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报告与证实法


【明慧网2003年10月30日】前一段时间,一连听了两位医学界的同修做的关于萨斯和“一念之善,远离疾病”的报告,有一些个人的感想和困惑在心里已经憋了很久,一直到前几天与一位同修无意中谈起,通过交流后,有些看法竟不谋而合。我想,让我认识到这些问题也不是偶然的,可能也是大家一直在思考的,在同修的鼓励下,最后决定鼓起勇气把我的感想和困惑写出来。

困惑之一:听过第一位医师关于萨斯的报告后,一位因工作没去成的同修第二天迫不及待地问我有没有什么心得,快说出来与他分享。我竟然一时语噎,不知该说什么。回想一下,在整个播放过程中,重复出现最多也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萨斯期间,台湾人民以及医护人员全副武装戴着白口罩一个个神情严肃的的镜头。图片中我们也知道了多种款式、性能不同的各种口罩。我的困惑是:为什么让大法弟子和常人听众了解这些?这和大法弟子证实法有什么关系?

困惑之二:医师最后通过详细的描述,告诉大家一个“小道消息”:在广州萨斯严重期间,他的一个朋友通过使用一种青草茶,使一个工厂许多高烧不退的萨斯病患者在当天即刻退烧,这时有同修问这种青草茶的配方,医师回答说,如果有同修的家人朋友得了萨斯可到时与他联系,并幽默地说希望能在他们被发现感染,被隔离之前来得及服用这种青草茶。最后并推荐:干草片也具有同样疗效,经常含干草片可起到预防作用。

我的问题是:修炼人都知道萨斯这场瘟疫是对着谁来的,难道小小的干草片就能使不能被救度的人躲过他们的劫数吗?要想让人真正得救,那就得让他明白法轮大法的真象啊!这是能把人真正的从死门关拉回来的仅有的,唯一的方法!

这件事过去之后并没有引起我足够的思考,直到第二次另一位医师关于“一念之善,远离疾病”的报告听过后。

在邮件中看到说这一医学报告在马来西亚反响很好,受到各地热烈欢迎,又听同修说这是一次证实法的好机会。证实法当然要去,师父不是讲过要互相配合吗。下午炼功后,穿着黄色的大法T恤衫和同修一起去给予支持。这次来的常人可真不少,椅子加了很多还有一些站着的,而且听说报告地点是当天才确定下来的。

坐在人群中,环视四周,暗暗的为这些有缘人高兴,并期待着医师的到来。由于医师手续问题耽搁了时间,大家先看了真象VCD“梅花诗”。今天的“梅花诗”看起来格外的悲壮、激荡,一边想着在场的有缘人不知今天会有几个能对大法建立一个正念的认识。终于医师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开始了今天的演讲。没想到一场报告下来,医师只字未提“法轮功”三个字,只是两次引用了《转法轮》中的话。想想今天的报告,我又一次困惑了:

困惑之一:我不断读着今天报告的主题:“一念之善,远离疾病……一念之善,远离疾病……”真的是这样吗?!师父从来没有说过一个常人如果善良就不得病,如果他真是一个好人,反而神会安排他多吃苦,多消业,早点返回去。而要想永永远远得到解脱,不再吃苦、生病,那就要走上一条修炼的路!

再者,关于这个一念之善的“善”到底是指什么?一个不了解大法真象的人可以为了祛病而做到善待他人,但是如果他对大法没有基本的正念的认识,这种常人的善念对他却没有根本的意义,因为法正人间时的淘汰标准不是常人中定的。真正意义上的善应该从对大法的同情、理解与支持中派生出的善,才能真正使人远离灾难。

我想起了师父在《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附一(142页)中说的:“坚决抵制破坏大法内涵的行为,任何弟子不得用自己所在的低层次、所看到、听到、悟到的感受当做法轮大法的内涵来讲,和所谓传法。就是讲善行也不行,因为那不是法,是常人劝善之言,不带有度人的法力。一切用自己的感受讲道者视为严重乱法行为,……”觉得我们应该谨慎、严肃地用正念对待这方面的问题。

困惑之二:报告中医师多次大量引用了《黄帝内经》,《易经》等古书中的话来证实这一主题。当我听到这些内容时,心情是复杂的、矛盾的。对于不二法门的理,师父极其严肃地多次讲过。师父在《佛法名词》经文中这样讲到:“关键是这些学员总是放不下佛教中的东西,原因是没有意识到在思想中佛教的印象还在起作用,对不二法门的认识不够。其实那种雷同的认识不就是在干扰了吗?如果曲解了我的话,那你不就修到佛教上去了吗?”

有同修发表不同意见,认为师父《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解法中有:
“问:有想学大法的西方学员因现在在学中医《黄帝内经》,是上课内容,他想问这样是否影响?
师:不影响。为什么不影响?因为是凡这种情况,我们都把它当作是工作、常人社会上的事情。所以你学的只是常人技能,对这个问题,我们会有另外的处理办法,不会影响。”

我的理解是:师父的这段法是有针对性的。作为医生,那是常人中的工作,无法避免要学习研究这些理论,因为常人中的工作一定要做好,不能因为要研究这些,大法弟子就谁都不能做医生了,这也是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法理。但是其他修炼者毕竟不是医生,不需要接触这些,就不能同等对待,接受了这些势必会对修炼者造成影响。不然师父也不会说“对这个问题,我们会有另外的处理办法”。有一位同修听了报告回来,当问他的体会时,他一口一个《黄帝内经》地说:“你们知道吗?其实善的道理在《黄帝内经》中早就讲过了。”就这一句话已经体现出了一个不对头的思想,好象《黄帝内经》超越了大法。这不是在误导、干扰同修吗?思想中加进这些外来信息会给同修带来多大伤害?我们应该明白,只有大法才能给人类带来最新的,最美好的。

有人说,这个报告适合常人听。就算是讲给常人,是不是想让常人知道大法的真象呢?如果得到救度的人们能够留下来,进入到新的宇宙,也应该让他们了解未来人类应该按照大法在修啊!证实大法才应是报告的意义所在啊!

