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学法

向内找系列之一


【明慧网2003年8月29日】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情。学好法是大法弟子修炼好自己,自身提高和跟上正法进程的根本保证,我们的正念,我们在世间证实法的一切正的行为,都是从法中来,我们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在主动同化大法中实践法的要求。邪恶最大的干扰就是对学法的干扰,邪恶对我们最大的迫害就是用各种方法不让我们学法,不让我们真正学好法,从而进一步制造假象干扰大法弟子的正念正信,达到它们为私为己的目的。

由于历史的原因,加上旧势力的蓄意安排,在修炼前,我们的头脑里留有许多方方面面的假象、假理和观念,以及为私为我的本性和在此心态下的思维方式,使我们不容易找到真正的自己,甚至很多时候把这些假理和观念在不自觉中看作是我们自己。在学法时,这些假我、假理和观念也跟着反映,实质是在干扰。“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走向圆满》)。大法弟子在法上认识法的过程就是在破除这些假理、假我和观念中返回自己本性的过程,修炼中越来越能分清哪个是真正的自我,以真正的自我来判断、来证实法,这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不形成任何观念,看问题都有自己善良本性的见解,真正自己的见解,慈善主断这件事情。……排除思想框框,人善良的脾气、秉性、特性、特点就容易体察出来,那是真正的自己。”(《佛性》)师尊在《论语》中开宗明义:“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下面就几个例子谈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认识。

破除“有所求”之心对学法的干扰

有一段时间学法,也挺静,也每天在学,可是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很大的一个表现就是喜欢学师父的新讲法,《转法轮》也在读,却怎么也读不出体会,好象每天在做功课,不学还放不下,很苦恼。

后来,从一个同修的文章中,我受到启发,找到了问题所在,原来是这颗“有所求”之心在起作用。这个“有所求”之心也是一种物质,它就起到让你追求的作用。做事追求结果,学法追求新奇,追求体会,并把其它执著放大到学法中。尤其是被现代科学变异了的人类,更是形成了一颗无休止地追求探索的心。现代变异的人类观念认为它是美好的,就在这颗心的驱动下追求这各种观念下的所谓美好的东西。由于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和现代科学塑造的环境的熏陶,使这个“有所求”已经深深地容在我的大脑中,不自觉地起着作用,很难分辨。我学法时,它也跟着,在法中寻找着新奇,满足着,可它并不是真正的我。

这个“有所求”还在做事中求结果,老是想今天讲真相效果怎么样啊,明天发正念能不能达到目的呀,等等。它还和我们放不下的执著结合在一起在法中寻找方法,执著于安全,它就帮你找安全的方法;执著于治病,它就找治病的途径……找不到,就觉得没意思,与师父讲的“无求而自得”是背离的。

发现认清了这个“有所求”之心后,我开始清除它,让真正的我学法而不是被这颗有求之心驱动。

破除“无神论”的影响

以前读“我的一点感想”和“预言参考”时,总是心里有些不舒服,又说不清为什么。有一天,我和一位同事讲话,我说:“你和某某讲话时要特别注意,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可他会用他能理解的观念去理解,转几个弯儿就变成另外意思了,他还觉得理解你的意思了。”话刚讲到一半,我一下想到,我学法是不是也这样,用我形成的能理解的观念在理解法而不完全在法上认识法。“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佛性》)

那么到底哪些观念在我头脑中根深蒂固呢?很显然,我从小到大都被灌输着科学和无神论的一切,以及××党的理论,这些东西还残存在我的意识中,在我的生活中判断着是非对错,我学法时这些东西也在进行所谓的判断评论。当佛法真理冲击到它们时,它们就不舒服了。科学和无神论对我们的影响是巨大的,现代人都是它塑造出来的,我们生活环境中的一切,都是它。我们读的书、看的电影电视、使用的工具、我们的工作,这些都在一思一念中影响着我们。现代人的思考和判断都是这些东西,这正是旧势力在久远之前的安排。其最大的邪恶之处,就是破坏了对神对宇宙真正的真理的正信,对现实中的科学、法律等等却奉为圭皋。“现在人类科学的指导思想对于它的发展研究,只能局限在物质世界之内,当一种事物被认识了才去研究它,走这样一条路。”(《论语》)现代人越来越看重现实,为了现实中的利益而不惜出卖佛法真理,就是这些心没去掉而带动的。它表现在学法中就是只学科学能理解的,只理解能理解,只信能理解的。不信或不完全信不能理解的。而判断的基点却是旧势力精心安排的观念──科学,无神,××党的谬论。师父早就讲过:“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们真的信了么?为什么不信呢?是“谁”不信呢?我们判断的基点都是来自人中能看到的一切──邪恶的宣传铺天盖地,冰冷的铁窗,残酷的刑具,恶警的打骂,亲人的背离,世人的不理解,等等。这些所谓的现实和在思想中没去掉的科学和无神论及××党的谬论,内外交攻,那些背离大法走向邪悟的,多数都是在此心作用下被淘汰下去的。

