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三千里进京上访的湖南大法弟子谈江××迫害的实质


【明慧网2003年10月3日】(一)江××对我个人的迫害(明慧网曾有报导)

我在没有一分钱的情况下,经三千多里,徒步走到北京上访请愿。可是和所有的同修一样得到的却是江××集团的拳打脚踢,我不但被关过牢房一年之久,受尽了中国现代监狱之苦,还逼家中出款八千多元,妻子被逼喝农药,害得老母亲神经错乱,儿媳改嫁,就是因为江××不让我修炼真善忍大法做好人。

当我一学法轮大法的时候,我就觉得那是我生命的根本。要想成为得道者,只有同化大法别无选择。为了使更多的人受益,我开始向亲朋好友洪法、讲真相,那是我应该做的,也是义不容辞的事。

二年后,我被恶警发现,他们前来抄家抓人。我及我的家人受到江氏集团的严重迫害。我不能再被他们迫害了,我用正念从派出所里走了出来,经受流浪之苦。现在是有家难归,有农难服,田地荒芜,老母亲、妻子、儿子孤苦伶仃,可我却因为自己正在受迫害之中,爱莫能助。

(二)江××对全世界大法弟子的迫害

我经历的这样一想起就叫人落泪的冤枉事,只是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所遭遇的冰山一角。我们县就有两位同修(管朝生、匡素娥)在受了极大的冤枉后,被恶警活活打死。还有被非法关押三四年的,受尽各种酷刑的,还很多。

从最近明慧网了解到全国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有据可查的已达793人,而实际数目远已超过此数。判刑、劳教的关满了全国大大小小的牢房,使千千万万的美好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特别是对大法弟子的施行的各种酷刑,和大法弟子被上刑时的惨叫声,让人悲痛万分。“而且整个这场迫害都是由谎言、诬陷、最不可告人的卑鄙手段构成的,是不敢见人的,世人明白了真象之后都会感到震惊……”(《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无论迫害之巨,面积之广,用心之毒,表现之邪恶都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三)江××对全人类的迫害

这么荒唐可笑的罪行江××怎么能干了四年之久呢?究其原因是江××在制造和利用着一套东西,就是××党史的强制手段一言堂和无神论谎言,及其造出来的变异思想。

人们曾经信仰佛、道、神,相信善恶有报。××党专政以后说是迷信要打倒它,不要相信干坏事、说假坏话、没天理、无良心会遭到恶报,这不是说在没有人看见的情况下,干了坏事得到所谓的“好处”,满足了自己的私欲是谁也管不了的吗?干坏事就要争斗,它就宣扬斗争哲学,说要战天斗地与天地人斗。严重的破坏了人类道德。早在毛的一代里,用严格的强制手段,斗倒了富人,自己还有些约束,把人管得很严,乱不起来,到邓上台后,讲改革开放,让少数人先富起来,把人放松了,这下可乱起来了,那些受无神论教育出来的人在无约束的情况下,利用着观念形成的坏思想,使人们一切向钱看。出自于江的邪恶本性钻进××党,因为它比什么人都邪,所以它爬的比什么都快,又因为它比什么都恶,又在六四期间密谋策划出那样的毒招,镇压学生有功、踏着学生鲜血爬上了共产党头子的位置,江上台后增强了毛的强制,利用着邓的改革,张着大臭嘴到处谎言惑众,什么三讲四讲,为人民利益减轻负担。很多人都知道是骗人的假话,但它在谎言的掩护下,背着人大搞权钱交易,把不学无术的儿子江绵恒,去充当科学院副院长,还开个跨国公司。江本人大肆贪污腐败,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那些各使门道向钱看的纷纷仿效使尽解数。那些流浪于社会的年轻人拿着刀子打打杀杀。怎么办?江使出绝招,增加200万警察,维持社会治安。既巩固了它的统治,又加强了原来的强制手段,这一下更“稳”了,只准自己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毛的一言堂,打地主斗富人,十次路线斗争、三反五反、总路线大跃进。运动一个接着一个,坐牢、枪毙、冤死了多少人?累死了多少人,60年代又饿死了多少人?人死了抬出去埋了完事。最可怕的是讲真话打成反革命的就会累及子孙后代前程,连婚嫁都相当困难,那个可怕的程度,老年人都记忆犹新!

