,我们集体背《论语》,结果每人被罚款200元,还不给收据。那期间我们每几天被找谈一次话。它们恶劣地问我们:“还炼不炼?”又逼我们按大手印儿,剪头发,每天看诬蔑法轮大法的书。由各单位调人轮流不分白天黑夜看着我们,就连上厕所也有人跟着。我们失去人身自由,人格被污辱,哪里还有人权?特别是男女关在一起长达两个多月。世界上哪个国家这样?镇政府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不法干部说:“这是上边的命令,对你们炼法轮功的,怎么处理也不过分!”派出所的恶警汪××说:“整死你们就算心脏病复发。”

2000年4月20日从上午到下午,派出所所长和两恶警到我家去了4、5次,看我不在家,陈××就让恶警坐在我家炕上不走,强行让我去派出所写字、按手印、照像等,否则就带走拘留。这些人经常到我家,干扰我的正常生活,本来好端端的家庭不得安宁。我们这些只为做好人的人如此不明不白地被迫害,到底凶手是谁呢?就是江氏集团,不久它们就会受到历史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