师父在《法定》经文中讲到:“两年来学员们在修炼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也一直在观察着学员的修炼情况,为了及时纠正出现的问题,我经常有目的地写一些短文(学员们叫经文)指导大家修炼,目的是给后人留下一条稳定、健康、正确的修炼大法的路,千秋万代都要按着我亲自给大家留下的这条路修才能圆满。”

“我李洪志每走一步都是为后代大法流传所定的不变不破的形式,这样大的法不是一时热就完事了,万世永远都不能出一点偏差。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他是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

困惑之三:报告过后提问期间,一学员智慧地问到台湾修“真善忍”的人多吗?我当时暗暗高兴,心想这可是一个证实大法的好机会,但得到的解答却令我大失所望。医师“巧妙”地回避了提及“法轮功”三个字,而是说:学什么功不重要,关键是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回答引起了在座常人的一片热情鼓掌。

难道还有别的功法能包涵宇宙特性“真善忍”法理?!我坐在那里,不知道来这里的目的是配合证实法的,还是单纯的只是来听常人做祛病健身报告的。作为大法弟子,现在更应该抓紧时间,加大力度大面积的救人。试想,听报告的那么多同修如果利用那段时间做讲清真象的工作,能打多少个电话,能发多少个传真,能写多少信封,能再多救度多少人哪!

如果报告是为了证实大法的科学性,我个人认为力度是不够的,对大法的突出是不够的,没有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因为不管我们怎么做,直接,间接,旁敲侧击也好,最后的主题都要点到大法真象中来。师父在《给大法石家庄总站的信》经文中这样讲到:“再有关于景占义的报告会,我再说几句,景占义的情况是为了从科学一面来证实大法的科学性,叫科技界、学术界来认识大法为目的。而不是叫其在学员中宣讲,这样做,一点好处都没有,只能使新学员或学法不实的弟子起执著心,而学得好的弟子不必听这些报告照样会坚修大法。”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我传法两年,给弟子们实修两年,在弟子们实修的两年中,我不叫任何与实修无关的活动干扰给学员已经安排好的一步一步有序的提高过程。如果报告不是给科学、学术界讲证实大法的科学性,而是给正在时间有限的修炼弟子讲,你们想一想还有比这对学员的干扰更大吗?”

如果只是作为常人社会中的专家、学者个人为人类社会或公众的健康做点好事,那么就不应该牵动这么多大法弟子的时间和精力。仅以师父的法理来说明这个问题:“目前人类社会有很多不好的现象,不好的人,不好的行为,完全背离了人,甚至于有的人不只是变态心理,魔性都很大。那么针对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呢?我告诉大家,不管。为什么不管呢?大法弟子的伟大是和宇宙正法联系起来的,你们最大的使命就是维护法。不破坏大法的你就不要去管,破坏大法的你就要跟他去讲清真象、抑制邪恶、清除邪恶、救度世人。那么也就是说呢,当前人类社会存在的许多不好的现象,我们现在都不去管,因为那是法正人间的时候要做的事情。但是法正人间的时候要做的事情与大法弟子也没有关系,因为你们要圆满的。大法弟子的伟大是和正法联系在一起的,与人类过去那种个人修炼形式不是一回事,跟他们决不是一回事。”(《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在目前正法的紧要关头,特殊时期,每个大法弟子都身负重任,对于时间,精力,资金来说都是很有限的,如果把做这些有为的事情投入到法中来,我认为那才是作为大法修炼者的价值,意义之所在。

如果过几天还有类似的报告会,大家是否要去?

其实我以前也一直有这样一种执著,一听到某人是这个博士,那个硕士,拥有那么多常人中的头衔,就很羡慕,认为其一定是学法深刻的,认识高的。师父在《证实》经文中这样讲到:“那么在佛法中开智的专家学者将来会很多,他们将成为新人类在各方面学问的开拓者。可是佛法不是为了叫你成为开拓者而给你的智慧,因为你是个修炼者才得到的,也就是说你首先是修炼者而后是专家。那么做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包括宇宙最宏观到最微观,以至常人社会的一切知识。”

一个同修告诉了我一个真实的故事,使我感动的泪流满面:同修是北京人,一年回国探亲时来到天安门广场,同修环视着四周,心想不知今天会不会有大法弟子走出来。这时看到一个中年妇女胸前搂着一个包,看起来像是游人,她弯下身把包裹放在地上,同修没有在意,可不到一刻钟,同修听到了那句激荡人心的话:法轮大法好!……同修立即转过身,那个妇女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横幅,再定睛一看那地上的包裹,原来竟然是个小婴孩!同修说,她当时真想冲上前去把孩子抱起来,可腿就是迈不动,警察扑上来了,同修感觉心里难过的想哭,好象打在自己身上一样,就只能大声的喊着:警察不许打人!警察不许打人……这时身边一个[明白大法真象的]便衣[出于保护的目的]用手势告诉同修不要出声。同修再看看那位伟大的大法弟子,面容威严,丝毫不惧怕,抱着孩子正义凛然地上了警车。这位同修说,现在说起这件事,情景还历历在目,那种惊动人心的场面是不在场的人感受不到的。那种阴森、恐怖的环境下谈放下生死,生死存亡之际仍敢于挺身护法的人其实早已在那个层次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不需要常人社会中任何名的修饰。

以上为个人体悟,如有不妥之处,还恳请同修能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