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对向内找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3年10月30日】作为一个正法弟子,不断的在修炼中向内找,发现自己心性上存在的一些问题,并及时把它去掉,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只有真正在心性上迅速的提高上来,达到不同层次对我们的要求,我们的路才会越走越正。才能减少我们在救度众生中的损失。

在99年以前的修炼中,我自己认为提高的很快,碰到什么矛盾都是呵呵一笑就过去了,也不放在心上。但现在看来,我发现我提高得很慢。我是忍过去了,是没有生气,很坦然,但我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我只把那种矛盾当作消消业和扩大自己的容量了,并没有真正的向内找,所以许多矛盾来了一次又一次。我当时也有点疑惑:我修炼怎么这么多麻烦?我都不和常人计较了,怎么总也没有个完?

通过这场邪恶的迫害,我越来越清醒了,越来越理智了。正法到现在,世间上的一切都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邪恶迫害我们虽然我们是绝对不承认的,但是都是抓住了我们有漏的心下手的。

一件事情成为我真正向内找的转折点。有一次,我和大学同学在一起聚会。我的岳父和我的这些同学也都认识,为了不让他一人在家孤单,我也就邀他一起参加同学聚会。没有想到他一到就和我的同学说,这女婿是废掉了,以后不会再有什么前途了,挣不了大钱了等等。同学们都只好笑笑,他们大都知道真象的,对我也很敬重。

确实我原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经过迫害现在都没有了。我对他的话也是浅浅一笑,心想都是常人的认识。但转念又一想,为什么他能说出这些话呢?是不是我有什么执著不放的心。我真正放下心来想一想,发现我自己确实有一丝丝不自在和遗憾,没有了以前的社会地位,好象不那么硬实。我清楚的感受到,那些旧势力及其黑手就是以这个为借口控制我的岳父来攻击我,甚至说出对法不敬的话。

于是我立刻用自己强大的正念把那种不好的执著心除掉,同时发正念清除控制他的邪恶因素。从那以后,我的岳父再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过类似的话,好象他想不起来这些事情。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我也明白了师父所说的“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们的正念太重要了。

在后来的修炼中,碰到任何矛盾我不再是呵呵一笑,而是想一想,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因为现在不存在为还业而还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自身有漏。没想到这么一找,发现自己的问题有一大箩筐。过去认为自己修的还不错,现在认为自己用法来衡量真是差的很远。通过孩子对我发脾气我向内找自己,发现了我对自己的父母常有些嫌他们唠叨的心;通过妻子对我的指责,我发现自己做很多事情很粗,不细致;通过妻子和她男同事关系有点暧昧我反观自己,发现自己在处理和女同事、女功友相处时不够纯正,没有做到男女有别;通过工作的不顺利我发现自己执著常人事业;通过学法干扰大我发现自己要学法的正念不够强等等等等。当我每天真正能够向内找,并通过学法、用强大的正念去掉那些不好的心时,我发现自己真是在突飞猛进地提高着自己,有时一天就能解决十几个甚至几十个自身存在的问题。自己的正念越来越强。

随着修炼的进一步深入,我体会到向内找好象形成了一种机制,就是能够不断发现自己偏离法的部分,并按照法的要求来归正。我个人认为这是新宇宙生命与旧宇宙生命一个根本不同的方面。旧宇宙的生命由于偏离了法,又固执地不能真正看自己存在的问题,所以才麻木的不顾一切的干扰着正法,走向毁灭。而做为新宇宙的生命是成住坏而不灭的,因为他可以自动修补。当然,法就有这个机制,但我们自身能不能同化这样的法,自身形成不断修补的机制需要我们的实践。

师父在新加坡法会上说“从另外一方面讲,我们的法在常人社会中传,所遭受那些不了解我们的人和部门随便地攻击,或者是对我们随便下一些个定义,或者是对我们采取一些个很不像样的手段,我想这些问题我们自己也要从自己的一方面来看一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我们自己或者是我们的辅导站,炼功点,或者是我们某些学员做得不够呢?我们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在我们自己这方面衡量一下,我说这个人真了不起,在圆满的这条路上就没有任何障碍能挡住你。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过去一些人讲修炼不上来,怎么能修炼上来呢?因为这是一个最大的障碍,谁都不愿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觉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还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得不对,真的很难做到的。如果谁能做到,我说在这条路上,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你生命的永远,都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真是这样。”(《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

现在细细体会师父这段法,生命怎样才能达到真正永远的不灭,新宇宙对生命的要求是什么。法中早就说了,关键是我们没有学好、没有做到。

随着修炼的进一步深入,我最近又有一种体会,除了碰到问题能够真正向内找,形成这种机制外。做为正法弟子,我们还要为法负责,所以,我在向内找的同时还在考虑一个问题,这些矛盾会不会给法带来损失,因为很多旧势力的干扰都会给法造成损失。我们应该绝对否定这种安排,在解决自身问题时考虑怎样避免给法造成损失,怎样更多的救度众生。我个人认为作为正法弟子,大法造就的生命而言,这两个方面是缺一不可的。所以我现在碰到任何问题、矛盾都会自觉的考虑两个问题:一是我为什么碰到这样的矛盾、麻烦,我自己有什么问题?二是这样的问题、麻烦会不会给法造成损失,如果会有损失,我怎样为法负责,避免或减少损失?我真正体会到这是一条金光大道。我也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所赐、法所赐,都是自己真正静下心来学法、同化法所得。学法真是太重要了。

以上是个人领会,如有不当。望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