师父早就讲过我们所修的功和正法的洪势都存在于另外空间,谁又能真的看到正法中那惊心动魄的洪势呢?除了师尊外宇宙中没有任何生命能看到他的实质。我们真正的自我就是这圆容不破的法所塑造的,不存在任何怀疑,更谈不上背离。师尊在多次讲法中都论述了这个科学的来源,在《论语》中有两段都在谈它的本质。我以前每次背《论语》,总是后两段背不好,尤其是直接谈到科学的那几句。就是因为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和除去它们,默认了它的影响左右自己的判断。“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挖根》)“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大法在中国遭到的邪恶考验中淘汰下去的都是这种执著心没去的人,同时给大法带来一些负面影响。”(《走向圆满》)

认清了它之后,我开始发正念清除这些东西,我仿佛看见一股股黑水从体内流出。再学《转法轮》时,感到很多话,很多字好象以前都没读过一样。

破除旧势力“维护自己的喜欢”的私

一天我和同修一起学法,妻子喊我过去一下。当时我心里有种很不高兴的感觉——学法这么神圣重要的事,你也打扰,又没什么正事儿。回来后接着学法,那种被打扰后的不高兴,好一会儿才消失。怎么回事儿呢?我问自己为什么有干扰呢?我什么地方不纯呢?为什么会不高兴呢?

我用正念静静地看这个不纯的地方和不高兴的根源是什么。渐渐地我看到了,我学法时,有一个喜欢学法的我也在学,可它不是我,它是为私的,它喜欢学法,因为它认为学法可以提高自己,它在维护着自己的喜欢,这就是和我一起学法的不纯之处。它是为私的,它被打扰了,所以它不高兴了,它在维护自己的安排,自己的喜欢,可是它不是我。

我冷静地看着这个东西,这个恶的根源,它就是旧势力最本质的变异,它层层地形成一整套保护自己的思维方法,不自觉地起着作用。它选择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作着各种安排,它总认为自己的好,它在各个环境下维护着自己的安排,看起来是为别人好,实际是为我为私的。“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境界》)恶和妒嫉心根本上就来自于这个对私的维护。这个维护自我的私,在生活中处处都可以体现出来,甚至每当发生一件事的第一个念头都是在它的作用下产生的,旧势力就是这么安排的,非常细腻呀,很难分别,正念不足时,就会把它当成自己。在证实大法中,这个私也时时跳出来,我这个办法好,要按我的干,不干我就不高兴。我在证实法,你干扰了,就不行。一切实际是在维护自我。而不是为了法本身。

这个东西也是两面的,当你不符合它时,它恶的一面就会体现出来,会不高兴,会嫉妒,会指责别人,气大者更甚。它的本质是维护自己的,所以学法时总是认为是在讲别人,用法去衡量别人,它总认为自己好,做的好时,显示自己,甚至于在证实法中做的好时也会起作用。甚至在我写这篇文章之前,还在看到这个可怕的东西在自己身上的反映,师父讲的一只脚已经踏空的人,不就是这个东西自我膨胀吗?发现它之后就要清除它。我看着它在渐渐消退。我更能清楚地分辨我自己,我让我真正的自己在学法而不是这个私,我让我真正的自己证实法而不是这个私。

“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佛性无漏》)师父在讲法中反复强调“所以在做事上协调好,每个大法弟子的事都是大家的事。”(《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如果这个为我为私不去掉,表面上的强求是做不到真正的“配合”的。

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大法弟子都在做着,形式上是相同的。可实质呢,带着有求之心,带着一脑子科学无神等观念,带着维护为私为我之心,就起不到证实法的作用,就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做正法的事,表面的形式是做给人看的,真正的正法真实是在另外空间,必需是绝对纯净的大法弟子的神体才配参与的,“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