我对小时候的事记得很清楚,我的正直的伯伯张禾,土改时住在杀禾冲,有点钱,划为富农,管制劳动,60年累死在禾田里。慈祥的舅舅有点地,划为地主,只有听命,没有说话的权利,开大会时他就被指定在一个圈子里站着;非常诚实、不苟言笑的堂伯伯张广从不干坏事。60年,别人饿了,背着人抓起大食堂的生谷、生米、生菜往肚子里吞,他一家都不那么做,每天就吃那2两米,风都吹得倒,还要干活!到60年底一家六口只剩下两个人过年,记得堂伯母是因为扫了点食堂谷仓下老鼠扒出来的一点谷,她听人说要开斗争大会斗她,千人百众的多可怕呀,她被吓得当晚上吊走了。还有很多前辈老师,还有为一句话为一个字而引起被打被斗的各地都有。就是当时的国家主席,不出几天,就把他变成叛徒、内奸、工贼什么的。然后又平反,把中国人的思想变得象疯了一样,从思想上毒害了中国人民,它夺去了很多人的命。

正如我们师父所说,“××党从来没有向人民认过错。无论它干了多大的坏事,它干了多大的坏事,回头它都讲我党一贯正确;(众笑)它的政权多么危机的时候,它都讲形势一片大好。”(《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这边在埋着冤死的人,那边在高歌“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伟大的党史、光荣的党、正确的党……”,60年饿死了几千万人。各种大小会议都讲:“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我党战胜了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那个时候我们听了心里很不是味,但还是有很多人违心地鹦鹉学舌。

江的一言堂,因为它掌握了权力,说什么,算什么,你不同意吗?要你的命,谁不要自己的命呀?宣传鼓动人们追求看得见的利益,江特意用这些东西破坏人类的美好道德,安排和造出了今天人类社会的变异思想——××党的头子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否则,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从此和苦难联在一起,到死的时候,子孙都怨恨你。

50年的整治关押打罚建高台、斗地主分家财;赶戴高帽子的“牛鬼蛇神”游街示众等,红色暴动终于造出了这样的理使人们坚信。只要和共产党头子不保持一致就错了,是危险人物,从此以后没有人看得起你,这是××党用强制手段一言堂,和无神论谎言结合起来,用好人的鲜血和生命造出来的。很多有识之士看到了这一点,只是我们学大法后看得更明白了。

当年法轮大法传遍全国又传向世界,修炼者有上亿之众。嫉妒心极强的江××看到之后,竟下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自此,全国各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如狂风暴雨般激烈。99年7月20日,江把修炼法轮功的群众当成敌人打,宣传机器妄图煽动全世界人民对真善忍产生仇恨,

“当然了,不是说大法弟子的肉身是金钢铁铸的,是因为恶人根本就无法理解修炼人的,它们所有在历史上积累的整人的招也只能对常人有效。而对修炼人,对放弃世间执著的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管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我们不参与政治,但我什么都知道,当然,你迫害大法徒我才讲它为什么。”(《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和解法》)

所以我今天起诉江××是因为他迫害了大法和大法弟子,还有很多不明真相的人,我告诉人们真相,这是做人的基本人权。

如今,大法正在洪传,全世界已有六十多个国家亿万人在学法,可是江一伙还在丧心病狂地造谣、诬陷,在中国大地上用各种方法抓关打罚大法弟子。江泽民仇恨真善忍,影响恶毒,它已毒害了全世界人民!它犯了群体灭绝罪,又犯了反人类罪,江××罪大恶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